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马惠娣应邀为世界休闲大会准备的论文

人文关怀:休闲经济的本质特征

马惠娣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休闲研究中心

 

关于休闲经济


  休闲经济是以人的休闲消费、休闲心理、休闲行为、休闲需求为考察对象,以满足人的个性、多样性、多元性发展为目的,以在“生产系统”同“生活世界”之间充当媒介为途径,研究人类休闲行为和经济现象之间互动规律的一门人文社会科学。休闲经济的表现形态,侧重人的体验、欣赏、情感表达等方式,以及由此传递出的消费需求信息,使各类服务、市场、营销、企业策划、产品生产、社会组织的出发点都能建筑于这些方面的基础上的理论。
  休闲经济的出现是社会发展的新领域,经济学发展的历史必然。
  一是休闲经济首先是建筑于一个高度发展的社会——普遍的“有闲”和“有钱”构成了它的物质基础,休闲经济必然应运而生;
  二是传统经济学在学科范围内对整个社会普遍有闲与有钱的消费行为的阐释已显得力不从心;
  三是经济学需要向“以人为本”的方向回归。
  四是休闲经济要考察的不仅是物,而重要的是人,包括人的休闲动机、休闲心理、休闲模式、非物质形态休闲资源的科学、合理配置等。

休闲经济的特征与本质


休闲是消费活动的重要条件之一。休闲消费的需求涉及到每一个人,它不仅具有经济和营销意义,而且具有重要的文化和社会意义。这个新的消费需求,不仅仅是物质方面的产品,而更多的是满足休闲消费需要的文化精神产品。由此它将引起新的产业链条和新的社会文化关系的变化。

1、休闲:参与经济创造
  西方发达国家的历史表明,休闲与经济的关系密不可分,一方面,经济参与“买来”休闲,它是回报中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休闲可以被用来娱乐、消费,来支持有效的经济参与,正是这种消费的“再创造性”使得休闲变成一种新的社会经济形式,马克思曾说:“由于生产力提高一倍,以前需要使用100资本的地方,现在只需要使用50资本,于是就有50资本和相应的必要劳动游离出来;因此必须为游离出来的资本和劳动创造出一个在质上不同的新的生产部门,这个生产部门会满足并引起新的需要”。以我国为例,我国现行的休假制度在推动休闲经济的形成、促进休闲产业的发展等方面其作用是巨大的,尤其为促进产业结构的调整、拉动内需、解决失业、盘活经济、繁荣市场立下了汗马功劳。
  与传统的经济形式不同,整个社会运营机制,不再仅仅是生产、分配、交换、消费这样一个简单的循环结构,而是由于人的消费行为使劳动者的能力获得了增长,对生产的贡献率将远远地大于以往。人们花费更多的时间用于物质和文化精神事物的消遣,多余的时间用于最大化的自我价值的发展,从更深的意义上调动自我的内在潜质。

2、休闲:带动消费、调节再分配
  
近100年来,随着物质生产的极大丰富,事实上,“消费已成为为数众多的人的主要休闲选择。如果没有夜生活和周末,娱乐业将会崩溃;如果没有假期,旅游业将会衰落。实际上,是休闲,而不是劳动使得工业资本主义走向成熟。在这里,休闲新的合理性被展现出来了。正是由于休闲消费的普遍存在,才使各种休闲产业不断诞生,因而为解决就业创造了条件。应该看到,古典经济学家们当年的“既能维护经济价值,又能为非经济的社会价值的实现”的理想正向我们走来。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休闲经济的崛起,能调节国民收入的再分配,降低贫富梯度。在西方发达国家,有闲阶层的消费,一方面,可以使货币回笼,使资本在运转过程中增殖,“一批非生产性消费者的特殊作用在于保持产品与消费的平衡,使全国人民辛勤劳动的成果获得最大的交换价值,从而促进财富的增长。”另一方面,有闲阶层的非物质消费,促进了各种服务业的发展,许多新兴产业会应运而生,为社会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财富在二次分配中,使更多的人受益,同时,缓解了失业和再就业人员对社会的压力。

3物质与精神的统一
这种新的生活方式指引我们“返回到健康、平衡的天性上来,返回到一种自然而和谐的状态上来。在这种状态中,每个人都会真正地成为自我,并因此而使生活富有意义”。
现实告诉我们,如果仅仅满足于物质生活,那么我们无异于生存在动物世界中。这种新的生活方式让我们认识到家庭、爱情、亲情、友情对我们每个人的存在之重要,对增进家庭的美满、爱情的弥坚、亲情的真挚、友情的良善而带来的益处,这种关爱和体验温情的机会越多,我们的社会和生活就会越和谐。无论是传统的阖家团圆还是发展中的分享交流,生活中总是越来越欢迎休闲的存在,不仅因为休闲能促进经济发展。
随着每个人生活角色的不断变化,我们可以涉猎更多的新领域,可以为表达、维系及丰富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为平衡我们的物质与精神创造更多的条件。
休闲,并不仅仅是我们通常理解的空闲时间多了,丰衣足食了,(需要说明的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休闲社会当是在丰衣足食的基础上)而是人的一种精神态度和存在状态的变化。在这种生活方式中,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变得融洽、和谐;人对物的攫取,变得理智、变得通达。人的社会责任感更加强烈,并通过创造性的生活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追求与理念。

4、注重人与自然的协调
这种经济形态,让我们开始鄙视炫耀性的消费,鄙视那种仅仅把消费当成“自由”的人生态度,鄙视暴发户心态,鄙视一掷千金的挥霍,鄙视将人与自然割裂开来。休闲并不意味着大规模的消费。大量调查表明,最满意的休闲利用方式与大量消费并没有联系,更不意味着要破坏生态,而是将对自然的索取减少到最低的程度。
面对人类在经济领域所取得的骄人成绩,面对日益严重的全球性环境问题,作为新的生活方式的一种表现形式,人类发出了可持续发展的呼唤,并成为这个时代的主流声音。

5、是发展生产力的高级阶段
“闲”是同“社会生产力”密切联系的事物。“生产力”是人类社会的基础。生产力的发展意味着闲暇的生产和增长。“闲”是生产力发展的根本目的之一,休闲时间的长短和人类文明的进步是并行发展的。与文明成了孪生姊妹。“闲”,不仅是生产力和文明发展的结果,反过来说,也是促进生产力和文明发展的要素。?
发展生产力主要有两条基本思路:一是以社会的方式发展生产力,其途径主要是调整和变革生产关系,发展科学技术,加强管理,完善劳动方式。(这是目前我们国家发展生产力的主要手段)二是以人的方式发展生产力,即把重心放在个人能力全面而充分的发展上。马克思认为这是发展生产力的有决定意义的根本途径。他说;“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如此迅速,以至尽管生产将以所有人的富裕为目的,所有人的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还是会增加。因为真正的财富就是所有个人的发达的生产力。”
马克思所指的真正的财富,一是指休闲也可以发展智力,促进精神自由,腾出更多的时间从事自己喜欢做的事,可以在更广泛的领域进行新探索,诸如:各种体验、经历,接受新知识、新观念、新技巧、新文化、新艺术、新学科的学习,并进行心理、文化素养、智商、情商、享受能力等方面的新投资,由此提升人的价值,生产力的素质获得了全面的培养。二是指经过全面培养的高素质的人才是发展社会生产力具有决定意义的最佳途径。而且是“变废为宝”——最低成本,最节约资源。
合理、科学、健康地利用闲暇时间对一个人的成长与成材也至关重要。比如说,你能合理地安排时间,并且内容丰富、积极向上,你就获得了比别人多的知识、技能、情感、才干、能力(认知能力、组织能力、社交能力、理解能力、欣赏能力),你就比别人的社会价值大。如果全社会的人都能积极地利用闲暇时间,那么闲暇时间就变成了财富。

6、引导一种新的“进步观”
传统意义上的“进步”往往用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做检验的标准。时至今日,物质财富的极大满足,促使人们渴望追求充实的精神生活。“进步”的含义将越来越体现在人的自我完善和提高生命的质量方面。
“进步”的定义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传统上衡量人类进步的标准,似乎都显得不够完善,因为,人们所有的目标在很大程度上都忽视了对人类生存真正目标的思考。诸如这样一些目标:消除疾病、保持长寿、增加就业率、追求“必需性”消费之后的财富积累,等等,都把物质文明作为衡量人类进步的尺度。这些尺度固然重要,但它们代表的只是人类进步的某些手段,而没有涉及到人类渴望进步的最终目的。
如今,我们的物质生活的确是进步了。衡量进步的标准,将“人”放在了突出的位置。“人是一切财富的首要和最终的源泉;发展的重点应当从商品转移到人;技术的首要任务是减轻人们的工作负担,使人类生机盎然并发挥自己的能力。”
  “进步”将越来越意味着不断地提高生命质量,讲求生活品味,而且希望以一种更为健康的方式生存下去。几百年来,人类一直在致力于改造世界,而在新的世纪中,人类将会更多地致力于改造自身。

休闲经济的重心问题


  毫无疑问,休闲经济是在经济学研究范围的拓展中崛起的,经济学研究范围的拓展,又是在与其他学科的交叉与融合中进行的。而休闲经济尤其需要借助哲学、社会学、心理学、行为学、市场营销学等多学科的介入,否则就会将休闲经济与经济学简单相加,如此这般将是一个根本性的错误。
  近十几年来,发达国家的休闲产业进入高速发展的新时期,随着工作时间的减少,共享工作(Job Sharing)已应运而生,比如,在美国、法国、德国等国家目前正普遍实行各种工作制。政府认为:缩短工作时间,可以减少失业,政府以较少的财政支出争取公众和个人的更大支持,使休闲产业发展更快。
  国家和地方政府往往根据休闲时间的长短制定新的经济政策,促进不同方面的消费,调整新的产业结构,建立新的市场,不仅解决失业和就业问题,促进和改善服务,增强人的休闲欲望,而且还能维护社会安定团结,繁荣社会文化,提升人的精神文明。
  尽管休闲经济的缘起很难被确定,但是从广义上说,一个多世纪以来,西方社会的大量学者都曾涉足于休闲经济的研究。比如:发表《有闲阶级论》一书的作者——索尔斯坦·凡勃伦,虽然是制度经济学的创始人,但对休闲经济的论述也是相当的精辟。已在全世界再版了18次的《经济学》的作者——萨缪尔森,20世纪60年代就曾参与了美国人闲暇时间分配状况的调查和每周40小时工作制的论证。
  而在微观经济学领域内,人们所关注的“非均衡现象”、“非理性问题”、“不确定条件下的行为理论”、“公平保费”、“讨价还价理论”、“有限理性”、“实验经济学”、“家庭行为的微观经济理论”、“福利经济学——均等理论”、“制度经济学”等等都与人的休闲需求密切相关。以至于在西方经济学界取得了这样的共识:微观经济学是“当今主流经济学核心上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们承认,作为大多数经济学家所认可的经济学体系,是以一个微观理论核心为基础的。即使对于宏观经济学也是如此。与20年前的情况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现在人们越来越普遍地认识到,宏观经济学必须有一个坚实的微观基础。因为,微观经济学发展的影响会扩展到狭义的微观经济学领域之外。”
  因此说,休闲经济是在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发生变革基础上,突出“以人为本”,强调以低代价、获得高效益,以无形资源替代有形资源,以经济资本、文化资本、社会资本、人力资本共同推进经济繁荣为己任,以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相平衡的一种崭新的经济形态。
  当然,休闲经济必须合于经济活动者的规律性。在休闲活动者的生理、物质和自然维度上存在种种规律,如衣食住行的物质需要规律,即人体生命新陈代谢的规律,生理力量发挥的限度规律,对物的需求的“边际效应”规律等等,更重要的还在于人的生存发展在社会、心理、精神维度上的人格尊重、自由创造的需要的规律。如果我们设计的各种休闲经济活动符合这些规律,并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休闲经济主体的精神力量,休闲经济走向人文关怀的特质才能最大限度地释放出来。

结语


  休闲作为一个新的社会经济现象,对人类未来工作方式必将产生深刻的影响:其一、知识经济社会的来临,使得社会生产力以空前的速度向前发展,人为物质生产而付出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越来越少,而人的闲暇时间将越来越多;其二、休闲对于人的“成为状态”发挥着其他事物不能替代的作用;其三、工作与休闲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其四、整个社会的人文关怀情结会越来越普遍;其五、在休闲产业从事服务的人越来越多,因而未来的工作更需要爱心和诚信。
   从目前中国的生产力水平看,休闲显然已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之一,它标志着人已经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标志着人从满足现实的基本生活需要转向对精神生活的向往;标志着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的过程中,已由传统的生产——消费模式逐渐地转向消费——生产的模式;标志着人开始从有限的发展转向全面地发展自己的历史阶段。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