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成思危在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
第一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2008年4月16日)

  1995年于光远先生提出休闲研究,从那时我们国家有了一个休闲文化研究小组。1996年中国软科学首届学术年会期间我注意到有学者开始做这方面的研究,而且当时我就认为,这是一个有前瞻性的学科,应该支持他们继续搞下去。1998年开始,我与于光远、龚育之共同参与了“西方休闲研究译丛”五本书的主编工作,也参与主编了“中国学人休闲研究丛书”。后来也发表过两篇文章,参加过一些会议。
  10年前当我和于光远老先生,还有其他一些同志提出发展我国的休闲产业、休闲经济的时候,也遭到了一些质疑。理由是,现在我们正是要艰苦奋斗的时候,你们提倡休闲是不是不符合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方向?当时我们几个人都写了文章,谈到了正确认识休闲的重要意义。
  记得1999年在第一套“休闲研究译丛”的编委会上,我曾讲过,新的世纪已经来临,知识经济正向我们逼近,同时将带来两个问题:第一,人们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提高效率的同时,人们也将有更多的闲暇时间,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随着经济全球化、网络化的到来,文化之间的相互融合、相互渗透也会在越来越多的方面体现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怎样保持和发扬中华文化优秀的东西,也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对中国古代文化有批判地继承,对西方的东西应该有选择地吸收,并从积极的方面推进中华休闲文化的发展,同时大力发展休闲文化产业,从而推动国家的繁荣和社会的进步。我想,这段话同样适合于今天。
  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已经筹备了几年,有同志担心对于一个二级学术组织我不会参加。其实,几级学术组织并不重要,主要是这个学科需要推动、需要发展,我愿意与大家一道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我想,因为是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所属的二级学会,所以学会的名字冠以“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但是我们关注和研究的内容不仅是哲学,也包括其他方面,这方面大家形成了共识。
  对未来工作,我有下面几点想法。
  第一点,于光远老先生老曾写过一篇题目是“为发展休闲学中国学派而努力”的文章,这是对休闲学发展作的一个展望。虽然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是自然辩证法学会下的一个二级学会,多从哲学的角度对休闲学进行审视。但中国很需要休闲学,从学科建设角度讲,每一个学科都需要有它自己的理论体系,自己的范式,自己的研究方法,而这些都要在实践中逐步完善、逐步产生。我所说的“范式”含有三个层次:从世界观的高度提出的哲学问题,学科本身的基础理论和方法,理论应用问题。这三个层次互为关联的。对此,需要我们在座的各位各司其职来完成这些工作。可能需要十年至二十年时间才能形成。学科建设总是要有个目标,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于老的长远眼光,我们要取法其上,得乎其中。目前我们还是在探索的过程中。
  第二点,关于休闲,我大概发表过两篇文章。其中一篇是去年12月在上海休闲产业论坛上的讲话,主要是谈我对休闲本身的理解:“闲”就是闲暇时间,“休”就是怎么利用好闲暇时间。一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每个人一生的时间包括三个部分:为生活而谋生的时间,为吃饭、睡觉等生理需求所需时间,再有就是闲暇时间。随着社会的发展,闲暇的时间是越来越多。如何利用好闲暇时间是非常重要的。正如马克思曾提出的“人的全面发展”,我觉得前两种时间里经历的是人生所必需要做的事情,而人们所喜欢做的事情则是主要来自闲暇时间。喜欢做的事情主要是出于个人的社会责任、价值观和爱好。
  休闲有助于社会和谐与稳定。闲暇时间每个人都有,但利用的好坏对社会的影响就各有不同。2003年我在对建筑业农民工宿舍情况的一次检查中发现,他们忙完一天的工作后就以打扑克、聊天、特别是个别人去找小姐来消遣。他们这样消遣是因为没有被正确(的休闲观)引导。如果能被正确(的休闲观)引导,就不会这样。
  这里我讲两个例子。一个是“炒股”。股民本身是为了财富效应去炒股,但炒股的同时他们会关心国家政策、关注所买股票企业的发展以及了解国家宏观的经济政策。另一个是香港的赛马,一次去香港,听马会的管理者说,虽然内地把赛马看作是赌博,但其实也是有好处的一面。因为香港的好多蓝领在余暇时间来买马票,研究马匹、骑手等事情,所以他们就不会把精力用在做不正当的事情上。打麻将也是,如果不是沉溺其中,这对健身益智都有好处,对于构建和谐与稳定的社会是不容忽视的。
  休闲还有利于提高人们的思想道德素质水平。休闲可利用的方面很多的。以旅游为例,它是寓娱乐、文化、教育于游览中。我曾讲到旅游有四个层次:欣赏风景;领略意境,理解风景背后的意境需要文化底蕴(例如:“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缅怀古人,游名胜古迹时尤其贴切,(昭君墓原来没修时就是一个大土堆,但读过杜甫的 《咏怀古迹》:“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后自然就会对“青冢”有更深的印象;感悟哲理,通过旅游看大自然会领略一些哲理,如苏东坡讲的《题西照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休闲与人民大众日常生活方式联系密切。休闲的大众性不仅可以推动学术研究,还会在更广泛的意义上促进休闲产业的发展。休闲产业既可以丰富人们的闲暇时间,又可以创造新的产业链。休闲学研究也要关注这个领域。
  如何开拓休闲的途径?我主张按照小平同志的指示:大胆开拓,允许多看。对于别人的争议,要通过实践来证明可行与否。现在看来,休闲问题日渐受到重视,实际上有很多问题都是需要实践来证明的。我们软科学当年(1987年)提出“五天工作制”时,当时很多人讲中国需要“艰苦奋斗”,你们却提出“五天工作制”。其实根据当时调查报告显示,因为洗衣机等家电产品没有广泛使用,很多人家务繁重,所以,人们在工作日的休息是不足的,影响了健康和劳动效率。当时有人也提出搞“一天半休息制”。这些事情,随着时间的证明,会使更多的人取得共识。刚才有同志谈到“休闲和创意、休闲和技术发明”的思路就很好。我们都知道有奥运会、残奥会,但现在又将有个“国际智奥会”,目前该会已将桥牌、象棋等项目列入其中,这也是对休闲方式开拓一个新的方面。
  最后要讲的一点是,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要干实事,包括出版、培训和交流。对于出版,刚才学术处也提到了最近几年的工作计划,鉴于我们的译丛已经出了第一套,将来我们还要出版第二套、第三套,以及对我们自己的学术成果都可以考虑出版,刚才说的杂志的出版方案也挺好;培训方面,要扩大影响就需要进行培训;交流方面,像软科学研究会,国内、国外的交流是每年间隔进行都是非常重要的。通过交流,可以开拓休闲途径,建立休闲学自己的发展体系。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思考,供大家参考。
  虽然今后专业委员会的日常工作可能不能做,但是要有重要事情找到我,我会尽力而为的。学会的工作主要依靠大家。通过学会的成立、通过实践,涌现出一批积极分子、休闲学学科带头人、热心学会工作的同志(因为学者不一定能做好组织工作),能涌现出中国休闲方面的人才。这样我们的学会就不会辜负它的历史使命。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第3期)①
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
2008年4月18日

 

成思危主持召开中国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
第一次工作会议
——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第一次工作会议纪要

 

  “中国自然辩证法学会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第一次工作会议”于2008年4月16日在北京举行,会议主要就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2008工作计划、未来工作规划,及组织分工与建设等问题进行了讨论。
会议由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成思危主持。
  成思危首先请孙小礼教授发言。孙小礼教授表示支持成立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专委会”),认为休闲哲学能够服务于构建和谐社会,服务于构建科学、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是学界的责任和历史使命。
  胡冀燕代表于老(以下指于光远)出席本次会议,表达了于老对本次会议关心,并认为专委会的成立标志着我国休闲文化的发展新阶段、开了我国休闲组织的先河,也是我国休闲学开拓者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秘书长王玉平代表朱训理事长感谢成思危担任首任专委会主任委员,高度赞誉于光远先生在10多年前提出对“普遍有闲的社会”哲学维度的研究,高度评价了于光远、成思危、龚育之作为中国休闲学的奠基者所做出的贡献。
  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副秘书长张明国发言说,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是根据2006年12月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第6届1次常务理事会议决议部署成立的。当前学会组织正面临新的改革形势,希望专委会在发展学术研究的同时,做好组织的管理与服务,提高组织经营意识。他还就休闲(游戏、幻想)与技术发明的哲学思辨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科技部政研室副主任刘琦岩,介绍了北京休闲农业发展情况,提出休闲朝向产业化、大众化发展的设想,还介绍了软科学对于各种项目的支持方式,希望实现学科与产业化的对接。
  文化部科教司科教处处长陈迎宪发言中说,马克思所说的人的解放、人的自由度问题实际上是休闲哲学研究最基本的指导思想。高品位的休闲,可以孕育高品位的文化创意和文化产品,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情趣和轻松。
  接下来,专业委员会其他委员汇报了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成立以来所开展的工作情况。
  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马惠娣介绍了中国休闲学初始过程中,于光远、成思危和龚育之同志所做的具有开创性的重要贡献。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的成立蕴含了他们多年的心血与努力。因此大家有责任把专委会的工作做好。(发言详细内容另附)
  专业委员会挂靠单位的李颖川院长,简单汇报了首都体育学院开展休闲体育研究和对专业委员会筹备工作的有关情况;他表示首都体育学院十分重视与支持专委会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的成立,同意秘书处挂靠首都体育学院并愿意为之积极工作。(详细材料另附)
  专业委员会挂靠单位的赵鹏院长介绍了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的概况与休闲旅游的教学、科研的情况,还表示学院将进一步采取相应措施,加强与休闲研究相关的学术建设,保持和发展在旅游高等教育领域中的学术特色。愿意协助专业委员会做好学术组织工作。(详细材料另附)
  高等教育出版社综合分社社长肖彤岭表示他本人虽处出版界,但基于自然辩证法学科背景,长期关注休闲学发展并希望能与各位专家一道共同传播休闲理念。
  高等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龙杰表示,如果能够很好的借助出版平台来促进我国休闲学的发展,将会更有利于学科本身的发展。
  专业委员会学术处负责人宁泽群汇报了学术处的工作计划:负责组织 2008年休闲学术年会,编辑出版《休闲研究》期刊,继续组织翻译出版“休闲研究译丛”,以及前期选题、翻译等工作;计划承办2010年第二届国际休闲研究大会的等。(详细材料另附)
  专业委员会秘书处负责人李相如汇报了秘书处的工作计划。他表示逐步完善秘书处组建工作、完成本会会员、理事及常务理事的申报审批工作、确定会员会费标准、管理办法、开展本会对外宣传工作、完成专委会网页的改版及日常维护、开展“2008年休闲(或休闲体育)教师培训班”等工作。(详细材料另附)
最后,成思危就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未来的工作,从四个方面谈了他的想法与建议。

  1. 中国需要休闲学,应在实践中形成中国休闲学自己的理论体系、研究方法和学科范式。哲学、理论、应用三个层面的休闲研究都要促进。
  2. 学科发展要有长远规划,于老提出培育休闲学中国学派很有战略眼光。但是我们要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做切实的学术努力,踏实、认真,一步一个脚印。
  3. 休闲与人民大众日常生活方式联系得非常密切。休闲的大众性不仅可以推动学术研究,还会在更广泛的意义上促进休闲产业的发展。休闲产业既可以丰富人们的闲暇时间,又可以创造新的产业链。休闲学研究也要关注这个领域。
  4. 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要发挥大家的积极性,发挥大家各自的优势,多做实事,包括图书出版、人才培训和国内外学术交流,培养学会组织的积极分子,培养学术带头人,肩负起这一学术组织的历史使命。

(秘书处整理)


附与会者名单:

 

成思危  中国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孙小礼  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顾问
胡冀燕  中国社会科学院
王玉平  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秘书长
张明国  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副秘书长
李颖川  首都体育学院院长
赵 鹏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院长
刘琦岩  科技部政研室副主任
陈迎宪  文化部科教司科教处处长
龙 杰  高等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
肖彤岭  高等教育出版社综合分社社长
马惠娣  中国艺术研究院休闲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李相如  首都体育学院休闲与社会体育系主任、教授
宁泽群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休闲研究所所长、教授
杨铁黎  首都体育学院成人教育部主任、教授
石美玉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休闲与旅游管理系副主任
曹京华  高等教育出版社综合分社副编审

① 报送:于光远、成思危、孙小礼、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首都体育学院、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及全体理事

 

 

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 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
第一次工作会议


时间:2008416日上午930
地点:北京 广渠门外 松鹤楼酒楼

高等教育出版社
首都体育学院
联合承办

与会者名单
于光远  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总顾问
成思危  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韩德乾  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顾问
孙小礼  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顾问
胡冀燕  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顾问
王玉平  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秘书长
龙 杰  高等教育出版社副总编辑
李颖川  首都体育学院院长
赵 鹏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院长
刘琦岩  科技部政研室副主任
陈迎宪  文化部科教司科教处处长
肖彤岭  高等教育出版社综合分社社长
马惠娣  中国艺术研究院休闲研究中心主任
李相如  首都体育学院休闲体育系主任、教授
宁泽群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休闲研究所所长、教授
杨铁黎  首都体育学院成人教育部主任、教授

成思危主任委员主持会议
第一项议程:
专业委员会顾问讲话:于光远、韩德乾、孙小礼、胡冀燕
主管学会领导讲话:王玉平
第二项议程:
马惠娣、李颖川、赵鹏分别汇报专业委员会筹备过程中所做的各项工作
第三项议程:
肖彤岭、李相如、宁泽群汇报2008年出版、组织、培训、学术工作计划
第四项议程:
成思危主任委员谈未来五年专业委员会工作

 

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秘书处地址:
(100088)
北京 海淀区北三环西路11号
首都体育学院休闲与社会体育系
联系人:李相如
电 话:82099125
Email: lixiangru@cipe.net.cn

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学术处地址:
100101
北京 朝阳区北四环东路99号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学院
联系人:宁泽群 石美玉
电 话:64909276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