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送女儿去剑桥

董祎1

 

和女儿拥抱道别没过24小时我已经在想她了!

我们是星期三晚坐飞机离开多伦多的,约7个小时后于当地时间周四早上10点左右抵达伦敦的GATWICK机场,然后坐火车去剑桥。中途在伦敦的KINGS CROSS 站转车,我们在繁忙的车站广场待了半个多小时,晓慧去广场食品摊位买了地中海风味的健康卷饼,我们俩就你一口我一口,看着一辆辆马路上驶过的伦敦红色双层巴士及熙熙攘攘在我们身边匆匆走过的各种肤色的行人游客,很快吃完了我们父女俩唯一在外共进的一顿午餐。

从伦敦市中心往北去剑桥坐火车约需1小时,沿途风景无比,随时从车窗望出去都能看到一幅美美的英国乡村图景。晓慧在飞机上一夜未睡,累了,在车上打了个吨, 我欣赏着窗外美景,时时转头注视一下似乎在梦中的女儿,我醉了!

下午两点左右抵达剑桥,我们叫了出租直奔晓慧就读的塞尔温学院(SELWYN COLLEGE)。报到的程序非常简单,很快拿到宿舍钥匙。

安顿好之后我们便穿越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去剑桥市中心购物。置身于有800多年历史,以前只在照片或电影中看到过的剑桥校园,我陶醉了;看着晓慧略带惊喜和享受的脸色,我知道她也陶醉了,对她来说这是梦想成真!女儿,祝贺你,爸爸为你能走进剑桥感到骄傲!女儿,祝福你,从今天起你可以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去追求你的理想,尽情享受你的人生了!

剑桥的校园美,剑桥的市区也别有风味,充满欧洲古老小镇的风格情调。时时有骑着自行车的学生在你身边驶过,城区的大街小巷中游客很多,很明显有许多是来自中国的。我们去市场买了被子,电水壶等生活用品,晓慧还替姐姐,妈妈和我挑了印有剑桥大学字样的纪念品。走得有点累了,我们决定吃完晚饭再回学院,女儿说来英国一定要品尝一下有当地特色的。走进街边一家小酒馆,看到许多人在酒吧前边喝啤酒边看电视里的足球赛,我们去到一个角落里,要了鲜啤(ALE),然后静静地如愿以偿地享受了一顿地道的英国炸鱼块薯片和英式馅饼。

带了睡袋我在晓慧宿舍的地上过了一夜,周五早上7点多醒来时女儿已经起身多时,她说5 点左右醒了之后就没有再睡,让她高兴的是她搞定了手提电脑及手机和学校WIFI的链接,这样我们以后可以随时通过微信联系了。

要回加拿大了,我要赶10点的火车,女儿提议我们先去校园走走然后去学院的餐厅进早餐。不同昨天刚到伦敦时的阴天,晨曦下的剑桥晴空万里,空气是那么的清新让我忍不住猛吸了几口,仿佛这样就可以把剑桥带点回去。

晓慧所在的塞尔温(SELWYN)学院建成于1882年,学院的主建筑由都铎王朝哥特式风格独特的红砖维多利亚旧式庭院组成,包括教职员工楼,主门楼塔,教堂及宴会厅等。我们漫步在学院中心的草坪上,穿越鲜花盛放的花园小道,剑桥的校园真美!

我们在学院的主餐室进了早餐,餐厅很大,有四张大长餐桌,主桌横放于主席台上,另三长桌穿越餐厅,用餐者对面而坐,墙上四周挂满了历任学院校长的肖像。还没有开学,用餐者不多,有几位穿着正式估计是教授的正在边吃边谈。看着对面的晓慧,我脑海里影印出一个哈利波特电影中魔法学院学生进餐时的景象,晓慧就在他们中间。

9点半了,该走了。可能是遗传,我们平时都不善于用言语表达感情,以往在机场送别时多半是挥挥手一声拜拜完事。 但这一次我拥抱了女儿,在她耳边轻声说:“杰茜,照顾好自己。不要担心家里。好吗?” 晓慧轻轻应了一句 “好的”。可以听得出,有点哽咽。我没敢看她,带上门走出了房间。出了宿舍楼,我突然感到鼻子一阵酸:晓慧会想家吗?她会觉得孤独吗?她会感到难受吗?这毕竟是她第一次真正离家自己生活了。

第一次,第一次离开父母去学校,我一下回忆起我的第一次:那年我才14岁,家住上海市中心的黄浦区,因为父母被发配去市郊崇明岛的农场工作,我被安排去有住宿的中学就读。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晚上,我要去位于漕河泾的上海师院附中报到了。全家早早地吃完了晚饭,母亲在楼下门口的水龙头边洗碗,我拿了我的行李铺盖,洗脸盆及一个旅行袋(里面有母亲为我炒的糯米粉,让我晚上饿时用开水冲着吃)从母亲的身边走过,回头说了声:“妈,我走了” 母亲抬起头,转身:“哦,走了啊,当心点!” 我没敢回头,加快脚步冲出弄堂沿着福建中路向南京路上的车站走去。一踏上20路电车,车还没有启动,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知道下个周末回来时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的晓慧,明天早上当她醒来时,意识到就她自己一个人时,她会感到难受吗?如果她在房间里看到蠕动爬行的虫子什么的吓得尖叫却喊不到爸爸时她会哭吗?哦,我想或许会的,她会难受的,她会害怕的,因为她就是个女孩子啊,而且第一次离家独立生活;哦,也许不会,我知道我的晓慧内心很强大,而且过去三年暑期中每年她都去外面生活过几个礼拜,况且去剑桥深造是她梦寐以求的,她应该会很享受的。可是如果她想家了,想朋友了,想吃中餐了,生病了,她会感到无助吗?她会觉得孤独吗???一路上胡思乱想,巴士,火车,飞机,13个多小时后回到了多伦多的家。

很想和晓慧视频一下,但大女儿说她们先前已经通过话,晓慧累了已经睡了。是啊,去时在飞机上过夜,昨天晚上也只睡了几个小时,她一定非常地困,不能打扰她,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只能用微信给她报个平安:“爸爸到家了,想你,妈妈和阿曼达也想你!”。

翌日一早醒来第一件事就查微信,杰茜在伦敦时间早上5点多回的:“我也想家!”。我的心一下子收紧了,仿佛听到眼泪汪汪孤独地坐在床上的杰茜正在叫着“Daddy, Daddy” 我的心崩溃了!步出我的卧室,习惯地扭头望左边杰茜的房间,平时总是坐在电脑前的杰茜不见了;下楼进厨房,习惯地去厨柜拿咖啡杯,但马上意识到杯子还在洗碗机里,每天负责把洗涤完的餐具取出的杰茜不在了,我的杰茜走了,真的离开了家。。。

杰茜,爸爸已经想你了,真的好想你!从今以后,给你发微信,读你的微信,关注你的脸书将是爸爸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

1.董祎先生系侨居加拿大华人。文中“晓慧”是他的女儿。我与晓慧结识于2018年9月20-23日在位于斯洛文尼亚的西部小城新戈里察(Nova Gorica)召开的主题为“我们正处在凝聚与分裂之间的社会变革中”的国际会议上。晓慧在会上有一个演讲,她用布鲁诺•拉图尔的行动者网络理论,通过对柏林难民游考察,探索了时空对难民的融合问题。说来,很专业,很深奥。看得出年轻学子对社会学理论在实践中运用的技巧和社会学学者洞察社会的能力。她发言结束后我送给她四个英文词:confident, natural, fluent and easiness(自信、自然、流畅、从容)。晓慧与我曾经遇见的中国留学生不同的是,三天的会议没有缺席一时,她对会议投入的神情,与人交流的自信,简朴得体的衣着,这些都让我刮目相看。她是会场上唯一一个有亚裔面孔的女孩。在攀谈中得知她出生在加拿大,父母均在九十年初移民加拿大。她现在英国剑桥大学读书。看得出来她受到了极好的教育,包括家庭教育,以及严格的学术训练,为之塑造出不同的人格魅力和行为举止。

有趣的是,会后不久,收到了晓慧爸爸董袆先生发来的邮件,告诉我:是晓慧与他谈到在会上遇到了我,并有愉快的交流。还告诉我,他还浏览了我的网站,阅读了其中的文章,倍感兴趣。这样,我和董袆先生有了交往。前几天,董袆先生又发来邮件,告知晓慧大学毕业,目前收到了来自美国耶鲁大学和西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大概是硕博连读。

我就知道,我不会走眼,且确信这是一个极其优秀的孩子,并将在未来学术之路上有作为!我首先想到了她一定有一个极好的家教。董袆先生几次邮件中写道:她是父母的骄傲, 感谢加拿大优良的教育体制, 女儿不用上名/私校, 也不用上补习班, 通过自己的努力, 成了一个学霸, 杰西(晓慧英文名字)高中平均100分毕业, 是多伦多地区状元之一; 在斯洛文尼亚学术会议上的发言, 是她为在剑桥本科最后一年所写论文准备而作的提纲, 为此利用暑期她独自一人在柏林作了为期一个月的调研. 为了节约,会议期间她选择入住了青年旅舍。我还知道,董袆先生有两个女儿,而且同样优秀。

我特别想知道,董袆先生是如何培育了如此优秀的一双女儿。“孩子不用我们管, 我们什么都没做,我们没有送孩子去精英学校, 没有请家教或上补习班; 孩子们之所以成功,她们是在做自己选择的, 而且享受自己想做的事。我们也提供了一个能让女儿们开开心心成长的家庭小环境: 给孩子们爱, 陪伴,理解, 鼓励, 支持她们...... ”并在邮件中附上了这篇“送女儿去剑桥”的文章。我是在潸然流下的泪水中阅读的。文章语言平实、自然简洁、不娇柔、不造作,感人至深。从文中的许多细节中感受到了家庭背景的力量——自然、简约、简单、不矫饰、目光向远方——这些是当代中国孩子最缺乏的成长酵素。所以,征得董袆先生的同意,发在休闲网站上。希望有幸看到此文的读者,从中也总结出你们的心得。(马惠娣注)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