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好书、好师、好友:休?生活三趣

马惠娣

2012626日)

 

休?生活很重要,对心、性、品、智影响巨大。我不禁醉心於休?研究,也身体力行休?生活。好书、好师、好友便是我休?生活的三趣。

年轻时读书是为了长知识,学本事,还有一点功利性在其中。道理很简单,“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50岁之前几乎在午夜12点之前没睡过觉,既是信念,也是乐趣。年龄渐长读书写作成了每天必做的事,亦是最开心、最自由的事。至今,之於我劳作与休?之间几乎没有边界。我以为,一本好书,就是一个忠实的好朋友,有忠诚劝诫,有拨云见日,有醍醐灌顶。“?”的高峰体验常常在这个过程中。

在哲学中反思“我是谁?”不仅学到认知事物的方法论,也增加了我的社会担当。在人类学中知道了“人区别於动物是会思考,人的演进与创造离不开游戏”,因此静观玄览,追求曲?通幽。在社会学中懂得了“人与人的关系构成社会的总和”,那?必须“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在文化学中体味到“文化是积淀、是教养、是礼仪、是能力。”所以经书子集能深入心田,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可厮磨耳鬓。读诸葛亮,深记“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读屈原,知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读林语堂,向往“生活的?术”。读古希腊,明白了休?是诞生哲学、科学、?术、宗教的必要条件,是生活的目的因,休?与我有了不解之缘。读犬儒主义,知道心无羁绊、简单生活的快乐。读伊壁鸠鲁,明白了“最可怕的恶是死,但死却与我们毫无关系”的辩证法,视死如?让人活得轻松。读文??兴,让我爱上了欧洲,既然是生?自由,就要打碎枷锁。读凡勃伦,懂得“准学术与准?术”的休?方式值得追求……

好老师,尤其大师级的老师,可遇不可求。我的一生极其幸运,每个成长阶段都有名师指点,虽我天生愚笨,知识、技能、技?学得不算多,却引导我走向做人、做事的正道。父亲说“字如其人,文如其人”,因此,从小要求我们必须写好字、写好文章,而且几近苛刻。姐姐品学兼优、德才兼备、容颜姣好,是我一辈子也追赶不上的好榜样。他们给我留下了一个美好的童年记忆,培育了我日後的人文情结,也孕育了我安享休?的心。

进入休?研究领域,莫过於於光远、龚育之、成思危、朱厚泽、王文章、韩德乾、孙小礼、孔德涌、刘梦溪一批大家对我的引导和提携。和他们在一起如沐春风、如饮甘泉。他们的学识见识、知性智性、品行德行都给我做人、问学以深深的影响,尤其於光远、龚育之、孙小礼、刘梦溪几位,我与他们思想交往频频,在我迷茫、困顿、坎坷之际,每每给予我热诚的帮助和关爱。每个人也都像一本“耐读的经典”,常常让我神交於他们的思想中。

当代社会能交上好友者,并不多。记得有一个实验,从手机几百个“朋友”名录中,用“困难时刻是否能行侠仗义”、“缺钱时是否肯於出手”、“郁闷时是否肯於聆听”三条衡量,能有三俩者就不错嘞。难道推杯换盏、阿?奉承、溜须拍马、现用现交、长聊?篇者也可视为朋友?在这样的圈子里有再多的朋友还不是帮你浪费生命,助你慢性自杀。

在这个问题上,我的头脑很清醒。且不会为这样的“朋友”耗费我的时间。但对人一定要热诚,不管是历久弥坚的老友,还是擦肩而过的新朋,我珍惜那份相遇的缘分。学品与人品兼有者,我尤其喜欢。有道是千金难买是朋友,其实地位高低、身价有无、学识多少、年龄大小都不是标准,我体味的是心相惜、趣相投、品相同,即便是“惊鸿一瞥”,也会是铭记一辈子。

近日拜访北师大数学家王世强老先生,他准备一册纪念他的老师傅种孙先生的书《傅种孙与现代数学》赠予我。当场翻读,便被傅种孙先生铿锵精神、优美文字所打动。借此抄录几小段:“人皆有衣食事蓄之忧,惟学问中人,独漠然於此”。“在陕时,每於课後,告戒诸生:宁做小题,勿为通议。诚以广泛之言,非博洽者,难於精当也……”。“我在大学任教数十年,不曾任职,不曾逞能,不曾揽权,不曾以兼职为荣耀,我非畏强御者,非苟同於人者,非保持禄位者……”虽傅种孙先生作古50载,然,仍是我的一位新朋友、新导师、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

以欣然之态做心爱之事是我享受休?的一种态度、一种路?、一种智慧。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