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好書、好師、好友:休閒生活三趣

馬惠娣

2012626日)

 

休閒生活很重要,對心、性、品、智影響巨大。我不禁醉心於休閒研究,也身體力行休閒生活。好書、好師、好友便是我休閒生活的三趣。

年輕時讀書是為了長知識,學本事,還有一點功利性在其中。道理很簡單,“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50歲之前幾乎在午夜12點之前沒睡過覺,既是信念,也是樂趣。年齡漸長讀書寫作成了每天必做的事,亦是最開心、最自由的事。至今,之於我勞作與休閒之間幾乎沒有邊界。我以為,一本好書,就是一個忠實的好朋友,有忠誠勸誡,有撥雲見日,有醍醐灌頂。“暢”的高峰體驗常常在這個過程中。

在哲學中反思“我是誰?”不僅學到認知事物的方法論,也增加了我的社會擔當。在人類學中知道了“人區別於動物是會思考,人的演進與創造離不開遊戲”,因此靜觀玄覽,追求曲徑通幽。在社會學中懂得了“人與人的關係構成社會的總和”,那麼必須“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在文化學中體味到“文化是積澱、是教養、是禮儀、是能力。”所以經書子集能深入心田,詩詞歌賦、琴棋書畫可廝磨耳鬢。讀諸葛亮,深記“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讀屈原,知曉“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讀林語堂,嚮往“生活的藝術”。讀古希臘,明白了休閒是誕生哲學、科學、藝術、宗教的必要條件,是生活的目的因,休閒與我有了不解之緣。讀犬儒主義,知道心無羈絆、簡單生活的快樂。讀伊壁鳩魯,明白了“最可怕的惡是死,但死卻與我們毫無關係”的辯證法,視死如歸讓人活得輕鬆。讀文藝復興,讓我愛上了歐洲,既然是生來自由,就要打碎枷鎖。讀凡勃倫,懂得“准學術與准藝術”的休閒方式值得追求……

好老師,尤其大師級的老師,可遇不可求。我的一生極其幸運,每個成長階段都有名師指點,雖我天生愚笨,知識、技能、技藝學得不算多,卻引導我走向做人、做事的正道。父親說“字如其人,文如其人”,因此,從小要求我們必須寫好字、寫好文章,而且幾近苛刻。姐姐品學兼優、德才兼備、容顏姣好,是我一輩子也追趕不上的好榜樣。他們給我留下了一個美好的童年記憶,培育了我日後的人文情結,也孕育了我安享休閒的心。

進入休閒研究領域,莫過於於光遠、龔育之、成思危、朱厚澤、王文章、韓德乾、孫小禮、孔德湧、劉夢溪一批大家對我的引導和提攜。和他們在一起如沐春風、如飲甘泉。他們的學識見識、知性智性、品行德行都給我做人、問學以深深的影響,尤其於光遠、龔育之、孫小禮、劉夢溪幾位,我與他們思想交往頻頻,在我迷茫、困頓、坎坷之際,每每給予我熱誠的幫助和關愛。每個人也都像一本“耐讀的經典”,常常讓我神交於他們的思想中。

當代社會能交上好友者,並不多。記得有一個實驗,從手機幾百個“朋友”名錄中,用“困難時刻是否能行俠仗義”、“缺錢時是否肯於出手”、“鬱悶時是否肯於聆聽”三條衡量,能有三倆者就不錯嘞。難道推杯換盞、阿諛奉承、溜鬚拍馬、現用現交、長聊閒篇者也可視為朋友?在這樣的圈子裏有再多的朋友還不是幫你浪費生命,助你慢性自殺。

在這個問題上,我的頭腦很清醒。且不會為這樣的“朋友”耗費我的時間。但對人一定要熱誠,不管是曆久彌堅的老友,還是擦肩而過的新朋,我珍惜那份相遇的緣分。學品與人品兼有者,我尤其喜歡。有道是千金難買是朋友,其實地位高低、身價有無、學識多少、年齡大小都不是標準,我體味的是心相惜、趣相投、品相同,即便是“驚鴻一瞥”,也會是銘記一輩子。

近日拜訪北師大數學家王世強老先生,他準備一冊紀念他的老師傅種孫先生的書《傅種孫與現代數學》贈予我。當場翻讀,便被傅種孫先生鏗鏘精神、優美文字所打動。借此抄錄幾小段:“人皆有衣食事蓄之憂,惟學問中人,獨漠然於此”。“在陝時,每於課後,告戒諸生:寧做小題,勿為通議。誠以廣泛之言,非博洽者,難於精當也……”。“我在大學任教數十年,不曾任職,不曾逞能,不曾攬權,不曾以兼職為榮耀,我非畏強禦者,非苟同於人者,非保持祿位者……”雖傅種孫先生作古50載,然,仍是我的一位新朋友、新導師、一本永遠讀不完的書。

以欣然之態做心愛之事是我享受休閒的一種態度、一種路徑、一種智慧。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