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丁酉岁初:拜年“轶事”二则

马惠娣

 

丁酉年正月初二,任大援先生(中国文化研究所原副所长)的拜年信如期而至。这是他十数年坚持做的一件事。不,是他十数年坚持的“文化仪式”,是对天地、自然、同仁和亲朋表达的敬意和礼仪。

任先生长期研究中国文化思想史,主编过《汉学研究》。仁、义、礼、智、信,“六经”、“六艺”早已浸在了骨子里。每年他在拜年信中都精心地制作一个贺卡,里面附有一帧与年份对应的生肖动物的图画。他说,是用心挑选的,选择标准是别具一格,里面有故事、有历史、有文化传统。

任大援制作鸡年丁酉贺卡

 

今年他的“拜年信”外另附了一首《微信歌》中的摘句:“春眠不觉晓,醒来玩微信。少壮不努力,老大玩微信。举头望明月,低头玩微信。红星闪闪亮,照我玩微信。人生不相见,各自玩微信。独坐幽篁里,一人玩微信。白头宫女在,闲坐玩微信。松下问童子,童子玩微信。清晨入古寺,和尚玩微信。”给平日里习惯于埋头书斋、不苟言笑的同事们带来了快意,博大家一哂。

当然,感谢大援作为一个文化学者不仅有理论建树,而且礼乐双修地把中国文化传统中“礼的仪式”延续至今。由此,我想起了两件拜年的“轶事”。

轶事一:四十年前,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的老领导钟林同志,一个忠诚于党的事业的浙江嵊州籍老干部,虽然很早就离开了家乡,南征北战于大江南北,但是乡音始终未改。那个时候,他正受命于光远的委托,在组建和筹备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他手下大概有十人余,平时的工作还是挺忙碌。当然,我不知道是因此,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每逢春节来临之际,他都会双手抱拳,祝福大家新春快乐,然后告诉大家“两免了”,意即不必相互登门拜年。因为他的嵊州口音,听起来就是“凉面了”。从那以后,“凉面了”便成为大家风趣而又温馨的过年问候语。四十年过去了,这个传统至今保持。在我看来,大家之间的情谊似乎也并未因为“凉面了”而减少相互的暖意、温情和惦念。

轶事二:中国文化研究所的“嘉年会”,这是所长刘梦溪与夫人陈祖芬的杰作。每年的“嘉年会”在元旦和春节之间举行,所以也称“双旦会”。每逢临近过年时节,夫妻二人带着办公室主任杨明忙里偷闲悄悄地为嘉年会准备各种礼物,并亲自选址和布置会场。而最重要的礼物是祖芬为每一个人所准备的“笺条”,上面写下一句话,比如:“看到你,知道什么叫美丽”;“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等等。所有的句子很另类——俏丽而活波,简约又调皮。大家总是啧啧称赞,著名作家就是非凡。每个笺条上面都有一个数字,与礼盒数字对应,此盒就是你的礼物,每个人打开礼盒都有惊喜,随之串串欢笑响成一片。“嘉年会”之于刘梦溪先生几乎是一件年终大事,倾心、倾力、倾情、倾囊。每次“嘉年会”刘先生必致大家一封“邀约函”,嘱大家“盛装前往,翘首而望……”(凭记忆,不是原文)文字优美,情深意长,袅袅汉儒之气。

刘梦溪先生亲自部署嘉年会

 

我不知道别人,每当收到这封“邀约信”,我如同回到了童年,盼望着过年,等待穿上新衣服、新鞋子、新饰件……甚至迫不及待。

有一年我穿了一件黑色丝绒大襟上衣,那是我妈妈年轻时穿过的。祖芬与我开玩笑:马惠娣,你好像正在“潜伏”(当时《潜伏》电视剧正在热播)。我说,是,我的代号是“黄河”,请勿泄密。引得大家竟像一群嬉闹的孩子

马惠娣身着大襟衣服与陈祖芬合影

 

还有一年时任文化部部长蔡武和副部长王文章同携他们的夫人友情出席。蔡武率真而幽默地谈到兔子(那一年是兔年)——喜欢素食、身心健康、活泼可爱。可是三瓣嘴有时说话漏风,跳跃式前行显得不踏实。其意喻深刻,引起大家会心的笑。从另一个侧面也看出了,刘先生的魅力。

蔡武与王文章莅临新年嘉会合影

 

又一年的“嘉年会”刘先生布置了命题作文,让大家带着“爱”与“爱情”的诗文来。文化所真可谓人才济济,个个辞章雅悦,真乃是天下妙笔,文字清丽而超然,亦无雕琢之痕。原本这些瑰丽诗文要集结成册,不知何故未见出版。(见其中一篇文章)

中国文化所的全家福

 

近几年,文化所的“嘉年会”淡出了我们的视野,不知是因“反四风”,还是刘先生过于忙碌,遗憾地停了下来。任大援先生曾与我提及过此事,他说,马老师,咱俩接着办下去?!在他看来这是仪式,生命的仪式、文化的仪式。检讨着说,我才疏学浅,在我的心目中“凉面了”和“嘉年会”同样是仪式。但是,没有“嘉年会”,我却没有了“盛装”的机会,也没有了回归童年的心曲。

“莺初解语,最是一年春好处。”一眨眼,丁酉的春天就来了。伴随两个“轶事”的流年似水,然,所有记忆却历历在目。

不过,作为休闲研究学者,还是对《微信歌》的“低头族”有着深深的忧虑。如果人们都在“低头”,那么我们如何看向远方?又如何不掉进各种陷阱?这段文字跑题了,若是考试,必定要扣数。已然,已然。

 

201732日)

 

 

爱与爱情

马惠娣

(2010年2月13日晚修改稿)

 

 

爱,《正韵》释:仁之发也。从心,无声。又亲也,恩也,惠也,怜也,宠也,好乐也,慕也,隐也。

爱,人之最美好的品质、最高尚的德行、最清纯的世界——无私,无言,无疆,无类,无痕——大爱也,仁也,人也。

 

情,性之动也。从心。【董仲舒曰】人欲之谓情。【朱子曰】古人制字,先制得心字,性与情皆从心。性即心之理,情即心之用。

 

爱,加上情,即爱情。

是也,爱与爱情皆由心/性而得。

 

然,“爱”加上“情”却华丽转身,

爱情空间变得狭小与杂糅。

 

爱的品质来源于善,来自内心的自然流淌。

爱情的品质元素复杂——脆弱、乖戾、奢侈——维护的成本高昂。

 

爱情——美妙、美好、美丽——演绎着惊鸿一瞥、浪漫邂逅、一见钟情、刻骨铭心、海枯石烂、忠贞不渝——白娘子与许仙、梁山伯与祝英台、七仙女与董咏、罗密欧与朱丽叶——堪称爱情的经典、楷模;是人世间对爱情最好的期许。

 

爱情,似乎没有定义,一千个人,一千种感受,一千个结局。

在柏拉图那里,拥有精神交汇的爱情才神圣;

在哥特风格作品中,没有磨砺的爱情注定不能成功。

 

爱情至真尽在不言中;

爱情虚伪也能绽放似锦的繁花。

 

美妙的爱情造就非凡的男与女:

娇恬乖巧、小鸟依人是女人爱情的表白;

激情四射、活力喷薄是男人爱情的宣示。

 

爱着、被爱;

真爱、伪爱;

追爱、违爱;

明爱、暗爱;

几时知,几时又不知;几时清醒,几时又糊涂。

 

追逐爱情:

亦可美梦成真,亦可竹篮打水;

亦可一生癫狂,亦可痴心不改;

成也爱情,败也爱情。

 

爱情与爱有所不同——自我、自私、隐秘、率性、变幻。

为爱而存堪比为爱情而存——爱能创造奇迹,造就人生,带来快乐,练达性灵;

 

为情而爱者,且厮守终生,寥寥;

为性而爱者,切生物媾和,众耶。

 

观大千世界,问芸芸众生:

情有几何?爱有几分?

答曰:爱情伤了我的心。

 

爱长在——“死生契阔,与子相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爱情常在——尽在甜蜜的睡梦里,美丽的想像中,可遇不可求的天命愚弄中。

爱情永恒——给予众生天使般的美丽,带来伊甸园不朽的浪漫,启动生命永远的希望。

 

爱,让上帝感动。

爱情,让男女感动。

 

爱与爱情同在,乃神明之意。令人仰之、慕之。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