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2007年第一届麻将文化交流大会麻将文化论坛 纪要


  第一届麻将文化交流大会,也是第五届麻将文化论坛,于2007年11月3日在四川峨嵋山红珠山宾馆举行。

参加交流大会的有

  徐 才:中国体育总会顾问,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组委会主席团成员
  孙小礼:大学教授,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组委会主席团成员
  申再望:四川省对外友好协会,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副主任
  马惠娣:中国休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副主任,麻将文化交流委员会主任
  朱春立:故宫博物院研究室研究员,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嘉宾
  王 路:中国艺术研究院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库管理中心主任

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嘉宾

  沈荣骥:影视编导,中日世界民族文化交流促进会理事
  刘四风:中华麻将公开赛组委会主任,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主任
  江选旗:世界麻将组织秘书长,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秘书长
  张晓燕:中华麻将公开赛组委会副秘书长,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副秘书长
  王晓中:中华麻将公开赛组委会副秘书长,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副秘书长
  杜维忠: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赛事委员会委

品级委员会副主任

  郭岭梅: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宣传部副主任
  杜晓强: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赛事委员会委员
  杨晓英:首届世界麻将文化交流委员会副主任
  斯拉瓦·诺沃热尼亚:美国“麻将时光网”总监

到会共二十余人。

  大会由中国休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组委会副主任麻将文化交流委员会主任马惠娣主持。
  江选旗首先简要介绍了在世界麻将组织主席、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组委会主席于光远先生的关心和指导下,2006年世界麻将组织颁布了《麻将竞赛规则》。指出竞赛规则是在于老的倡导下聚集了麻将界有识之士和在国内外麻将爱好者热切关注参与下应运而生。目前这部规则已经得到了普遍采用,促进了国际间的交流,为弘扬健康、科学、友好的麻将文化奠定了技术基础。也正是这样才有这么多的国家和地区的选手聚集到一起角逐。
  接着马惠娣宣布交流大会开始,与会领导、专家们进行了精彩的发言和热烈的讨论。(按发言顺序记录如下)
  马惠娣:这里举行的第一届麻将文化交流大会,实际上是麻将文化论坛。2003年第一届麻将论坛是在海南博鳌举行的。五年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于光远、李梦华、龚育之、徐才、韩德乾、宋直元等老领导顶着压力大力支持我们的工作,通过这些大家的共同参与,才有了今天的发展局面。本次麻将锦标赛吸引了近20个国家,一百余位外国选手的参加。发展速度之快是出乎了我们的预想。
  本届论坛也有几位很重要的人参加。徐才主任不管工作多忙,都坚持参加论坛。故宫博物院朱春立女士,为中日麻将文化交流做了很多工作。中国艺术研究院非物质文化遗产数据库管理中心主任王路的参加对“麻将申遗”会有积极的指导作用。长期从事对外文化交流领导工作的申再望同志将从另一个侧面展示麻将文化的独特魅力。北京大学孙小礼教授已经是第三次参加论坛了,每一次都提出了很好的建议。沈荣骥导演正在构思一部深刻反映麻将文化的电视片,杨晓英同志为申遗作了具体组织工作,还有裁判员代表杜维忠,从美国赶来的杜晓强等等。每个人都在为麻将文化的发展尽自己的努力。本届论坛的主题就是从各个层面深刻地阐述麻将文化的价值,特别是对申遗工作发表见解,看看我们已经具备了哪些条件,还缺少那些条件,将如何改善我们的工作等等,真诚希望各位领导、专家发表自己的见解和意见。
  杨晓英:首先简要介绍麻将申遗的过程。这次麻将申遗的项目类别是杂技与竞技。世界麻将组织、中华麻将公开赛组委会、中国休闲文化研究中心、北京东方铁人体育有限公司等单位共同委托中国世界民族文化促进会,麻将文化交流中心具体承办申遗等各项事宜。申遗报告已于6月28日正式递交文化部社图司,正在等待答辩和审批。各委托单位为此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提出两点建议:(一)提高认识,特别是通过各种努力提高相关部门对麻将文化的认识。首先是领导者、组织者的认识提高了才能谈到把麻将的发展引导到正确的轨道上来。(二)处理好提高和普及的关系。普及工作的任务更为繁重,它将成为构造和谐社会的重要环节和措施。具有现实意义。为了便于普及应在现有麻将规则基础上再编排易于推广的中级和初级规则,为更多的人参于提供技术支持。正在进行的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完全体现了徐才主任提出的高级、高尚、高雅的要求,是以具体行动参加“申遗”。
  王 路:参加了世界麻将锦标赛开牌仪式,感受颇深。确实对麻将文化的内涵有了进一步认识。目前我国在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中占有四项(昆曲、古琴、木卡姆、长调),是拥有数量最多的国家。根据新的公约,第一批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项目将在2009年公布(原代表作自动列入),麻将要想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首先必须列入国家批准的名录,2008年9月前,必须完成申报工作。因此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还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时间很紧张。中国艺术研究院是昆曲和古琴的申报单位,今年各地报上来2338个项目,研究院按类别组成了专家小组进行了年审,2008年6月正式公布第一批列入目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我国政府对“申遗”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十分重视,力度很大。我感到你们的工作是重要的、有意义的。我愿意对你们的工作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祝你们成功。
  申再望:麻将是中华民族独创的一种娱乐游戏,包含了丰富知识和哲理。麻将游戏规则是数学中的排列组合和概率,还涉及逻辑学、统计学、价值规律、心理预测、思维定势分析、智力开发等众多智慧,风靡华夏流行世界是必然的。麻将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符号,在对外交往中常常也能发挥独特的作用。  1992年秋,我到新华社香港分社任外事处长。我首次参加英国驻港专员分属举办的外事活动,就是在一位英国外交官家里打麻将。当时因港督彭定康的“政改方案”,中英双方在香港回归谈判中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英国人想出用打麻将的招数来改善关系,缓解双方紧张的气氛。
  麻将就像奥林匹克其他运动项目一样是超越政治、种族和国界的一项竞技游戏。通过打麻将可以把中华民族的聪明、睿智展示给世界,从而增进中国等世界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我任职的四川省对外友协于2005年举办了中日友好健康麻将比赛。据日本健康麻将学会田边会长介绍,麻将是在明朝年间传到日本的。日本称为麻将牌很受各阶层的人士欢迎。日本健康学会成立于1994年,先后在北京、东京、南京、贵阳和四川举办了11次友谊比赛。后来四川省老干部活动中心和老年人体协组织了一个老年麻将队去日本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友好比赛。一位日本朋友感慨地说,通过麻将友谊赛深深感受到中国人民和平友好的信念。麻将在中国和世界各国人民架设了沟通之桥“友谊之桥”,这是我多年对外交流工作的切身体会。
  当然,我接触的外国人,大多数对麻将不甚了解,有的还存在误解,也有的感到难学,这都是我们弘扬麻将文化时需要注意解决的问题。
  我认为在打麻将的同时,要特别注意克服上瘾的问题,做到张弛有度,益神益智。
  孙小礼:首先介绍了于光远先生的一篇论麻将文化的文章。于老93岁了,这篇文章写得很好,他说得对,把赌博等恶习归罪于麻将是不对的。都是人的问题,不是游戏的问题。我们一定要正确认识麻将的价值和意义。我先后参加了三次麻将论坛,也看了三次国际比赛,一次比一次的规模大。外国选手在技术上也有所提高。看到大家如此热情,确实麻将是起到了文化大使的作用。
  我在学习麻将和看麻将比赛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只要“和”得快,不注意取高番的问题。把麻将作为一种娱乐活动方式推广的时候,要注意“快”和“分”的问题。在规则上也注意创新,一副牌做大,难度大,心中有目标,实现后就是一种美感和成就感,这也是麻将的魅力之一。
  江选旗:本次比赛设了单局和单盘最高分奖,这也将是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创造并被认定的世界纪录。麻将在国外受到越来越多朋友的欢迎。本次比赛限定144人,体现了麻将144张牌,每人一个号。否则300人也打不住。欧洲来了53人,美国7人,日本经压缩后还有40人,最小的选手来自匈牙利,只有12岁,水平还不错,竞赛委员会没有批准她他参赛。
  现在还有很多人对麻将缺乏正确的认识,有的领导说打桥牌感觉有风度,说打麻将就不高兴。说小孩下围棋认为是表扬孩子聪明,要说小孩打麻将就是“骂人”了,中国麻将规则有条规定禁止18岁以下在校生打麻将,可是美国的中小学生的智力课却在学习打麻将。看来要在思想上纠正人们对麻将的偏见,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今年是中日文化年。6月份国家体育局组织了“中日智力体育比赛”,麻将和围棋、桥牌一道列为比赛项目。我方在麻将比赛的成绩很好。在日本打麻将是一件很绅士的事情。他们对比赛的举止有二十多条具体规定,确保麻将比赛的健康进行。我们在规定麻将比赛规则时,也有所借鉴。
  朱春立:提到麻将就让人想起了赌,要打破这个怪圈,就要形成舆论,正面讲的多了,其他事情就好办了。举个例子,当初我国40000名劳工向日本索赔很困难,媒体摸不准上面的意图,不敢报道。后来有一家较小的媒体报道了,其他的媒体逐步跟上来,就形成了气候,也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劳工可以理直气壮地向日本打官司。今天搞这么大型的活动,本身就是麻将文化发展的必然结果。故宫博物院的变化也说明这一点。故宫博物院宝物如山,可谁也不知道有没有麻将,无人知晓。后来开始注意这个问题,不仅找出了几幅有来头的麻将,还找出了十几件用于打麻将的桌子、盒子等器物,拿出一展览令人大开眼界。有一个麻将桌子里面有牌。现在可以确定桌子是明代的,一旦能够确定了牌的年代将对研究麻将产生、发展的历史有重大意义。
  我在日本工作了十几年,我的专业是“比较文化”,对日本麻将的历史和现状有一定的认识。日本最早的麻将是日本的文化名流玩的。类似文化沙龙,后来在民间传播开来,叫“麻将牌”。麻将馆开的很多,由于受了电子游戏的冲击,打麻将的人一度减少了很多。现在人们感到越来越缺少亲情,而打麻将是四人的游戏利于感情交融,因此又有越来越多的人回到麻将桌边来。
  日本的麻将博物馆在麻将文化传播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不仅收集了不同时代、不同人物使用的麻将和有关文物,还有人仿日常生活中用的,甚至有一战、二战日本战俘在集中营自制的。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各个时代的文化特点。
  我特别希望你们做两件事,一时争取更多的媒体用更多的版面反映麻将文化的历史和现状,引起人们的注意,把认识引导到正确的方面。二是通过渠道把问题反映上去,力求得到领导和政府的支持。这届锦标赛和论坛组织的很好,令人难忘。
  马惠娣:这几年大家都以锲而不舍的精神努力着,表达着对社会所应担负的责任。老同志们顶着压力,弘扬正气,倡导积极、健康、文明的休闲方式这种精神值得我们敬重、学习。
麻将文化在各国传播得很快,美国选手汤姆今年就带来了他的麻将专著《美国麻将和中国麻将》,法国人去年也出了一本。日本人为了纪念麻将传入日本100周年,将在2008年搞一系列的活动。而开发麻将益智游戏网络已被欧洲和北美的开发商所关注。总之这些情况对于麻将发源地和正在“申遗”的我们,不能不说是相当大的挑战。
  中国是一个拥有5000年文化史的国度,可以说,随便拿出一样东西都将成为文物,那么是否意味着我们对什么都可以不“介意”呢?麻将因人为的因素把它与赌博相联系,麻将就该遭遗弃?事情不应该这样简单。
  徐 才:麻将在中国现代历史中的发展情况还是要讲一讲的。在紧张、残酷的革命战争年代,我们党和军队中有的领导人,高级将领,在战争间隙有时也打几圈麻将,以求缓解紧张情绪准备下一次战斗,是艰苦战争中的休闲活动。中国革命历史上麻将的休闲作用值得我们注意。
  围棋“段位”的提法由唐传入日本,在日本发展又反过来传回中国,文化入超。现在社会上出现所谓“韩流汉化”,值得我们反思。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中华民族受的屈辱太多了,我们也丢掉了许多东西。随着国家的强大,经济的发展,必然出现文化的大发展。中国最大的优势是文化,一是时间长,上下五千年,二是没有断层,所以生命力极强。分散在马来西亚、印尼、美国、欧洲等世界各地的华人、华裔很多,是中国文化把大家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谈到休闲文化,就要注意孩子问题。现在孩子爱吃麦当劳,爱看唐老鸭,不懂中国历史。有些小学生,中学生吸烟、随地吐痰、扔烟头、扔垃圾、上网、讲吃穿,低俗文化占了上风。这就告诫我们如何弘扬中国文化确是个大问题。
  麻将文化、麻将游戏和麻将赌博。在认识上要区别文化和赌,在行动上区别游戏和赌,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四川的人打麻将成风,说明人们需要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由文化到游戏,从文化的角度引导最有感染力。用“品级”作为认定的等级水平太好了。
  关于麻将的寻根问题,主要是在国内,但也有的在国外。麻将文化如果断层,就太可怕了。说到这里我的心情很激动,不讲了。对你们的工作再次表示敬意。
  沈荣骥:我准备拍摄一部配合“申遗”的电视片,具体的想法是把麻将文化的主题具体化,用形象的电影方法来体现,用生动的电影画面来体现。把科学性,趣味性,娱乐性、益智性结合起来,把麻将内涵中的和谐精神突出地展现出来。在片中也把麻将文化的国际交流包含进去,使片子的内容更加丰富。
  斯瓦拉·诺沃热尼亚:我来自美国,很高兴参加这次盛会,加深了对中国文化、对麻将文化的了解。美国有很多人玩麻将,但到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机构,我们在筹备成立北美麻将组织,把更多的人聚集起来。2008年准备在圣地亚哥举行北美地区麻将锦标赛,对麻将文化在世界的传播尽一份力量。
  杜维中:针对目前的情况,我们应采取以外促内,以下促上的方针开展工作,可能会起到很好的效果。在于老的主持下北京东方铁人体育有限公司的最大贡献就是支持聚集了国内外麻将界的有识之士首先制定了麻将规则并推向世界。正在举行的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就是一次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真正意义上的国际麻将比赛。用中国话(吃、碰、杠、花、胡)作为比赛用语,在世界体育项目中是十分少见的。
  用麻将赌博的现象是存在的,而且很严重,但是打麻将的人中,绝大多数人是为了娱乐,这样的分析才是公正的。关键是引导,把大家引导到健康,科学,友好的轨道上来。
  为了让世界各国都能开展麻将比赛,我们已经办了五期裁判员培训班,已有几十个外国友人拿到了裁判员证书,外国朋友的积极性很高。我们注意吸收了各国好的地方,改进和完善了原来制定的行为规范。因为有些人打麻将很随便,欧洲人也比较随便,有的人养成了不良习惯。通过实行麻将条例,现在赛场上的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善。大家可以看出我们制定的麻将比赛的各项标准、规则、规定已经被大家接受了。对于不同的看法,大家在一起讨论、切磋,比赛中出现了问题,主动向裁判员请教,按这个方向发展下去,麻将一定可以成为世界体育和奥林匹克运动项目中的一个。
  江选旗: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11/2-5日)开始前,11月1日下午世界麻将组织召开了会议。代表们看到有这么多国家,这么大的比赛场面也很吃惊。他们更加认同和支持于老提出的理念。参会的各国代表也表示愿意加入世界麻将组织,参与各项活动,很想深入了解麻将规则和品级认定制度,积极要求参加裁判员培训。体现了世界麻将组织的权威性。
  马惠娣:每个人的发言都很有份量,我们所做的努力既是对中国历史文化的维护,也是表达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麻将申遗”并不是最终目的,而希望通过这样的行为告诉世人,任何一件历史文化遗存都是弥足珍贵的,有价值的。
  最后请允许我代表组委会祝愿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取得成功,祝愿中国选手能取得优异成绩,祝麻将比赛在促进各国人民友好交流中继续扮演积极的角色。我宣布第一届世界麻将文化交流大会到此结束。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