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休闲价值与构建和谐社会
——“2006中国休闲与社会进步年会”会议综述

 

  以“休闲在现代生活中的价值”为主题的“2006-中国:休闲与社会进步学术年会”于2006年10月21日到23日,在天津举行。会议围绕五个方面的专题展开讨论:①休闲的本质;②休闲的品类;③休闲在社会生活实践中价值;④麻将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价值;⑤科学与文化视野内的麻将游戏。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名誉主席、国家体委原主任李梦华,国家体委原副主任徐才,国家信息产业部副部长宋直元,国务院老龄委副主任赵宝华,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秘书长王玉平、王国政及中、外学者近40人出席了会议。
  于光远和龚育之分别为提交了书面发言。
  于光远在书面发言中指出:如今,休闲已成为我们每个人生活实践中的重要内容。从发展规律的角度看,社会文明程度越高,休闲的内涵就越丰富。闲暇时间多了,我们干什么?这是时代的大课题。当年马克思恩格斯对此有很多深刻的论述,认为社会发展、社会享用和社会活动的全面性都取决于时间的节省。一切节约都是时间的节约,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就是财富本身。因而,利用时间问题是一个极其高级的规律。因为“闲”的时间利用不好是会出问题的,对个人、家庭和社会都如此。休闲的价值在我们现代生活决不可低估,构建和谐社会必须考虑人民大众的休闲生活。
  本次会议论文数量不是很多,但是质量较高,尤其对麻将的学术性探讨,有多篇是难得一见的好文章,如桂起权教授从逻辑与博弈的角度,任晓明教授从认知科学角度,张玉勤教授从美学的角度,日本麻将文化学者名木宏之从文化的角度考察的麻将等等,受到与会者的好评。休闲价值问题也得到了深入的讨论,如吴文新、刘海春、梅良勇、卿前龙、张雅静、赵宝华、崔自默、徐才等都有高论。


一、休闲在现代生活中的价值


  1、休闲与老年人关系。中国现在有1.44亿老人,占总人口的1/10,到2020-2030年间,中国将有4亿多老人。老人们在自己充裕的闲暇时间里做些什么,这是一个事关老人身心健康的大问题。赵宝华说,在精神生活方面,主要是如何填补老人漫长而空虚的闲暇时间,则要通过休闲文化来解决,通过老年人休闲文化的推广普及,让他们健身延年,取得情感平衡和精神充实,这对社会稳定和和谐都会起到巨大的作用。他认为,休闲研究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第一,休闲观念刷新了人们对社会发展、生活目标的认识;其次,休闲成了提高生活质量、发展自我的新观念、新标准;第三,休闲研究应该为正在兴起的休闲经济服务。第四,休闲研究和休闲文化的发展为老年社会提供了增强活力的文化通道。最后在他分析了我国老龄化的现状,老年人的休闲生活亟待改善,提出希望休闲学与老年学相结合,出版一部老年休闲学的书,满足老年人的休闲生活,推动休闲的发展。
  王国政认为:老年休闲与相关的休闲产业、休闲文化非常值得研究,这是一个大有作为的领域。
  2、休闲与人的发展。徐州师范大学政法院梅良勇教授从人与自然的角度入手,探讨了休闲的概念、本  质以及休闲与人的全面发展的关系。认为休闲与人的全面发展是内在一致的:一是在主体向度上,人的全面发展就是人的需要、能力、社会关系等得以丰富地、个性化的发展;二是在价值取向上,人的全面发展首先是人类的一种理想和终极关怀;三是在实践途径上,人的全面发展是一个历史的生成过程。他强调,休闲对人的全面发展具有极大的作用:休闲为人类提供时间保证,休闲能够促进人的劳动能力的提高,休闲也能促进人的社会关系的发展、人的个性的全面发展和人的需要的全面发展。
  3、休闲的价值功能。关于休闲的价值功用问题,华南师范大学副教授刘海春认为休闲既有个体价值又有社会价值。个体价值包括休息放松、娱乐、个人发展,社会价值包括政治、文化、经济等方面的价值。特别关于休闲的政治价值,之前较少有人涉及。
  卿前龙认为,休闲能起到促进财富在贫富不同阶层之间的合理流动与平衡。他说,将休闲市场化,促进富人积极参与休闲活动,吸引穷人积极投身于休闲服务行业,一方面促进就业,一方面促进财富的重新分配。和谐社会建设的最大障碍就是财富分配的不公以及与此相关的闲暇时间分配的不公平。
  张雅静认为,休闲是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休闲在和谐社会中居于重要地位。休闲也是一种社会资源,合理公平的分配有利于社会和谐,建立良好的和谐的社会关系。发展休闲有利于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发展休闲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途径。

二、休闲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


  大家认为,中国人在对待自己的传统文化上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从政府到学者到企业界都存在问题。我们的政府、学者、企业界人士在保护和拯救中国传统文化方面究竟各自承担着什么样的责任?大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式微表示深深的忧虑。
  原国家体委副主任徐才认为,麻将文化、休闲文化乃至中华文化都面临着严重的危机,必须抢救。而抢救的一个重要办法就是使之规范化。在这方面,日本对待中国传统文化的态度值得我们深思。比如说,中华武术至今不能进入奥运会的比赛项目,而源自中国武术的日本的柔道、空手道和韩国的跆拳道早就进入奥运会。日本一直十分欣赏中国的太极拳,他们到中国学习太极拳之后,却号召全世界到日本学习太极拳,有些日本学者甚至著书立说宣称太极拳源自日本,是日本的国宝。还有中医药,在中医药的国际贸易中有90%源自日本,而中医药的祖国中国只占中医药国际贸易总额的不足5%,而现在又有人呼吁废除中医,而韩国人却在谋划着把中医改成“韩医”去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第三个例子是华侨文化博物馆。华侨在世界近代史上为世界文明进步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我们当时没有完整的历史记录,没有系统的实物和文化展示。现在厦门大学搞了一个小型的华侨文化博物馆,规模太小,容量十分有限。
  中华五千年文明如何传承,我们需要下很大的功夫。尽管中华文化极为丰富多彩,但是现在充斥中国荧屏的却大多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或者是西方的暴力和色情、漫画和网络游戏等,尤其是各种各样的庸俗乏味的西方式的选秀节目充斥荧屏,严重地影响到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一些将西方文化也不齿的文化内容作为网络游戏的内容,导致不少沉溺于网络游戏的青少年走向堕落 。
  任晓明说,学者们要下功夫研究中国的文化价值。现在是对老年人的休闲生活缺乏应有的关注,再不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可能在若干年以后我们将面临着严重的社会文化和经济问题!另一方面,休闲文化体现的是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一个人的休闲活动反映这个人的人品和文明素质。研究休闲文化就是提高社会文明程度的责任感。
  王国政说,在对待中国传统文化上,我们也要与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现在日本、韩国抢夺中国文化的发明权,就是这方面的典型表现。比如中医针灸、我们的伟大经典《周易》都有国家在设法据为己有。

三、现代休闲教育问题


  1、中小学的休闲教育问题。很多家长在控诉网络游戏,对青少年的危害问题。
  马惠娣说,互联网在国外却成为人生成长的一个重要工具。在美国似乎没有听说这是一个问题,学生们在网络游戏方面的热情和参与没有导致如此严重的社会问题。中国的学生们玩网络游戏上瘾,与我国的教育体制有深刻的关系。教育体制和发展模式使得正常的游戏不能被纳入学生的生活中。应试教育完全无视孩子的游戏娱乐和玩耍天性,单纯的知识灌输——扭曲人性。另外的原因是,独生子女没有玩伴,而且生存压力使得家长们争先恐后地让孩子参加各种技能训练速成班,挤掉了孩子们的玩耍时间。马惠娣还谈到,现在所谓的偶像崇拜,为什么那么狂热?因为电视是孩子们在唯一娱乐的内容。
  专家们呼吁,要重视游戏的作用,为孩子们呼吁争取更多更好的玩耍的时间。儿时的许多传统游戏都丢失了,其实人的相应的角色意识和应有的素质都会在游戏中自然而然地培养、训练出来。于光远曾说过讲,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阳光、空气和水以外,还有休闲和游戏是一切动物都需要的
  2、中国呼唤休闲教育
  中国缺少休闲教育确实是个不争的事实。小孩享受不到童年的乐趣,身心健康受到损害。马惠娣等专家学者曾多次呼吁要重视休闲教育。马惠娣介绍,美国的休闲教育比较到位,作为基础教育的重要内容,从小就开始了。比如阅读训练,主要是闲暇阅读;而且开发智力、培训素质,基本上是通过休闲游戏来实现的。文体活动就是休闲游戏,能够培养很多人生情趣。每个人都可以学到自己独特的休闲情趣和活动项目,从而拥有自己终生受益的休闲爱好。中学生在自己较为繁忙的课余生活中也能够得到更多更有趣的休闲活动。西方人鼓励孩子去探险,去不断地进行全新的人生体验。他们很早就对孩子进行阅读训练。
  吴文新认为,现在的教育必须改革,否则孩子们没有自由的游戏和玩耍时间,就无法培养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整天把孩子的身体束缚在的课堂上、教室里、台灯下,把孩子的头脑捆绑到各种应试题海之中,孩子天生就有的想象力、创造性以及思维的灵活性都逐渐消失了。休闲教育对学生的身心健康成长、人格健全和创造力的培养都是其他活动所不可替代的。
  胡春莉还针对休闲教育提出了实施方案:编写教材,开发一些学生适用的游戏,以充实学生的闲暇时间;开发一些拓展训练,使学生在活动中得到一种全新的体验,忘掉以前的身份;结合起来创造休闲产品和休闲服务,组织一个休闲教育协会,推广休闲教育,把休闲课程纳入学生的课程体系,至少搞成第二课堂。
  张雅静提到,要把休闲教育纳入正式轨道。大力发展休闲产业,增加休闲服务和就业岗位。创新休闲方式,使之多样化、丰富化,并引导它们走上社会发展的正式轨道。政府应推进免费的公共休闲和大众休闲。发挥社区在居民休闲生活中的作用,社区的公益休闲要加强。政府要积极引导和推动休闲,成立一个专门的休闲引导和规划部门。
  刘河认为,休闲教育是休闲研究的必不可少的部分,其中加强高校休闲研究的课程设置是休闲教育中重要的一环,提出我国休闲专业设置在借鉴美国和台湾休闲专业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特色。
  刘海春还提到,随着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步伐的加快,休闲教育被提到社会和政府的议事日程。我们对休闲教育必须合理、科学定位,休闲教育不应成为工作教育、要重“道”而不仅是“器”、要真正见“人”而不仅是“物”,否则休闲教育反而会成为建设和谐社会的绊脚石。

四、麻将与麻将文化


  1、中、日的麻将与麻将文化的比较。日本麻将博物馆负责人名木宏之说,麻将源于中国,在世界上被称为非常高级的游戏,已经有四五百年的历史了,从纸牌到骨牌经历了一系列的发展过程,现在相当完备。但与日本相比,中国对自己的传统文化认识上还不到位。不能把麻将用于赌博。他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着世界上非常先进的东西,希望中国人应该对自己的传统文化进行重新认识,可以从对麻将文化的认识开始,系统地梳理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至今仍有价值的东西。他说,全世界爱好打麻将的人士都在看着中国,希望中国能够站出来正确地引导世界麻将文化的发展。
  日本麻将组织负责人木下介绍了日本的麻将文化。他说,日本健康麻将协会坚持“三不”原则:不赌,不吸,不喝。目前,日本有大约2000万麻将爱好者。世称中国有“四大”:即,象棋、围棋、桥牌和麻将,前三种都已经纳入竞技比赛的轨道,但是麻将却受歧视。他认为要把中国优秀的文化推向世界,一定要有统一的竞技规则。他希望中国能够尽快研究制定统一的国际麻将规则,以便能使之进入国际竞技领域,如进入奥运会的比赛项目中。
  国家体委原副主任徐才说,我们党在建国之初作了几件令人印象极为深刻的事情,比如“三禁”——禁赌、禁妓、禁烟,这当然是好事。但是禁赌之后,连麻将这样好的文化也被禁止了,那时候麻将文化几近消失。而文革之后,则走向另一个极端,麻将一时盛行,便走向了赌博。于光远先生秘书胡冀燕赞同麻将非赌化,她认为在这方面应该大力借鉴日本麻将协会的经验,成立中国的麻将组织,如“中华健康麻将协会”,以便指导和推进中华麻将健康发展。
  2、麻将的价值功能。日本麻将组织会长大偎秀夫认为健康的麻将活动有助于人的健康长寿。他介绍在日本主要研究麻将与健身的关系,通过麻将文化活动推动健身活动。他说他今年84岁了,身体很健康,这与他对麻将的钟爱是分不开的。日本有些儿童少年12岁就开始打麻将,老人们是打麻将的主体。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他们运用麻将的健身原理来推进老人们的健身活动,实践证明这种游戏的确可以使人健康长寿。
  赵宝华认为,麻将不仅是一种休闲、娱乐的手段,而且也是一种文化,具有四个方面的社会文化功能:净化心灵、开发智力、娱乐人生、规范品行。因此麻将值得开发,值得研究、规范和推广,麻将文化提升、规范和推广的空间还很大。
  刘河认为,麻将审美的角度可以促进人的审美愉悦;从健康的角度可以防治老年性疾病。
  3、从博弈论、认知科学和美学角度认识麻将。武汉大学哲学系桂起权教授从博弈论探讨麻将的竞赛逻辑。他说,打麻将过程中的决策是在不确定性的基础上进行的,总体上没有必胜的策略,但在某些步骤上却有绝对制胜的把握。麻将是一种竞技性的智力游戏,没有合作只有对抗,没有双赢或多赢,只有单赢与零和两种结果,是一种友好的对抗,属于一种动态博弈、不完全信息博弈,随机决策。从决策原则上看,主要是边际效用最大化,这也是决策论的原则,不确定性是其前提和基础;由于信息不对称,因此主要靠直觉思维,这一点体现了中国人经典的思维方式——动态的直觉思维,而西方人则偏向于静态的形式逻辑思维。这种通过动态直觉思维而达到平局或者一赢一输的博弈可以称为“麻将博弈”。玩麻将者每走一步都面临着神秘的、偶然的陷阱或者取胜的可能性,其神秘性、刺激性、挑战性就是它的游戏魅力之所在。
  南开大学哲学系任晓明教授则从认知科学角度看麻将。他说,认知科学主要研究机器的智能,包含了现代心理学和语言学等,里面的很多原理与麻将规则很相似,认知科学中就有一个“麻将原理”。他认为,打麻将的过程就是一个动态的认知过程,实际就是一个进化过程,这具有哲学和科学的意义。在认知活动中存在一种现象:不同的主体从事同一个认识过程,结果取决于这些主体之间的复杂关系。与象棋、围棋不同,麻将是一种不完全信息博弈,技巧是决定性的因素,因而具有公平性;属于不完全归纳推理,具有不确定性,其中的决策是风险决策。
  中国艺术研究院崔自默博士从美学的角度看麻将。他认为可以从打麻将中体会艺术的起源。于光远老说过“人之初,性本玩”,艺术是否也与玩有渊源关系,还需要进行研究。他说,大多数游戏活动不占有太多物质资源,主要是有利于人的精神发展。对麻将的认识也是如此,是不是赌博,不取决于玩的工具本身,而取决于玩它的人,在赌博者眼里,任何东西都是赌具。他认为,在挖掘中国传统优秀文化资源的时候,可以尽可能少地消耗物质资源,并尽可能多地利用人类自身的智力和精神资源。
  4、麻将与麻将文化的发展。关于麻将的发展,国家体育总局杜维忠认为有两种不同的发展态势:竞技麻将和赌博麻将,前者主要是在统一的竞赛规则指导下,以输赢为目的,体现一种智力竞争的奥运精神;而后者则是人的占有欲望的一种表现形式,其目的在于赚钱或盈利。
  赵宝华认为,还有另外一种麻将就是休闲麻将,人们在游戏过程中体验到一种快乐和自由,是人们自娱自乐的一种形式。杜维忠提出,对于竞技麻将,中国官方应该将它正式纳入经济体育的轨道,制定世界通行的麻将竞技规则,实行统一管理,提升其游戏的文化品位,并举行各种国际性的比赛,推广中国文化。对于休闲麻将,将其纳入法制化的轨道。对于赌博麻将,要下大力气治理禁止甚至取缔。国家对于麻将这种民间的休闲和游戏活动,不能放任自流,而要积极引导,比如成立“中国麻将运动协会”,民间麻将运动组织要与学者和相关部门联合起来,共同推进。
  对于麻将文化的态度,国家体委原副主任徐才指出应该采取两种方式:一种是抢救现有的麻将文化,另一种是弘扬麻将的文化价值。他认为抢救的一个重要办法就是使之规范化。
  原国家体育总局、现北京东方铁人体育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晓忠认为,麻将运动要坚持“健康、科学、友好”的宗旨。针对人们对麻将认识存在的误区,他呼吁要为麻将“正名、正身、正气”。为了更好地推广麻将运动,我们必须在规则、制度与体制、品级认证等方面下功夫,为选手创造更好的平台。他提出了竞技麻将的未来的四个发展方向:巩固现有制度,使竞技麻将成为主流;加强裁判员管理;完善麻将设施器材;完善网上正规麻将比赛。他强调,中国人要有危机感,因为麻将在日本有组织,有法律和社会地位,有经济支持,而我们要推广麻将任重道远。


五、成立全国性休闲组织


  大家认为成立全国性休闲组织非常有必要,可以把各方面研究休闲的人们组织起来,便有了归宿感、家园感。这样人员也相对稳定,搭建起一个交流和沟通平台,既可以促进休闲研究,对经济社会发展也十分必要。
  四川休闲学研究会的代表韩蜀霞和谭恺建议明年的休闲年会在成都召开。

(刘海春、吴文新、刘河整理)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