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休闲、健康与福祉

——国际休闲社会学研究委员会中期会议综述

马惠娣

(2013年12月11日)

 

 

人类关注休闲、健康和福祉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柏拉图认为幸福源自人的心灵的和谐;亚里士多德认为幸福依靠现实生活中的德行。而“和谐”与“德行”首先产生于个体,而达到和谐与德行则需要休闲生活的养护。亚里士多德著名的论断是:一切事物都围绕着休闲。

无疑,休闲、健康和福祉,是人类永恒的话题。人需要健康地存在与生活,而要健康就不能不关注休闲。

 

国际休闲社会学研究委员会中期会议于2013年9月18-28日在匈牙利南部城市塞格德大学举行。这是自北京2009年召开首届“中期会议”之后的第二届会议。来自世界多个国家约80名代表出席了会议。塞格德大学应用与促进健康学院承办了此次会议。

     开幕式会场
                  开幕式会场

本次大会的主题是:“休闲、健康与福祉”,分十个专题讨论组:休闲与终生教育;休闲对医学的影响;休闲与生活方式;休闲与社会融合;性情与休闲;休闲与康复;休闲与心理健康;创造与文化休闲等。还专设一组青年学者的学术研讨。

大会在塞格德市政厅的一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大厅内举行,据介绍这里是奥匈帝国16世皇帝及皇后观赏歌剧的剧场。大厅布局、装潢与历史风貌一致,属私人小型剧场,剧场内挂着几幅巨大的油画画像,皇帝与皇后看戏时尊享的包厢仍在。500年前奥匈帝国皇帝的私人场所至今被完好保存,坐在这里让我百感交集,也不得不对匈牙利、匈牙利人民、匈牙利文化产生了深深的敬意。

会议由塞格德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卡拉尔女士主持。塞格德大学校长、教务长、健康与促进健康学院院长、国际休闲社会学研究委员会主席、匈牙利和塞格德市旅游局长分别致辞。

塞格德大学应用与促进健康学院院长本宼女士在致辞中指出:我们本次会议的目的是展示在科学时代的背景下,休闲与健康之间联系的多功能性及其因果关系。在日常生活中创建健康的生活环境,以利于我们在这里学习,工作,娱乐和爱。

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国际社会学协会成立休闲社会学研究委员会以来,几届主席长期致力于休闲、健康与福祉问题的研究。本届主席在召开的两次“中期会议”上都提议学界关注休闲与福祉的关系。2009年在中国北京首次召开的“中期会议”,其主题同样聚焦休闲与福祉问题。当然,这次所设的10个专题具有新的特色。

 

国际休闲社会学研究委员会主席伊萨瓦·穆迪先生来自印度,是一个虔诚的印度教徒,亦是圣雄甘地的崇拜者。他说:休闲是幸福的源泉,幸福也是人类的终极目标。人类寻找幸福可以从休闲真实地存在开始,休闲和快乐的本质都有益于健康。这样的幸福生活可以远离所有疾病,这意味着人的健康。这样的传统在印度的圣人和普通人的生活中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圣人在为人类祷告时,常常会问这样的问题:人可能快乐吗?可以远离疾病吗?可以每天都是美好和吉祥的吗?圣人告诫我们的良方是:保持内心的平和、平和、平和!

但是,如何在本体论的层面上实现这种状态?尤其在当下,人们尽享科学技术发展成果,并拥有更多的闲暇时间,但是,同时我们也感受到了来自社会、经济和工作条件带给我们的各种压力,特别是残酷的职业竞争,使得不健康和亚健康状况十分普遍。人们现在有更多的钱,却更需要休闲。尤其年轻专业人士没有足够的时间照顾他们的健康需求。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休闲,可以在健康与幸福中保持平衡。很难想象一个没有休闲生活的人,能够在身体、心理、社会和精神等诸方面,有良好的健康状况和幸福指数。所以我们怎样地强调休闲都不过分!

无疑,休闲与人的身心健康有着密切的关系。当代社会,健康是一个复杂的现象,作为一个整体健康概念,应包括个人和社会两个维度。

个体健康维度:包括身体健康、心理健康、思维和决策能力、情绪健康(个人意识和情感表达);而个体的社会健康:社区生活,道德和宗教原则,性健康的影响(性取向正常)。

社会维度:包括个人和社会之间的连接结构,社会整合,社会中的角色分工;社会环境:居住条件,交通,公共卫生系统;自然环境:诸如安全的饮用水,空气质量,生态环境。休闲是整体健康概念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会影响我们的身体、精神和情感、健康、促进社会融合,促进社会化教育,锻炼平衡性;它还可以表达我们对融洽自然与环境,居所与建筑之间的认同感。

        塞格德大学校区内的城堡
                  塞格德大学校区内的城堡

 

在“休闲与身心康复”的讨论中,发言者普遍认为:无论是个人经验,还是健康问题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一个人的生活、学习、工作与社交。如果习惯性的休闲活动受到限制,那么便会滋生出慢性生理、心理疾病,如若得不到及时的改善,其后果会变得更为严重。因此,休闲可以成为医疗和社会康复的“发起人”。

在“创意和文化休闲”的讨论中,发言者认为:积极健康的休闲活动,可以带来快乐的情绪,这有利于缓解压力,增强创造力。创意休闲:包括兴趣和艺术(如音乐、陶瓷、刺绣、园艺、农业);包括技术活动(自己动手、各种器物造型);还包括体育活动,比如民间舞蹈、舞厅舞、游戏等。培养爱好,其目的是为了获得乐趣,增强自我意识,满足好奇心,实现个人价值。无论是有偿工作,还是无酬劳动,都应充满人的爱好。

在“灵性和休闲”的讨论中,大家认为:灵性活动一方面是“朝圣”的形式,另一方面也维系身心健康,以及促进与自然生态环境的和谐。教堂在社区、家庭凝聚力方面仍发挥着重要作用。社区规划,家庭计划仍不可缺少宗教节日对人的精神世界带来的影响。以冥想的方式进行休闲活动,可以有意识地让自己的精神获得放松、沉静,找到内心的平和。冥想状态可以自我修复身心,也有助于防止疾病。

在“休闲和社会融合”的讨论中,人们普遍认为:健康问题是社会融合的重要元素,个人融洽的社会关系可以影响他的生活。事实上,大部分的休闲活动在本质上都具有社会属性,个体,家庭,朋友,熟人,社区等等,主观、或客观地将人们连接在一起。因此,我们要注重社区、社群的团结,在这个过程中达到人的“社会化“。

“生活方式和休闲”的话题,在这次会议上受关注的程度很高,设置了两个分会场。大家认为:生活方式涵盖了衣、食、住、行、休闲、工作方方面面。比如旅游,现在成为生活与社会中的重要元素。所以必须强调旅游过程的质量问题;当然,也强调旅游目的地的自然生态环境,确保需求与供给的平衡,增进人的身心健康。生活方式是伴随人从童年到生命终结的全过程,因此,有意识地、系统地培养健康的、积极的生活方式极为重要。

 

马惠娣主持了“休闲和康复”一组的讨论。这个组的发言者分别从各自不同的专业领域和知识背景,肯定了休闲在恢复人的身心健康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大家认为,养成良好的休闲生活方式,不仅决定你的生存和生命质量,而且可以让你远离,或者说减少来自身体的、心理的、精神的、情绪的疾患。所以我们可以说:休闲是医疗和社会康复的“发起人”。

塞格德大学体育教育和体育科学研究所的丽塔·米库兰博士和贝蒂娜·皮克博士在演讲中就介绍了“有规律的体育锻炼对控制青少年体重有积极的意义”。

他们说:在欧盟国家中超重儿童和青少年(12-19岁)每年都在增加大约130万,其中大约30万将成为肥胖者。一些人不得不努力减肥,然而由此导致病态的节食。调查显示:42%的女孩和26%的男孩都加入了节食的队伍。但通过重体力活动和竞技体育项目,都能很好地控制他们的体重。这一效果是通过“对照组”的调查得出的结论。因此,他们呼吁儿童和青少年要加强有规律的体育锻炼。

来自中国的马惠娣在发言中论及“公园与公共健康的关系”问题,她以北京宣武公园参与公园活动的市民为调查对象,揭示了公园与人民大众健康之间的正相关性。据对经常来公园健身的人的统计,大多数人或病患者认为,公园正成为他们生活中最好的“朋友”,而且在解除病痛、疗治孤独,以及矫正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等方面正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本调查还通过专业问卷,了解公园活动对人体生理学、心理学所产生的影响,以及公园与科学普及的依存关系。她认为:在当代社会,公园作为政府公共服务的内容之一,对人民大众身心健康正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匈牙利塞格德大学医学院公共卫生学系伯力克博士谈到了:“体育锻炼对预防吸烟所发挥的作用”。吸烟和缺乏运动是引起慢性病的主要危险因素之一。减少吸烟的患病率和增加体力活动可以帮助人们保持健康,预防各种慢性疾病(如:心血管疾病、糖尿病)。他的研究表明,独自尝试戒烟的成功率非常低,但是如果加强运动和锻炼则可有效地援助戒烟。锻炼可以减少心理症状(如抑郁、烦躁、不安、注意力不集中)和欲望,控制戒烟后的体重反弹。

来自印度的学者安居?本尼瓦尔关注的是“休闲行为和心理健康”问题。他试图通过经验证据和描述理论,论证休闲行为有助于心理健康。他说,参与和选择日常活动,通常可以影响我们的身体和情绪。如果是一个喜欢的或者是感兴趣的活动,那么人的身心状态都表现良好,而且有应对挑战的可能。当然,也影响精神或情感健康,不仅是没有抑郁、焦虑,或其他心理症状,而且没有精神疾病,并有积极的精神和情感上的特征存在。有意义的休闲活动不仅增强人的心和肺功能,而且释放脑中内啡肽,这种化学物质,可以带给人以正能量。

来自德国Leuphana大学健康应用科学中心的迪特马尔博士和教授彼得?保卢斯关注了老年群体的晚年生活问题。老年人晚年生活问题在德国的关注度很高。他们以160个有老人的家庭为调查对象,考察了休闲活动对老年养护的积极作用,他们在分析问卷后,得出结论,一些好的休闲项目在训练老年人的记忆方面有着可靠的、有效的的成果,确保了整个家庭的生活质量。

英国皇家好利维大学维克?哈曼博士在发言中“以舞蹈运动形式”作为研究对象,指出:虽然舞蹈是人的休闲活动的一部分,但是,同时也承载着双重影响,一方面带来愉悦,而另一方面也有许多压力,比如舞者的内在动机与外在动机的不同,会表现在对舞伴衣着、体貌、舞规等方面的不同理解上,会产生一定的压力。

塞格德大学博士罗伯特·斯特尔在发言中,介绍了18世纪匈牙利的休闲教育,他以Laszlo Festetics为例,介绍了匈牙利在那个时代,根据洛克的道德原则,贵族阶层主要进行私人教育。1791年议会规定,所有的孩子都需接受公立学校教育,或者至少参加公立学校的考试。罗伯特·斯特尔博士在论文中,展示了他查阅到的这个时期的国家档案,内有教育项目、信件、报告和游记。可以发现一个复杂而严格控制的休闲教育的过程。通过对这些档案文件的分析,发现当时洛克和卢梭的思想(特别是在慈善事业方面) 在教育计划中以发展身心健康为主,对匈牙利教育传统有强大的影响。作为一个结果,休闲时间成为了教育计划中的有机部分,并延伸到社会生活中。特别是知识休闲的倡导,引导人们在暑期旅行中增强文化旅游和健康教育的元素。喜欢军事体育项目的,诸如击剑和射击,还成为贵族阶层的体育传统。

英国利兹城市大学的卡尔·斯巴克伦教授以哈贝马斯的公共空间理论探讨了“在线游戏”的问题。他在文中虚拟了一个“星际迷航”的科幻游戏,保持网络游戏过程中的创造性、规则性,以及建立良好的道德。他认为这是一个理性的休闲空间,也符合哈贝马斯关于公共空间的理论。但,这篇文章,也遭到质疑,比如网络虚拟空间与现实生活空间具有不可比拟性,同时网络游戏空间,也容易导致人对现实生活理解、沟通的衰弱和变形。

      比邻塞格德大学的多姆教堂,全体代表在此聆听了管风琴演奏
           比邻塞格德大学的多姆教堂,全体代表在此聆听了管风琴演奏

 

结 语

这次会议,比起我历次参加欧洲其他研究委员会的会议规模都小得多。大概有几个原因:第一,这个浮躁的时代,人们从价值观上都疏离于休闲;第二,休闲研究整体上在各个国家还处于边缘化的位置;第三,休闲学还未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

出席这次会议的代表,以匈牙利和欧洲学者为主,北美有少许学者,而亚洲学者大多来自印度,中国和菲律宾学者各一名。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有“中国制造”和中国人,唯有在学术领域难见中国学者的身影。中国文化实力的积累,不能忽略这个方面。

塞格德大学对中国人来说,可能是名不见经传,但是,这所学校的历史,无论在欧洲,还是在匈牙利,都是近现代最早的大学之一,建校于1775年,其前身为医学药剂学中心(Szent-Gyorgyi Medical and Pharmaceutical Center)。森久尔季校长曾获诺贝尔医学奖。当然,现在已成为一所综合性的大学,欧洲多个国家的学生选择在这里就学。这里有深厚的学术传统和人文情怀,积淀厚重的历史不仅保留在整个城市的建筑中,也存在于他们治学理念中。从校舍、到教室、会议室、实验室、行政楼,从外表看并无宏大气魄,但细微之处都充满着学问的府库、治学的安宁、师道的尊严、师生的和谐、自由的精神、宽松的环境。这是会议之外的另一种收获。

 

 

(2013年12月15日完稿)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