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2006年-中国:休闲与社会进步学术研讨会
暨中华麻将论坛及公开赛

2006年10月20-23日
中国天津·杨村白天鹅度假村

 

主题:休闲在现代生活中的价值

我们正在进入休闲在人们的生活和社会经济中起越来越重要作用的时代。关注、研究休闲在现代生活中的价值问题构成了一个在理论、实践与政策等层面上都必需高度重视的问题。
在于光远等学术大家的倡导下,今年会议主题将聚焦于“休闲在现代社会生活中的价值”的问题。届时将有多位学术大家及多个国家的学者共同参与讨论。
参加者需准备论文,选题有创新性为最好,实证研究也受欢迎,理论联系实际是始终倡导的。忌泛泛而谈,尤其忌拼凑复制。
会议主题 :休闲在现代社会生活中的价值
讨论专题: ①休闲的本质;
      ②休闲的品类;
      ③休闲在社会生活实践中价值;
      ④麻将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价值;
      ⑤科学与文化视野内的麻将游戏;
      ⑥与主题相关的其他问题。
会议时间:2006年10月20-23日
会议地点:天津市白天鹅度假村(杨村)
主办单位:《自然辩证法研究》编辑部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休闲研究中心
协办单位: 国际麻将组织
      北京东方三项铁人体育项目公司

 


2006年-中国:休闲与社会进步学术年会
暨第四届中华麻将论坛及公开赛
日程表


时 间


会 议 内 容


主 持 人

 

2006.10.20

全天报到

唐 志

 

2006.10.21
上午
9:00-12:00

大会开幕式:

第一议程:
国际麻将组织主席 于光远
国家体委原主任 李梦华
国家体委原副主任 徐才
信息产业部原副部长 宋直元
日本麻将组织 大偎秀夫

第二议程:大会学术报告:
日本麻将协会 名木宏之
武汉大学 桂起权
丹麦休闲组织
南开大学 任小明
国务院老龄委 赵宝华
中国艺术研究院 崔自默

 

 

江选旗

 

 

王玉平

 

 

2006.10.21
下午
2:00-5:30

中国社会科学院 王焱
徐州师范大学 张玉勤
国家体育总局 王晓忠
南京大学 潘天群
山东大学威海分校 吴文新
美国休闲组织 汤姆
华南师范大学 刘海春
国家体育总局 张普生

王国政

 

2006.10.22
上午
8:30-12:00

徐州师范大学 梅良勇
广东外贸学院 卿前龙
宁波行政学院 张雅静
湖北经济学院 邹时荣
山东职业学院 胡春利
中国海洋大学 方百寿
四川休闲学研究会 韩蜀霞
国家体育总局 杜维忠

马惠娣

 

2006.10.22
下午
2:00-5:30


分组讨论

刘海春
张玉勤

 

2006.10.23
上午
8:30-11:30

大会发言闭幕式

马惠娣

 

下午

代表返程

唐 志

 


 

休闲和游戏应是时代关注的大问题

于光远

  如今,“休闲”已成为我们每个人生活实践中的重要内容。从发展规律的角度看,社会文明程度越高,休闲的内涵就越丰富。
  闲暇时间多了,我们干什么?这是时代的大课题。当年马克思恩格斯对此有很多深刻的论述,认为社会发展、社会享用和社会活动的全面性都取决于时间的节省。一切节约都是时间的节约,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就是财富本身。因而,利用时间问题是一个极其高级的规律。在一些国家一般设有“业余部”或“文部省”,以引导人们正确、合理地利用闲暇时间。因为“闲”的时间利用不好是会出问题的,对个人、家庭和社会都如此。
  休闲的价值不言而喻,没有闲,人的自然成长都有问题。中国的文化传统是强调休闲的,我特别欣赏《道德经》中的一句话“多闻数穷,不若守于中。”意思是说,人的心灵要保持清净,而不要旁骛太多,没了章法和智慧。因为,人一忙就容易乱,头脑不清醒;人一忙也容易烦,心情不能和平;人一忙就容易肤浅,不能研究问题,不能冷静认真思考;人一忙就容易只顾眼前,不能高瞻远瞩。还有两句诗写“忙”的,“浮世忙忙蚁子群,莫嗔头上雪纷纷”。大雪纷纷,是关系蚂蚁生存的大事。可是“蚁子群”忙得看不见这些,还在地上觅食或者打群架。诗人们为它们担心,可是蚁群还不知不觉,忙得没有主见,忙得没有远见,只能平庸。
  对现代人来讲,学会珍视休闲尤其重要。
  我也历来强调游戏对人的长成所产生的功效,一是人的生活中不能没有游戏,二是游戏是创造的基础,三是游戏是人的学习课堂,四是游戏培养人的智慧,五是游戏锻炼人的胆识。因此,我说,玩是人生的根本需要之一,而且要活到老,玩到老。我这里的玩,指的是那些积极、健康、友好的游戏品类。游戏的多样性应特别强调,包括静态的、动态的,益智的、健身的,肢体的、心灵的,简单的、复杂的,舒缓的、刺激的,户内的、户外的等等。
  我特别关注孩子们的玩,鲁迅曾说过游戏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这是真理。因为玩能教人许多道理,能展开他们想像的翅膀、激发他们的兴趣、发现他们的爱好、培养他们的专长。当然,有人会玩物丧志,那不是游戏的错,而是游戏者没有掌握好“度”,没有做好价值判断。对孩子们来说,那是家长或学校没有指导好和没有尽到责任。
  任何一个事物都具有两面性,这是一切事物的辩证法。
  麻将是游戏的品类之一,在中国已流行了几百年,折射了中国的文化智慧。作为一种文化记忆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它是弥足珍贵的。何况,它是人们最喜闻乐见的游戏方式,不仅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但是,麻将在中国有“异化”的趋势,甚至成为赌博的代名词。有人便想封杀麻将,我想不大可能,而且也不应该。其实,把赌博现象归罪于麻将,显然是人的智慧出了问题,是人的创造力还不够,是人在逃避责任。
  在西方人看来,休闲时间是人们用来沉思、欣赏、创造的,因而休闲是神圣的;而游戏是生活的主题,是文化的基础;这些认识很深刻。麻将是地道的中国文化智慧的产物,并始终扮演着文化大使的形象,我们在输出智慧的同时,也传播了中国的传统文化。我们有责任呵护它、爱护它。
   休闲、游戏、麻将,都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由于它们的存在,我们的生活才丰富多彩,我们的生命才充满阳光,我们生活的世界才有创造的源泉。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