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2008年11月28-30日上海“第二届中国休闲产业经济论坛暨首届中国体育休闲发展论坛”

休闲体育的文化与经济价值
——以高尔夫休闲运动为例
马惠娣①
(修改稿)

文明与教养是休闲体育的精髓;
文化与文明是休闲体育经济持续发展的源泉。
——题记

 

一、休闲体育的文化价值

  顾名思义,休闲体育是指以休闲为目的,或以休闲心态参与的体育活动。
  休闲体育是与人类成长相伴而生的活动,存在于个体、群体及社会活动中。人类学家的考察告诉我们,远古的先祖不但创造了劳动工具,而且也创造了铁环、马车、秋千、跷跷板等休闲体育活动工具与设施。可见休闲体育历史之长,对于人类的存在与成长之重要。
  在古希腊文化传统中,强调“用音乐照亮人的心灵,用体育强壮人的体魄”, 体育训练往往寓于打猎、礼仪、舞蹈和军事技能中,由此使“四德合一”,即:“勇敢、快乐、智慧、道德”成为体育的文化传统。
  在古代中国,“体育”的范畴广泛,往往与劳作、与军训、与教养、与技艺、与民俗等活动联系在一起。自孔子以来,体育更是与“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相辅相成,并体现在“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之中。而“游憩”行为,则强调“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人、游于艺”。这些理念与古希腊体育文化传统不谋而合殊途同归。
  无疑,体育始终是人的休闲与游戏活动的重要形式之一。从本质上讲,无论是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还是现代奥运会都不过是人类每四年一次盛大的狂欢活动,或为盛大的休闲游戏活动。因此,顾拜旦先生以他的《体育颂》,对体育价值做出了最好的诠释,他认为:体育是“天神的欢娱,生命的动力”(顾拜旦,1936 年)。
  体育作为休闲游戏最好的活动之一,早已引起了科学家对它的关注与研究。科学家从生物、生理、心理、人类学、脑化学、文化学等多角度进行的研究中得出了科学的依据。
  科学家们认为,包括体育在内的游戏在很大程度上具有快感的成分。现代科学提供的证据表明,“游戏除了具有长期的益处之外,还具有一些直接的和生物学意义上的效果。人类的游戏内容最多、领域也最广泛。个体性的、群体性的、社会性的活动使得人的情感状态处于一种最佳态势,而这对于人的精神和肉体都是很重要的。
  有研究者认为,人有了超出生存所必需的能量之外的能量,就所以必须通过游戏将它消耗掉,并转化成其他能量。
  有研究者认为,游戏的原因是因为人们需要从工作和其他非游戏性的能量消耗中解脱出来。
  有研究者认为,游戏是对未来所需要的技能的一种习得。
  有研究者认为,游戏重复了一个成人的过去经验。
  有研究者认为,游戏既是将生活领域中的快乐体验带到游戏世界中来,也是在游戏中寻找在其他生活领域中无法得到的快乐。
  心理分析理论认为,游戏在本质上是治疗性的,因为,它可以使一个人通过游戏清除或是逐步化解那些令人不快的经验和情感并将它们排遣掉。
  而生理学和脑化学实验做出饶有兴趣的研究结果是:游戏被认为是由大脑中受到刺激而产生的活动引起的。处于不同时期或环境中的不同的人都会产生一定层次的刺激或神经活动。对人而言,这种刺激是以最佳的模式出现的。最佳意味着大脑活动的水平,而这种脑活动能使个体的行为处于最佳状态。理想的刺激等同于理想的行为。而且,当一个人的脑活动处于一个比较令人满意的水平上时,他的感觉似乎也是最好的。
  大脑中有一个区域通常被称为快感中心,脑电流可以刺激这个区域,这种情况下会产生比鸦片、海洛因和其他药品更为厉害的化学物质。这些“自然麻醉剂”影响了大脑中电流的运行情况,并使我们形成了或兴奋、或萎靡、或快乐、或痛苦的精神状态。大笑、喜悦、快乐等能在游戏中发现的特征都伴随一个能够产生这些“自然麻醉剂”的大脑运动。事实表明,任何积极的休闲游戏活动都将有助于人类健康和智力的发展。
  以高尔夫运动为例,高尔夫诞生于苏格兰牧羊人的休闲娱乐行为。最初,牧羊人在放羊归来的路上,常常用牧羊棍将石子击入兔子洞中,借此消磨时间,消除孤独。从高尔夫运动产生的过程看,高尔夫原本就是牧羊人劳作间隙的休闲与娱乐,后来渐渐成为一项人们喜闻乐见的休闲体育活动。
  高尔夫运动的文化内涵是:运动中良好的心态,以及培养感知人与自然和谐的能力。当然,共同遵守规则,追求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体现文明与教养正是高尔夫运动的文化精髓之所在。
  柏拉图曾说:神赐予人类以两种技术——音乐和体育——爱智与激情——由此达到和谐。这是体育的魅力,是体育的文化精髓。

二、休闲体育的经济价值

  自16世纪以来,休闲体育活动逐渐开始社会化。1799年在丹麦哥本哈根建立了第一个健身房。在德国第一个体育协会诞生,同时创建了体操俱乐部,随后这些项目拓展到了美国。据国外学者考察,英国是现代体育和体育产业的起源地。足球、拳击、橄榄球、高尔夫球、保龄球和部分水上项目基本上都起源于英国贵族们热衷的“户外运动”。随后,户外运动又逐渐传播到美国和欧亚等国,为体育在职业化、商业化和市场化方面做好了经营上的准备。
  1750年,在英国的纽马克特市,一批贵族资助成立了赛马俱乐部,由于建立和健全了规章制度,实行了法治管理,因而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应和运营机制,致使休闲体育迅速地获得经济效益,并逐步产业化。
  19世纪初叶,美国借鉴了英国赛马俱乐部的模式,1828年,纽约一家赛马俱乐部首次以出售股票的方式向观众出售门票,体育商业化由此拉开了序幕。而著名的美国体育职业篮球赛是当今世界上经营最为完善、令世人折服的体育产业。
  1896年首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始举行,以后每四年举行一次,各种体育设施、体育产业应运而生。1984 年洛杉矶奥运会改变了奥运会赔钱的历史,开创了奥运会商业经营模式。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伴随大众休闲体育的普遍兴起,休闲体育呈现出多样性、多元性、娱乐性、健身性、即时性、随意性等特点,并由此带动了休闲体育产业的成长,其经济效益日益凸显。
  近几十年来,由于世界范围内的大众休闲体育与健身娱乐产业的快速崛起,使得休闲体育产业成为国民经济中最具活力的新的增长点。有资料显示(见袁华滢文:“中国高尔夫球场用地现状与发展研究”),目前,美国是全球体育产业最为发达的国家,年产值已占其GDP的2%。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意大利、瑞士、西班牙和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的体育产业产值也大体占本国GDP的1%至3%之间,而瑞士则高达3.37%。据《财富》杂志评估,美国篮球运动员乔丹带动的相关产业价值100亿美元,而乔丹对美国每年产值高达2500亿美元的体育产业施加着巨大的影响。
  据欧洲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2008年的欧锦赛,在销售门票、食品饮料、广告赞助、电信和媒体服务,以及带动的旅游观光等各方面的收入为欧洲带来14亿欧元的效益(见《世界商业报道》2008/6/12)。
  这些枯燥的数字说明,休闲与体育、体育与经济有着密切的关联性。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近些年大众对参与休闲体育、对观赏竞技体育,以及由此消费的体育用品数量需求也越来越旺。
  如今,高尔夫运动带来的经济效益也同样令人刮目相看。高尔夫作为一项体育活动,不仅与休闲、娱乐、旅游、地产、社交、商务等联系在一起,而且对于提供就业、增加税收、带动相关产业发展具有连带附加值的作用。
  据《草业科学》2006年第4期杂志载文介绍,美国高尔夫球场数量占有全球高尔夫球场数量的59%;欧洲占有19%;亚洲占有12%;其他国家占有10%。
  另据央视国际报道(2005/6/14),在高尔夫运动最发达的美国,全国2.6亿人口中有近2500万人参与高尔夫运动,约占人口总数的9.74%。以美国现有高尔夫人口来计算,在不包括任何其他消费的情况下,如果按每个人每月打一场球并且打一场球只花5美元来计算,全年将创造15亿美元的消费额。再加上其他相关消费,这个数字更加庞大。另据报道,2000年美国高尔夫产业的产值是620亿美元。
  《中国企业报》(2007/06/07)的调查数据显示,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中国高尔夫球场数量从1984年的第一个球场已发展到目前的300多个,参与此项运动的人数已达400多万之众。有人推算,2010年,中国的高尔夫人口数量应该是417.6万人,高尔夫球场数量应该是2000余个。
  中国观澜湖高尔夫球会主席朱树豪曾估算,仅在深圳的60万小学和初中学生中,有近8万的学生正在接受课外体育技能和体育素质的培训。每个孩子一年的培训费用少则1000多元,多则3万到4万元。在其他城市这种情况同样存在。足见休闲体育市场之巨大。
  当然,如果有越多的人参与高尔夫运动,也就有越多的人来分享这个项目的快乐,和它所带给我们的理念——公平、诚实、优雅、平和、友谊,以及由此内化人的品质与素养,高尔夫运动的文化价值和经济效益便可以同时展现。
  休闲体育的经济价值同样体现在对人的身体的维护等方面。事实证明,一个热心参与体育锻炼的人,其身心健康水平就会高,可以消解或是降低心理压抑、消沉、焦虑、孤独等不良情绪,大大减少求医问药的时间,提高工作效率与工作质量,因此,有利于增强个人对自身价值的感受,有利于激发人的激情与活力,有利于调动人的创造潜力。将体育放入一个人整体发展系统的大框架中,是构筑体育经济的基础。
  正是由于体育对人的“成为”和对经济拉动的作用,各国政府都倾全力提供国民休闲体育运动场所。据美国学者杰弗瑞.戈比教授2006年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在美国,国家拥有森林的三分之一被辟为露营、钓鱼、远足、划艇和打猎的景观。仅加利福尼亚一地,就有2千万英亩的土地,有大致125个可以驱车前往的湖泊,450个可以徒步到达的垂钓湖泊,35个风格迥异的野外远足区,175条大的河溪,800个可以驱车到达的僻静且花费很少的露营地。美国农业部林务局21世纪初期拥有30,000个雇员,40.7亿美元财政预算和一个崭新的计划:大规模减少采伐、制定新的公众收费标准、为露营、远足、泛舟的人们提供新的服务(从洗手间开始做起)等(见Leisure and Leisure Services in the 21st Century Toward Mid Century,By Geoffrey Godbey)。当然,所有这些努力的前提是:必须保持生态环境的可持续性;必须提供休闲体育活动的多样性和多元性;必须提供社会各阶层参与休闲体育足够的设施与条件。

三、结语

  100年前,西方人曾把中国人称为“东亚病夫”,2008年北京奥运会获得了奖牌第一的辉煌成绩。中国近现代体育历史的“两重天”,再次揭示一个真理:体育与哲学、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生理学、美术、音乐等有着内在的联系;体育与健全人格有着内在的联系;体育与发展一个民族的文化、文明、教养有着内在的联系;体育与国计民生中的休闲行为有着内在的联系;体育与富国强民振兴经济有着内在的联系。
  文明与教养是休闲体育的精髓;文化与文明是休闲体育经济持续发展的源泉。让大众休闲体育与竞技体育获得同样的业绩,对中国的体育教育和体育企业来说都还任重道远。虽前途光明,却未必一帆风顺。

 

  ①中国艺术研究院休闲研究中心主任/美国休闲科学院成员/中国休闲哲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