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致各位亲爱的同事——兼及“自产食蔬”问卷调查技术方法之我见

 

马惠娣

2019年4月11日

 

各位亲爱的同事们:

今天是4月11日,关于“‘自产食蔬’下一步工作计划(征求意见稿)”还有两个单位没有反馈意见和建议,不过我们的截止时间是今晚23点。我等待!

刘耳教授写来了建议书(见附件),以及“各省配比”见附件,做了细致的工作和深入的思考。

对于“配比方法”,我与刘耳教授有多次讨论,对他的认真表示敬佩,当然,我也学习了很多。从我个人的角度,我当然希望此次调查——数据精确、覆盖面广、代表性强、方法科学、路径正确,等等。

但,我作为这个课题的总负责,我必须清楚,或者说谋略好如何在没有资金资助的情况下,靠六所非社会学专业师生的热爱与热情,及各校领导的支持,而如何把这个课题做得相对好,并尽可能按时完成。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繁忙的工作和科研或教学任务。

如果一定以“配比方法”要求大家去做,会有相当大的难处。即便刘耳教授把“配比”方案做出来了,后面还有很具体的要求,比如要对被访者的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地域、经济状况等等进行“配比”,这个工作量相当的大。但在切实做的过程中能“完全保证”准确无误吗?

中国有十四亿人口,而捷克、波兰、匈牙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五个国家全部人口加起来也不足两亿人口。这意味着“配比”的难度,以及工作量之大。我何尝不希望得到的精准的数据!国外学者研究“自产食蔬”已有十几年的历史,而我们则刚刚起步。“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让他/她跨越两个阶梯,一定会把他/她摔得伤筋动骨,也许“欲速不达”。这个例子也许不恰当,或者我太理性,(我真的不保守)。

我是学辩证法的,明白,任何事情都具有相对性,任何研究都是逐渐接近“真理”,“一步到位”的结果,要么是奇迹,要么是圣人。

不依赖“配比”就一定“失真”或不值得一做吗?我不这样认为。问卷调查有多个途径,既有技术层面的,也有人文情怀层面的;既有数据为依据,也有观察(直接观察、间接观察)、实验、访谈、深度访谈、个案追踪、问询笔录的大力配合;既有理论预设,也有文献查阅与整理;既有定量分析,也有定性分析;既有长年对这一研究对象的观察积累,也有对这一研究领域价值的认可与热爱。

说来,社会学对跨学科的研究能力要求十分强!我不希望某一个技术环节的纠结让我们的合作与探索而步履艰难。社会学研究方法的成熟是经历了几代学术大师的艰难探索,花了200余年,大家在逐步地丰富它。

对了,我要告诉大家:昨天,早晨7:50出发(乘地铁),晚上10点30分回到家(是桂苓开车送我回家),整整一天我在北京五环与六环的交界处(昌平百善镇),做了七个人的访谈,其中三位是农民市场的“小贩”,两位来自河北,其中一位是邯郸农村,另一个是白洋淀;还有一位来自湖北襄阳农村。另外四位访谈者是“碧肯山田园风光小区”的住户。(我会陆续把原始记录整出来,并与大家分享。)

这一天我有特殊的收获,大大地丰富了我的“自产食蔬”理论预设,也更坚定了研究方法的多元性是切实可行的信念。我个人的主观体验是:走出去,视界非凡;干起来,大脑灵动;倾下身,思想丰盈;多接近,相知相交。写到此,想起我的老师于光远教我做学问的方法:既要有学术情怀,也要有人文情怀。在此缅怀已作古五年的于光远老师。

 

附“刘耳教授的建议信”,也一并请大家发表意见。谢谢。

马老师,昨晚给您解释那么多好像您还是没明白过来。我对我的学生分配配额是supervisor对interviewer作分配,但首先得是PI对supervisor分了配额supervisor才能对interviewer作分配。所以要我对我的学生作出分配的话,您得把PI配额的权限给我,我再查找山东和辽宁(我找到的学生3个是山东的,1个是辽宁的)相关统计资料后,以PI的身份把这两个省总的配额方案做出来,才好进一步以supervisor的身份对学生interviewer分配配额。但如果您把PI这个层次上配额的权限给我的话,就得按我的方案让我来协调调查的几个关键环节,包括要求参与的6所学校提供关于其学生构成的一些资料。这里面几个环节都需要我跟几所学校的协调,并不是我做出一个示范的配额方案来别的学校就能模仿着做了,因为不是能明确地说哪所学校负责哪几个省。例如我找的学生太少,山东的我也才有3个学生,那就需要别的学校有山东学生interviewer也承担山东的调查,而且具体承担多少,城乡比例如何分配,都由我在了解各校学生interviewer的构成后统一安排。有的时候还可能需要所学校有针对性地招某些省份的学生interviewer,而不是完全由学生自己报就可以。

您如果愿意给我那么大的权限,咱们可以电话上再沟通一下,我把我的方案详细一点给您解释。如果只是让我作一个supervisor对interviewer配额的方案的话,我最多是能按一种假想的情况来做,而且做出来各校还是不会完全明白怎么做;即使明白了,由于不是简单的一所学校负责哪几个省,在没有PI这个层面的协调的情况下还是做不成实际的配额方案。

 

中国各省(含直辖市,自治区,港澳台)调查人数配额

 

省市区

人口

配额

1

广东

10430.03万人

77

2

山东

9579.31万人

70

3

河南

9402.36万人

69

4

四川

8041.82万人

59

5

江苏

7865.99万人

58

6

河北

7185.42万人

53

7

湖南

6568.37万人

48

8

安徽

5950.1万人

44

9

湖北

5723.77万人

42

10

浙江

5442万人

40

11

广西

4602.66万人

34

12

云南

4596.6万人

34

13

江西

4456.74万人

33

14

辽宁

4374.63万人

32

15

黑龙江

3831.22万人

28

16

陕西

3732.74万人

27

17

山西

3571.21万人

26

18

福建

3552万人

26

19

贵州

3476.65万人

26

20

重庆

2884万人

21

21

吉林

2746.22万人

20

22

甘肃

2557.53万人

19

23

内蒙古

2470.63万人

18

24

台湾

2316.2万人

17

25

上海

2301.391万人

17

26

新疆

2181.33万人

16

27

北京

1961.2万人

14

28

天津

1293.82万人

9

29

海南

867.15万人

6

30

香港

709.76万人

5

31

宁夏

630.14万人

5

32

青海

562.67万人

4

33

西藏

300.21万人

2

34

澳门

55.23万人

1

 

全国

136221.101万人

1000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