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台湾?信:建言大陆“美感教育”

 

马主任,收信平安:

   久无您的讯息,但我很笃定知晓您总是在进行某些研究与著作,每隔一阵子就有成果可以展现。而我本身并无责任在身,就做点自己爱做的事,若有感想就写点散文,一方面当作与朋友聊天,一方面将其存档以免遗忘,往後若有机会再做整理。

   您与我交谊颇有时日,应该可以相当程度地掌握我的特质,若大略?纳或可如此勾勒,这是我的自我观照,而非自吹自擂,想必您能谅解:首先,我是台湾人,但也是中国人,这一点是无可置疑。其次,我有极高的中华情怀,特别是在对文化保护与发展方面,我关心的程度可能还胜过极大多数的中国人。第三,我见识够广博,不论是在知识面或经历面都既深且广,而多年的累积与酝酿使我具备颇佳的融会贯通能力。第四,个性宽厚而不偏激,并经常自我反省,评论事物总设法先考虑对方的立场与处境再做建言。

   提出以上这些个人特质是有理由的,明眼人面前不说瞎话,因为我想要为中国文化的发展提供一点建言,因此先表明自己的立场是很有必要的。建言完全是基於「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期待,而由一个抱有强烈中华情怀的台湾知识份子提出建议的优点是:一、完全没有任何现实层面的顾忌,可以实话实说。二、虽然我的见识不一定胜过大陆的有识之士,但正由於我是半个局外人,或许正好可以看到局内人视而不见的现象,俗话所谓「旁观者清」,不是吗!

   众所皆知,大陆幅员太大,人口太多,每个地方的社会经济状?有异,教育与知识水准不一,若要「普遍性地提升文化素质」真不知从何著手。我的理解是,西方现代化过程历经三百年,大陆却将此过程压缩在短短的三十年间,数十年前中国普遍贫穷甚至还发生过?荒,转眼之间不但养活了十三亿人,经济发展还迅猛地往前奔腾。这当然是令全球惊?的奇迹,至於其引发的负面现象不是我要谈的重点,在此姑且不论。我要讲的重点是,短时间内由贫穷迈向富裕社会的精神失衡现象,人们对物质的欲望远远超过对性灵提升的追求,这其实不奇怪,因为大多数人成长过程就是在刻苦艰难的环境求生存,习惯於以「掠取资源」作为安身立命之基础,在这样的情?下如何能够产生出美感与高贵的情操?

所以,恕我不客气地直说,当今中国人的美感素质远逊于早期的中国人,因此不论表现在都市景观、建筑、公园、广告招牌等都是很抢眼伧俗的,许多城市开发的模式雷同,抹煞了其原先之特色,走过两三个都市後就搞混了。

台湾现今大陆观光客也够多,虽然出手阔?,但每个人的服装实在是毫无品味可言,以其经济能力大可穿得像样些。

   大陆我去过二十次,我本身是学观光游憩的,但却最怕到一些「已开发」的景点,设施的造型与色彩往往令人皱眉,而全国各景点贩卖的几乎都是一样不堪入目的纪念品,我现在最想去的反而是尚未开发的景区,趁著恶俗的开发商尚未将其破?前,赶快去欣赏最後美好的光景。

   走到中国任何村镇,所有的商店招牌一定是用最鲜亮最刺眼的色彩为之,店家只希望人家知道他们贩卖什?,?毫不考虑色彩或造型的美感。

谈到这里,其实您应该也可猜出我的建言是全民的「美感教育」,而且是普遍性的、根基性的,而不是都市性、菁英取向的。能由幼稚园就起步最好,要不然也应该由小学就开始。众所皆知,「美感教育」是培养人性迈向真、善、美的基础,能够陶冶性情与性灵,也有助於品德情操之涵养,不但对於个人的生命与休?品质的提升极有帮助,对整个国家的文化的发展也奠定深厚的根基。

   此外,「美感教育」的推展不但最没有政治争议性,就算基於整体经济发展的考虑,这也是绝对必要的条件。例如任何软体的设计若缺乏美感岂会有竞争力?而未?的世界,软体创意设计的重要性或许还更超过硬体工程。

   之所以向您提出我的浅见,一方面您是知音兼知友,一分面我想「中国?术研究院」直属於文化部,或许您有机会见到部长,如果您认为我的看法还有?考价值,或许也可向部长提提。台湾高希均教授曾有句名言:「向有权的人说实话」,知识份子不希望自己的想法「书空咄咄」,总希望建言能有机会付诸实施,因此透过关键人物的影响力还是很重要的,毕竟中国太大,政策的起步还是得由上往下。

   草草为文,未做润饰,仅求达意,尚请见谅。

    敬祝平安健康

   李明宗

 

 

马惠娣的回?

明宗:

大文拜读,感激,并感动。台湾、大陆同宗同祖、血脉相连,打断骨头也是连著筋。拳拳之心、肺腑之言、言之凿凿、掷地有声…..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的感激与感动。我一定设法将之大文转至相关部门的领导,以回报您这份苦心、忧心和诚心。

你所及问题,我亦同感。十多年前我出书便指出这个问题,但如同螳螂挡车。好在习近平执政以?,理念有所变化,给人带?了希望。可是中国太大、事情太?杂、积弊太久,难一蹴而就。对此要有思想准备。自然,我们不会因为“现状改变得慢”而妥协或放弃我们的思想和建言的努力。知识份子应当对社会、对民族有担当。否则,是对知识份子的玷污

我一如既往地写作我的书,出版英文书挑战太大了,要历尽千辛万苦。说?还是自己能力有限,每天不得不勤读勤写,不敢怠惰。当然,主要是兴趣所在,且体力、精力和智力尚好。

你每一次在邮件中发?的文章,诸如游历体验、历史钩沉、?术鉴赏、异域风光、沙龙小聚等等内容都让我尽情欣赏,不仅调节我的身心,也让我从中获得某些灵感。你的勤奋、执著、阔大、惜时、评论也时常激?著我。而且难得的是,你对任何事物所做的客观、中立、理性、深遂、迅时的分析、评论和感言都让我望尘莫及。再次致谢。

我先将你的大文放在我的网站上,随後我会联系某专业报刊发表。

祝好。

马惠娣

 

李明宗博士,曾就读于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公园与游憩系,后任职于台湾师范大学运动与休闲学院、台湾辅仁大学游憩运动学、台北市政府路灯管理处。现任台湾身体文化学会常务理事,中华民国户外游憩学会监事。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