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振作欧洲:资本主义、团结、主体性

——欧洲社会学大会纪要

 

马惠娣

 

第十三届欧洲社会学大会于2017年8月29-9月1日在希腊雅典派迪昂政治与社会科学大学,也称派迪昂政治经济大学(Panteion University of Social and Political Sciences)举行。大会主题:“振兴欧洲:资本主义、团结、主体性”(Making Europe: Capitalism, Solidarities, Subjectivities)。

欧洲人的学术热情并未因欧洲面临的各种困境而减弱。一个拥有2800名注册会员的学术团体、37个研究领域,吸引了来了77个国家和地区的3500名参会代表。可见欧洲的学术思想和学术开放性仍具有强大的魅力和号召力。

正如本届大会主席弗兰克.维尔茨教授在致辞中所说:“欧洲正面临着2008‘经济大衰退’以来一个新的具有毁灭性的威胁,甚至包括欧洲人的思想传统和价值观都在迎接考验和遭到挑战。首先,资本主义的固有矛盾不仅体现在希腊,整个欧洲都在坍塌。资本主义起源于“欧洲”,但是,欧洲已经出现了深化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治,这加剧了国家福利和不平等局面的出现。其次,在与欧洲各国的社会团结方面已经支离破碎。一方面,阿拉伯起义到占领的行动;另一方面,逃离战争的难民被剥夺人权,他们的生活遭受边境关闭,以及欧洲战略缺乏协调等困境。第三、主体性受到威胁,人们在冷漠、绝望、抑郁和焦虑中度日。另外,威权主义、民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右翼极端主义、暴力、意识形态的原教旨主义不仅在欧洲,而且已经遍布整个世界。因此,欧洲此前的承诺、地理、政治、以及欧洲社会的边界已被毁灭,这是深刻的挑战。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欧洲社会学协会2017年学术大会在欧洲危机的中心雅典举行。会议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社会学的领域应该如何且在哪里发展?社会学的分析、理论和方法如何获得突破?37个研究网络如何解释和理解资本主义,并在这个过程中加强团结,树立主体性,重建欧洲?

我们的交流与你们的陈述、大家提出的尖锐问题都将获得鼓励!质疑现实的信念始于希腊,社会学从这一任务开始,强调社会科学的主流理解形式,即通过更合适的理解来限制知识。社会学家已经对欧洲社会2008-09年大衰退有负面影响,但这类应用真正渗透思想和行动超出了我们的原则。微观经济学、财政紧缩、和新自由主义有其积极的一面,但是,民族主义、排外主义与右翼极端主义作为形式加重了社会交互的失衡,不再可以用货币调整平衡,主流经济学忽略了“社会”(人群)。尽管欧洲社会学的意图是好的,即使代表77个国家的3500个代表团也可能不会一举拯救世界。很明显,学者必须一起讨论未来的社会学决定如何做,如何进行社会的科学实践。”

大会主席在致辞中激情四射、动人心魄,很有感染力。

开幕式上有两位主题报告:

一位是来自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的今年已经82岁的大卫.哈维教授,他被称为西方新马克思主义者的领军人物,2014年我在意大利的乌尔比诺大学聆听过他对资本与城市问题的演讲,这次有幸再次听他的报告。他的报告题目是“货币分裂了价值”,他用生动的实例讲述了资本的限度。同时指出,马克思的《资本论》没有过时,诸如,垄断,甚至是国际垄断;人的异化;剩余价值在生产与实现过程中的冲突与矛盾,财富分配不均,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剥削,阶级斗争等等社会现象,《资本论》仍能在很大程度上分析与解释当前世界面临的各种问题。

另一位是来自以色列(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女学者伊娃.露兹,她主讲的题目是:“估值、赋值、贬值:性别和技术资本主义自我”,从文化与跨文化的视角揭示了性、性别,特别是女性对自我技术资本主义的依赖。在这个过程中,人的本性、天性、自然性都遭到了颠覆性的变迁;同时,由于人们对自我技术资本主义的消费,助长了对物的占有欲和资源的浪费,也泯灭了人应有的情趣和美学价值观。所以,人应该进行“拯救现代灵魂和情绪”的治疗,包括“文化自救”。伊娃.露兹教授长期从事跨文化分析与批判研究,对情爱、情绪、情欲、情感表达等有独到的见解。

在闭幕式上,同样有两位大会主讲报告:

一位是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现年已经81岁的文迪.布朗教授。她的演讲题目是“极右翼如何演变成自由党”,她认为过去的三十年新自由主义政策成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西方的民主”。右翼之风不断地渲染民粹主义、地方保护主义、天主教价值观,新自由主义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对西方自由的误导。布朗教授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第一位政治科学研究教授。

另一位来自德国(University of Jena)哈特穆特.罗萨教授,他的主讲题目:“主体成长的建构:稳定互动与主体概念的共鸣”。他以马克斯.韦伯理论关于“主体建构和文化建构”的理论陈述了欧洲面对的各种危机和挑战,诸如:社会分裂、未来的不确定、极端复杂性等问题需要三个维度的共鸣(共识):各种事务间的,人世(社会)间的,生活世界总体性(纵横交错)间的。罗萨教授长期从事马克斯.韦伯研究。

大会期间还安排了若干场“平行主题报告”,欧美国家许多老、中、青学者纷纷登台演讲,演讲题目五花八门,既有微观层面的社会学认知,也有宏观的理论分析;既有大到世界与人类生存的问题,也有食品、服饰、医疗等吃喝拉撒睡等问题;当然,也有研究方法、概念、路径上的新探索。在讨论阶段中(在希腊常常被称为“论辨”)提问者、质疑者、求证者、举证者和求学者发言十分活跃,有些问题也十分有趣,当然,也有分量和质量。

37个研究工作场的小组发言和讨论也是精彩纷呈、视角如同多棱镜万花筒般地炫目,论题更是仁者与智者相叠加。比如,台湾国立医药大学社会科学院的张博士关注了台湾军队内的同性恋问题,并从心理健康和药物治疗等角度阐述了对这一问题的看法。多位欧洲学者谈到了在业者工作压力所带来的各种社会、家庭、个人健康等问题。

但我也注意到,更多的选题是欧洲难民现象,以及由此给欧洲带来的社会分裂、社会福利分配等问题。有关难民的教育、文化认同、职业培训、心理问题、社会干预、国家政策调整等等问题都被重点关注。

开幕式是在雅典音乐厅举行,能容纳三千余人的坐席几乎被坐满。人们认真聆听大会致辞和主题报告。这两个项目结束后,由雅典管弦乐队演奏了许多经典曲目。虽然演奏不够一流,但是其音乐的感染力还是征得了大家的热烈掌声。之后,开始了招待会,西方人的Pubculture开始了。每个人端着酒杯不断地与熟悉的和不熟悉的人聊着大天,太热闹了、太嘈杂了。这种社交方式不适合我,多年来我都不参与这个环节。

《大会手册》显示,闭幕式在雅典人类博物馆举行。我因身体原因没能到会,错过了两个专题报告的演讲详细内容。闭幕式由晚八点至午夜12点,会有一个“大Party”送别所有参会者。足见希腊人的热诚与待客之道。

据我在多个会议上了解到,这些学术会议的代表绝大多数人是自费。当然,多数人与他们所从事的教学或科研有关系,对于拓展自己的学术视野亦有好处;但也有人是对学术的热爱,每次会议都可以看到学术“粉丝”们到场,他们尤其认真地聆听与讨论;也有一些人与度假联系在一起,可能是通过“学术度假”达到“厚积薄发”、“以逸待劳”。总之,这是欧洲人的学术传统。

对我而言,此次会议,虽然只选择了几场报告和讨论,但是通过122页的《大会手册》可以了解很多学术思想和学术动态。

几天来我还在思索一些问题,诸如:开会的目的是什么?如何开好一个会议?如何选好一个会议的主题?怎样组织一个学术集体?怎样组织一个会议?如何让大家有一个富有成果的交流?什么是学术忠诚?什么是学术敬意?这些问题一直在脑中盘旋。

 

((2017年9月1-3日写于雅典“学生与旅友客栈”;

完稿于2017年9月3日雅典市中心宪法广场的咖啡馆内)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