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阿拉伯海外科学家大会圆桌会议发言(2006年4月18日)

愿阿拉伯世界的“科学·文化·艺术之花”再次盛开

马惠娣 中国艺术研究院

 

  阿拉伯世界是人类四大文明起源之一。在历史上,阿拉伯人的科学发现、技术发明曾创造过光辉灿烂的业绩,至今仍被发展人类文明所享用。
  英国科学史教授萨里姆·哈桑尼博士曾花费了五年时间,从三千份古代文献和书籍中收集的资料研究中﹐编撰了一部伊斯兰科学史论著《我们世界享用的一千零一件穆斯林历史发明》(1001 Inventions﹕Discover the Muslim Heritage of Our World)。他说:“如果你问一个普通英国人,他们所熟悉的眼镜﹑照相机﹑钢笔是谁发明的,可能没有人能知道,这些日常东西最早是穆斯林的智慧。在学术界多数人从历史书上看到过穆斯林发明了许多生活用品,然后传播到欧洲,又流传到全世界。”
  的确,在现代人看来,那些习以为常的生活享受物品中——例如花园中的凉亭、磨坊风车、波斯地毯、战场大炮、密码、象棋、咖啡等一千多样东西,都是古代穆斯林的发明创造。这些东西是近、现代数百年来,全世界人民引进和使用的生活用品,是从公元六世纪到十六世纪之间一千年中的发明创造﹐是勤劳勇敢的穆斯林为他们的生活开发的新事物﹐是对人类社会文明与进步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在人文文化创造方面,《一千零一夜》最具有代表性,它生动地描绘了中世纪阿拉伯帝国的社会生活,故事情节色彩斑斓、形象逼真,是一幅瑰丽多姿的历史画卷,是一部脍炙人口的文学名著。因为有引人入胜的故事,流畅通俗的语言,奇妙生动的想象,爱憎鲜明的态度,执着理想的追求,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在它出版至今的二百多年中,几乎传遍了全世界。它的许多故事具有强烈的艺术魅力,因而始终为各国人民所喜爱,不愧是世界文学宝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在古代,传递和保留有关知识的书籍被阿拉伯人看作是真正有财富的人。据说,公元11世纪时,有个医生宣称他图书馆中的藏书,需要400头骆驼才能搬动。另一个酷爱读书的藏书家,死后留下了600箱书,每箱都需要两个人才能抬得起。
  历史上,阿拉伯的国王还把王子们送到君士坦丁堡及其它希腊人聚居的城市,以获得各种希腊书籍,尤其是医学书和教学书。就像基督教徒们努力探索以使亚里士多德能够与基督教的教义统一起来一样,阿拉伯人也在力图尝试使古希腊的哲学能够与《古兰经》协调一致。
  阿拉伯人并不只是单纯地收集古老的理论,在他们中间,同样地产生了一些达到中世纪医学顶峰的非常著名的学者。其中最有名的是腊泽斯、阿维森纳和阿维罗伊。他们的著作被译成了拉丁文,并且成了欧洲各大学科学研究的基础。
  巴格达的“智慧之馆”翻译了《旧约全书》以及希波克拉底、欧几里德、托勒密、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底奥斯可里底斯和盖仑的许多著作。在科学和数学上应用的许多词汇,如炼金术、代数学、阿拉伯数字、算法、乙醇、最低点等等,也都是从阿拉伯语中衍生出来。
  阿拉伯世界对于艺术有独特的追求,在《古兰经》中处处可见,艺术与《古兰经》融为一体。艺术使真主无尚崇高、完美无瑕,而真主又让艺术熠熠生辉。
  建筑是伊斯兰文化的又一枝艺术奇葩,无论是清真寺、宫殿、陵墓、民居等等都流光溢彩、无比辉煌,给人以精神上的强大吸引力、神秘感与神圣感。可以说,阿拉伯的艺术家们在广泛汲取教堂建筑艺术风格的基础上,创造了世界上独具特色的伊斯兰建筑艺术。
  如今,阿拉伯人民正以他们的智慧和勤劳书写着新的历史篇章,尤其一批居住在海外的阿拉伯科学家正在贡献着自己的智慧,为阿拉伯世界科学、文化、艺术再度昌盛做出新努力。本次阿拉伯海外科学家大会,旨在为未来阿拉伯世界科学技术发展战略做新的谋划,当是一个新的里程碑。
  我是来自中国的人文文化科学学者,曾参与过中国政府及相关组织的科学技术发展战略规划研究,也在中国文化艺术部门从事科研工作,也到西方发达国家学习和做学术交流。当我得知被邀请参加此次会议,很是激动,一是有机会向阿拉伯科学家学习,二是可以直接与多国的科学家进行交流。当然,我也愿意利用这样的机会对阿拉伯世界科学技术发展战略提出自己的想法与建议。
  第一,科学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科学从来都与艺术、哲学、宗教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科学不仅是人们把知识运用到技术、工程、企业、管理等方面上,而且也需要运用到人文关怀的诸多方面上。因此,科学技术需要来自哲学、艺术、信仰、审美所给予的文化底蕴。那么,科学技术发展战略规划当然要有多维的视野,其中应当包括哲学、艺术、宗教等社会文化条件的规划与投入。
  第二,科学发现、技术发明得益于人的创造思维和创新能力,而创造思维和创新能力的培养,有赖于良好的教育体系与合理的知识结构,以及兼容并蓄人类一切优秀文明成果的能力。因此,教育体系的设置和知识结构的开放性应成为发展战略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三,当今,科学技术发展速度之快,是以往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不能与之相比的。科学与技术的外部关系更微妙,科学与技术内部的关系更复杂,科学、技术与社会文化的相互影响更直接。因而科学技术发展规划应加强科学技术与社会文化经济相互关系的研究。
  第四,科学发展的历史表明,在科学、技术大变革的时期,没有对科学、技术基础的哲学分析,科学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很难实现。所以一个民族深刻的理论思维和科学家的哲学素养,其作用对国家战略影响重大。
  许多经验表明:没有科技,不能强国;没有教育,就没有未来;没有文化,足以亡国。

  文若有任何不当之处,敬请包涵与宽容,并予以指正。谢谢!

                                                  点击浏览更多图片………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