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2012年预言:未来中的现实

——电影《2012》观后感言
马惠娣
2009年11月20日

  美国好莱坞大片《2012》正席卷世界、震撼地球。这是一部展现人类末日来临的宏大灾难片:由于地球大陆板块碰撞、两极移位——导致山崩地列、海浪滔天、洪水泛滥、强震频仍——一座座城市在瞬间消失——包括一切人类科学技术伟大的创造物——卢浮宫、白宫、布达拉宫、自由女神、埃菲尔铁塔等等先后遭到灭顶之灾。
  11月18日下午我走进了王府井新东安市场六楼的数字影院,观看了这部震撼人心的电影。
  剧场内宽大的银幕、高保真的音响效果、逼真的画面,强大的视觉与听觉的冲击力,让观众如同身临其境。难怪买票时,被售票小姐问了一句:“有心脏病、高血压吗?”
  我是个胆小之人,恐怖片、凶杀片、战争片从来不看,不是心脏和血压受不了,而是这类影片的确恐怖与无聊(尤其中国所谓的“大片”。)
  据说《2012》也被定为“恐怖片”。我看电影时坐在旁边的是一对年轻情侣,女孩子一直依偎在男青年的怀中,男青年不时地低下头向女孩喃喃地说着什么。显然,女孩子被吓着了。
  然而,我——不但没有丝毫的恐惧,反而十分泰然且淡定地看完了影片,并深深被影片中“伟大人性之美”所感动——
  影片中,美国总统面对灾情的汇报和科学家所提供的逃生机会,他毅然决然地说,“一个年轻科学家的生命要比20个老政客重要”,他命令青年科学家赶紧上“方舟”。最终,总统为了与他的国民同生死、共患难,放弃了逃生的机会而殉职于灾难现场。
  那位被科幻作家杰克逊(影片男主角)称为“疯子”的预言家,不遗余力地用无线电台发布消息,试图让更多的人逃离灾难的现场。即使他预知火山喷发马上来临时,他仍义无反顾地站在高山之巅发出最后的消息。面对死神他之坦然,震撼人心。
  剧中那位始终怀抱小狗逃向“方舟”的年轻妇人,慌乱中与小狗失散,登上了方舟的妇人在甲板的一侧,置生死于不顾衷情地等待小狗的到来。其画面令人动容。
  西藏小僧人一家在逃生的路上,小僧人的奶奶听到杰克逊一家的求助,当机立断要孙子把车停下来,并把所有人都带上了方舟。这位藏人奶奶说:“中国人、外国人都是世界中的一员,都有权利生存下来。”
  面对世界末日,喜马拉雅的高僧泰然处之,依然与弟子品茗论茶,且从容敲响寺庙中的大钟。淡定而安详。
  影片中的男主角们,诸如:科幻作家(杰克逊)、青年科学家(名字?)、杰克逊前妻的男友、等等,面对大难临头,都从容不迫,在生与死的对弈中,以坚毅、果敢、无私、奉献、牺牲,以及友情、爱情、亲情,谱写了生命的赞歌,彰显了伟大的人性之美。

  在大灾难中(尽管是故事),我极其洒脱而平静地接受了这一现实。也许有人会问我:你何以如此?
  让我告诉您——
  从20世纪80年代起,我就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地球上的“悲观主义者”,我曾设想人类未来的某一日就是这样地结束了,可以说,想象的画面与《2012》中的画面完全一致。因此,我在看电影的过程中,甚至产生了某种快感——原罪意识的释放、精神的解脱。
  相形见绌地是,我对人性的判断也是悲观的。
  然而,这部电影的导演罗兰·艾默里奇却化腐朽为神奇,他看到了人性中的美,而且伟大。并在这样特定的背景中提炼人性、升华人性。灾难反倒那么渺小,那么无力。
   罗兰·艾默里奇曾对采访他的记者说:“我们最大的恐惧和虚无感,不是来自面对自然的不可知,也不全是关于对地震海啸的想象。事实上,对我们产生威胁的是我们面对人类社会异化、政治国家失控所产生的荒诞感”。这话说得多么的好,又多么的深刻。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真正令人恐惧的是什么?需要拯救的又是什么?罗兰·艾默里奇以电影叙事的方式给出了灾难片中以外的东西让人思索,他还希望,这部影片在某种程度上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一些改变。这是多么伟大的导演!

  我还想说明,我的“悲观主义”情结的来源。
  事实上,很多人影响了我,我也坚定不移地接受了他们的思想。诸如:尼采、马克思、胡塞尔、海德格尔、弗洛姆、马尔库塞、哈贝马斯等等。从20世纪80年代起,在我接触、参与众多的科学、技术与社会关系的讨论中,我研读了《寂静的春天》、《小的是美好的》、《增长的极限》、《未来100年》、《大趋势》等等书籍,并强烈地影响了我。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一书中那段警告词:“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恩格斯还列举了人类社会发展史上许多例子来说明这一点。例如: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居民,为了想获得耕地把森林都砍光了。但是他们梦想不到,这些地方竟因此成为荒芜不毛之地,因为他们使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失去了积聚和贮存水分的中心。阿尔卑斯山的意大利人,在山南砍光了森林。他们没有料到,这样一来,他们也摧毁了高山畜牧业的基础。他们更没有预料到,这样做的结果竟使山泉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枯竭,而在雨季竟使凶猛的洪水倾泻到平原上。为此,恩格斯得出结论说:人类的“每一次胜利,在第一步都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在第二步和第三步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意料的影响”。
  我从1979年开始学习《自然辩证法》,至今整整30个年头,这段话深深地烙在了我的思想中。
  这样的思想强烈地吸引了我、影响了我,不仅在学科方向上选择了自然辩证法,而且得以在休闲学中获得归宿。其实,我所想象的世界末日之情景,早已被思想大家们论及到了。
  去年,金融危机来临之时,我想,这是对人类发展动机与目的的一种警告——放慢人类发展的步伐吧!我总是在内心这样祈求人类。
  我都想好了文章的题目:“金融危机与增长的极限”。文章没有写出来,有多种原因,但我知道我是逆潮流而动,极不合时宜。但是所有的想法都在我的休闲研究文章中有所体现——人类需要共同的精神家园——在休闲中聆听来自自然和人类心灵的声音,因此人类才能拥有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地球并非人类所有,人类却是属于地球”,《2012》揭示了人类与地球的关系,也暗喻人性的伟大,虽然人类不是地球上唯一的高等生物,但是人类能在灾难面前,完成灵魂的净化与升华,成为宇宙中真正的高级生命。从这个意义上讲,人类仍有可能暂时存在于地球。

  据网上资料介绍:“玛雅人在一个久远的年代,令人难以置信地预见到了今天人类社会所要发生的事情。这就是玛雅圣历“卓金历”中所描述的有关“大周期”的预言。“大周期”指的是,时间从公元前3113年起到公元2012年止这段历史时期中,运动着的地球以及太阳系正通过一束来自银河核心的银河射线。这束射线的横截面直径为5125地球年。当我们的地球走出银河射线的范围后,整个太阳系将进入“同化银河系”的新阶段。
  从公元1992年起,人类已经进入了“地球更新期”。在这一个时期中,所有败坏的生命和万物都必须更新。地球的一切必须净化,人类变异的道德观念也必须归正。只有人心归正,重德行善,万物才能更新。这是一个重要的时期,玛雅人也把这个时期叫做“地球净化期”地球上的万事万物都要得到净化。一切变异的、扭曲的、肮脏的、邪恶的因素都必须被淘汰。地球上的每一个细胞,包括人类都将经历一个这样的过程。无所不包,无所遗漏。这是宇宙天体的生存规律,无可抗拒。”
  当代科学家说:人类灭亡有五种可能场景,包括行星撞击、气候灾难、核战争、瘟疫、未知事件(人口过剩、粮食危机、危险的新技术)等。世界末日不可能在2012年到来,但总有一天会到来。据天文学家估计,在大约50亿到80亿年内,太阳最终把氢燃烧成氦,然后膨胀为一个比现在大数百倍的巨大红色物体,致使地球走向毁灭。即使地球逃脱了被毁灭的厄运,其大气层和海洋也将被气化。与那一时刻相比,人类的历史很短暂,只有20万年。但无论如何,人类活到真正的世界末日来临的可能性极小(See The End of the World, by Joshua Keating, Nov, 13, 2009, Foreign Policy)。
  玛雅人所预言的2012年,不论真假,却是真理。这符合自然发展的逻辑与规律。我相信这一预言终将有一日到来。
  据说,在美国有许多观众信以为真,给美国宇航局天体生物学研究所发来信件,质疑政府没有将知情权告知公众。也有人说,这不过是好莱坞又一个商业噱头。还有人说,这是电影的娱乐功能和手段。更有人说,这是迷信和骗局。中国人说,影片中融入的“中国元素”,意味着中国人将有能力拯救地球……。
  对这些说法,我感到非常遗憾,因为《2012》看似在述说一个耸人听闻的大灾难,实则在说:人类只有善待地球,才能延迟末日的来临。何时来临,取决于人类自己。正如电影中的那句台词:“《圣经》和《易经》已告知我们人类了。”
  至于影片中的“中国元素”,您千万别当真!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