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感叹2012

 

2012年,一个特别的年份:当世之人有幸见证了太阳系进入新“季元”。据西元前6世纪玛雅人当时的天文观测,太阳系是绕昴宿星公转的。通过计算得出太阳系绕昴宿公转一周的时间——等于地球轨道附近太阳系自转一周的一岁差周期——约为25800年。玛雅人认为,每个岁差周期内太阳系也经历着季节变迁,并将之分为五季(25800/5=5160年,接近5125年),2012年12月21日为太阳系的“立秋季”之始。这是早期人类文明的见证,亦是天文历法乃至数学计算的天才之作。

然而,不知何时起,2012年被释为“世界的末日”,并由此引发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多国多地有人开始建造逃生的“诺亚方舟”,有人囤积方便面、矿泉水、蜡烛,有人躲进地下碉堡,有人开始捐家产,甚至蹦出一个“万能神”声称拯救人类。据说,这类行为以中国人居多。据中国科协2010年的调查显示,全国公民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比例为3.27%。即每100人中仅有3人具备基本公民科学素质。

也有人将“世界末日”说,归罪于美国灾难大片《2012》。其实,那是无知之人对《2012》的误读。该片以2012年为背景,揭示了人类在自然力面前的卑微与弱小,告诉人们:不要过分陶醉于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人类(恩格斯语)。这是真理!当然,影片中的人文故事同样震撼人心。

今年中国也出了一部灾难大片《1942》,再现了1942年中国河南一场大饥荒在战火、寒冬、官吏腐败中至300万人饿殍横野的一段历史,剥露出中华民族无法遗忘的伤痕。这部影片是一次抚今追昔的文化反省,是一种以史为鏡的心灵拷问,是和平与丰饶时代叩人魂魄的警示,是难得一见的电影人高度社会责任感的展现。然而,此片的票房竟不抵一部搞怪、荒诞、无厘头的《泰冏》。有人说,“贺岁时节,何必让人那么沉重!”也有人说:“平日那么不轻松,看场电影就图乐呵乐呵吗,何必要有什么收获!”这些是随意直言?还是愚乐至死的生活态度?是不屑历史记忆的回响?还是价值信仰体系的孱弱?值得深思!

今年还有一件重要的大事——中共十八大召开。“老三届”开始执掌江山社稷。习近平执帅印当天有一段打动人心的话:“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着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是在电视直播中听到的,当时甚为激动。

看这几位领导人分外亲切,主因是我与他们的年龄相仿,那个时代的年轻人曾有过共同的雄心、壮志、理想、信仰。在网上看到他们当年插队的照片,不禁把我带回那个风华正茂的年代,想起了同吃、同住、同劳动的战友、同学、乡亲们。就是在那个时候,面对农村、农民、农业之贫穷落后之状让我热泪长流,也开启了我对中国社会了解与思索的欲求。小习(习近平)、小李(李克强)是我们知青中的佼佼者。当年改天换地的雄心壮志正在转化为他们实现中国梦想的原动力,他们的人格魅力正在呈现,他们的领导能力正在释放。当然,“物必先腐,而后虫生”也正挑战和考验着他们的智慧与德行。

今年是龙年,自然“龙种”大丰收。然而,属龙的人未见“龙袍加身”。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七人,有属蛇、羊、狗(二人属狗)、鸡、鼠、猪,唯独没有龙。难道不是对世俗的反讽!

今年也是“休闲与社会进步学术年会”的第十个年头。会议主题关注:“生活方式与闲暇时间分配”,与“十八大”精神相契合。来自哲学、社会学、文化学、人类学、经济学、城市规划等诸多学科的学者给休闲问题的跨学科研究提出了新问题、新方法、新视域。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秘书长尚智丛亲临会议,他认为:休闲哲学应当适应时代的发展,探讨人的本质、劳动的本质、休闲的本质,以及生活的真谛,认识它们在交互过程中的逻辑关系。王文章院长指出:科学、良好、健康的生活方式才能增强生活的幸福感和满意度,因此我们的生活要融入文化艺术与审美。这些思想对休闲学人是激励也是给予方向。

今年举办的5期休闲学术沙龙,亦是一道风景线。主办方旨在以“沙龙”这一形式,激发每一个参与者的灵感与思想火花,在“无心插柳”与“蓦然回首”中发现创造的真谛、乐趣与源泉。多篇“心闲”之作,其思想优美、文笔练达、箴言皆是、思维奇妙。

明天就是2013年元旦,一元复始,万象更新。29日就是中国人的阴历年(春节),农历蛇年。又是“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蛇年总归要谈点蛇的事情。蛇是爬行纲有鳞目蛇亚目的总称,种类之多达3000余,部分有毒,但大多无毒。有关蛇的成语很多,如:杯弓蛇影、打草惊蛇、画蛇添足、虎头蛇尾、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等等,这些成语被经常运用。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伊索寓言中“农夫与蛇”的故事,致使我从小对蛇就有恐惧感,因而蛇也成了我最不喜欢的动物之一。可是,我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不知怎样处理我对蛇(还有老鼠等动物)的情感,这个问题一直让我纠结。其实,蛇挺无辜,我与它从未接触过,怎么就排斥人家呢?是心理出了问题,亦或伦理出了问题?

毛泽东是大家,蛇在他那浪漫主义的诗句中是那样的“活泼与奔放”——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就用毛泽东这首《沁园春·雪》贺蛇年的到来!也一并赠予习近平、李克强。

 

马惠娣

20121231日晚

 

                                          

 

 

 

臺灣朋友李明宗先生讀後的回應與補白

 

拜讀您的大文,有幾點想法回應:

 

  其實我覺得真正相信「世界末日」論的少之又少,只不過大家覺得很有趣就刻意以假當真炒作一番,而世界各國商業機構如高檔餐廳、特色旅店、特殊行程等也接機會搞個「末日狂歡」,藉機會賺一筆。因此這又成為一種很特殊的「觀光現象」,這當然也廣義「休閒文化」一種變體,我覺得蠻有趣,值得觀察與省思。

 

  希臘悲劇是人類文化之瑰寶,亞里斯多德對悲劇評價極高,悲劇並不是哭天搶地的通俗劇,而是呈現出一種人與難以違抗之命運搏鬥的勇氣與悲愴,因此人們觀劇之後其精神獲得淨化與昇華,這不就是「休閒」的最高境界嗎?!電影也是如此,真正好的電影不會像上課那麼沉悶,也不是無俚頭亂搞笑卻令觀眾越看心靈越空虛。所謂好電影,即使是沉重的主題也會以高超的藝術手法處理得很引人入勝 (如張藝謀的『紅高粱』),而有趣的電影也能令人深思,笑中帶淚 (如卓別林的電影)

 

  中國為文化古國,正因為文化積澱太深厚,大多數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受到很多的文化薰陶,因此更容易透過「文化鏡片」去觀萬物,例如所有的動物我們都會做「擬人化」的思考,例如狼是殘暴的、邪惡的、陰狠的,因此獵狼殺狼似乎就沒什麼不對。等到狼蹤已快絕滅,而又有作家寫出『狼圖騰』一書,狼又被認為具有足智多謀、精誠合作、永不言敗、堅韌不拔等美德。其實,如果受過生態學訓練的就知曉,所有的生物都是生態網絡的一環,他們只是順著自然的規律覓食、成長、繁衍罷了,人類所有的形容詞套在他們身上其實都是不宜的。因此,就要看某種動物的運氣,如果被認為吉祥的,如家燕、蝙蝠、鶴等,生存機會就高一些。反之,如被認為是邪惡的或有滋補、壯陽功能者那就可憐了,如犀牛、娃娃魚、甲魚、毒蛇、鯊魚翅、燕窩等,大量遭屠殺祭五臟廟。

 

其實這種對萬物「擬人化」的取向,幾乎大陸所有石灰岩洞也都這麼搞,依據其造型編個「豬八戒娶親」、「仙人採藥」、「童子拜觀音」等故事,我大陸去過二十趟,從未看過任何一個石灰岩洞有對其「科學性」做介紹的。馬主任,您世界走過的地方不少,應該可以理解我不是在無的放矢,而我也認為以你重量級的人物,講話很有份量,登高一呼,說不定可以有助於這方面品質的提升,這樣豈不就能使岩洞景觀的「科學性」與「傳奇性」兼具。

去年五次「學術沙龍」由於後兩次我未接到訊息,無法隔空撰文呼應,希望今年仍有機會參與。

 

好朋友直話直說,毫無修飾,請見諒。

祝平安健康

李明宗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