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冠状病毒的训诫书

马惠娣

2020225日)

 

2020年初始,揪心、忧心,一场人与“新冠状病毒”(COVID-19)的殊死较量正在进行。与任何其他战场不同,人类的这个“对手”竟然需要依靠1000倍的电子显微镜才能看到它的“尊荣”,那是带着“王冠”的、“以胜利者姿态”出现的物种。开始这场“较量”确切的时间、地点、路径至今我们人类还没有搞清楚。这个看不见的“对手”已经把人类打得惊恐万状,付出的生命代价和各种损失无法计算。如何评判这场“战役”?从中长点什么记性?

“新冠状病毒”送来了一张“训诫书”

人类啊,人类!一百四十年前,人类的思想家就曾告诫你们说:“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大自然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我们每走一步都要记住:我们统治自然界,决不像征服统治异族人那样,决不像站在自然界之外的人似的,相反地,我们连同我们的肉、血和头脑都是属于自然界和存在于自然界之中的……自身和自然界是一致的,而那种关于精神和物质、人和自然、灵魂和肉体间的对立的荒谬的、反自然的观点,也愈来愈成为不可能的东西了”。

而你们人类全当成了“耳旁风”。非但没有汲取这些思想,而是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你们变本加厉地统御我们——破坏自然、掠夺资源、开山毁林、拦河筑坝,一副地球霸主的丑恶嘴脸。

不是我们可恶,而是你们心存邪恶——试图把一个完整的地球搞得七零八落。万物本该相携共生,而你们妄想“占山为王”、“一家独大”,整个地球处处都是你们占领与冒犯的足迹。

当下正在发生的疫情,的确是我们残害了你们,你们正与我们进行殊死较量,试图“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

人类喜欢战争。真的,我们并不喜欢。我们知道我们是多么的渺小。当然,也不会不堪一击,只要有冒犯者,我们会变得强大。

被你们称为的COVID-19的疫情,本来可以在我们刚刚出现的时候就被遏制,人类有这个能力和本领。谁知道幸福生活让你们昏了头,以傲视宇宙的胆量和魄力,来欺辱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微小的存在物。

我们与你们虽然同是“自然界中的成员”,但是,我们各自存在的系统是完全不同的——相貌、体积、智力、生存方式完全都不一样。我们太微小了,微小到你们需要用1000倍的电子显微镜才能看到我们。

人世间有“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同样适用于自然万物之间的关系。但是,你们从来都把自己标榜成“地球主宰”。凭着你们发达的大脑,发明了科学技术,可上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还要涉足宇宙与外空。当然,你们也要把我们拿下。每年花费巨大的资金研究、偷窥我们的存在,甚至复制、变异我们的个体。不是我们说大话——只要地球存在,我们就会存在,而人类也许不久的将会遭到我们更强大的攻击,影响你们的生命系统,甚至影响你们的经济系统、社会系统、文化系统,及政治系统。究其原因,是人类自找的!

我们知道你们瞧不起我们。可是,人类啊,人类,不要忘记历史上有多少次你们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付出惨痛的代价。你们忘形于每一次的“胜利”,忘记大自然的无情报复。

你们之中颇有谦卑之情的科学家、流行病学家、防疫专家、生物学家、生态学家,及人文学者等等都花了大气力研究我们。他们也都说出了大实话——

18世纪英国作家笛福1在1722年推出的纪实小说《大疫年纪事》,详实地记录了1665年至1666年间发生在英国大规模传染病爆发,超过8万人死于这次瘟疫之中,足足相当于当时伦敦人口的五分之一。笛福先生肯定我们是地球上最早的“宿主”。并严厉地告诫你们:“当人类与微生物的距离被打破,那么生物物种的关系(如生物入侵、人畜关系的改变)”就引起病毒的变种,尤其人工变种已成为足以毁灭人类世界的潜在威胁。也就是说,你们利用我们的能力而相互攻击。

近代生态学和生态史学认为:细菌与病毒乃是地球真正的原住民,它们在人类持续的进攻中开始将结构变得更加简单、变异性更快。尽管人类制造出多种药物加以抵抗,但是,病毒以更超强的能力攻击人类。人类在疫情的隔离手段上,其惨状难以让人卒读。笛福在《大疫年纪事》中叙述道:“将穷人居家囚禁的惨状”、乱葬岗式的掩埋死者,社会失序的暴行、公权力执行者的残暴等等”。

四百年后,你们正在重演这些——从2019年年末起,美国的流感已染上2600万人,有超过一万人生命已逝去。武汉疫情让湖北五百万市民仓皇离开自己的家园。而疫情最重的湖北、武汉正呈现着笛福笔下记录的四百年前伦敦的景象。

当你们与我们决战之际,有人向你们推荐了五本书2,希望你们了解人畜共患疾病,包括埃博拉和一些像尼帕那样的没那么有名的病毒,让你们知道生态变化和人类行为可能合力引发一种比人们设计出的任何生物武器都更具破坏性的人畜共患病毒;让你们了解远程决策、糟糕的当地领导层和脆弱的卫生系统是如何导致了一场人道主义悲剧;让你们了解20世纪灾难的历史、地理、病毒学和心理学,不遗余力地描绘了一场导致死亡人数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威胁;预测了气候变化和难民迁徙会如何改变疾病形势,试图让你们有所领悟,有所收敛。

这几本书都是近十年出版,看来,人类中谦卑者从来没有忽略我们的存在,也试图为人类敲响警钟。看得出,你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早在五年前,国际自然保护基金会(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曾制作一个视频《Nature Is Speaking》,视频的传播者告诫说:进入2020年的第一个月,人类过得格外不平静。月初,澳洲山火熊熊燃烧了数月,天空是骇人的红色,数以亿计的动物丧生火海;到了月中,菲律宾的火山猛然爆发,火山灰冲上万米高空后,整个天空都笼罩着浓浓的灰尘,一切仿佛科幻片中的末日场景。自然、海洋、雨林、土地、红木、水、花朵共同发出了怒吼。听听它们是怎么说的吧——

大自然说:我并不需要人类,人类却离不开我。我已经存在了亿万年,我养育过比你们强大得多的物种。是的,你们的未来取决于我。如果我繁盛,你们也将繁盛;如果我衰败,你们也会衰败,甚至更糟。你们的行为决定你们的命运。

海洋说:说起海洋,不知你是否还记得度假天堂巴厘岛背后,那触目惊心的污染?在巴厘岛附近的一片潜水海域,昔日纯净透亮的海水中,充斥着数不清的垃圾,其中大多是塑料制品。人类活动带来的污染,已将海洋快“逼向绝境”,有好多要说的话,海洋已经憋了很久……

雨林说:据巴西国家太空研究院(INPE)数据显示,去年,被称为“地球之肺”的亚马逊雨林,发生了超过74000起火灾。这其中,绝大部分的火都是人为的。人类砍掉大树,等它失水干掉,再放火烧毁木头和剩余裸露的植被,就创造出一片可耕土地。然而他们却没有想过,破坏雨林,会导致众多物种灭绝。是热带多雨的气候塑造了雨林,也正是稠密茂盛的雨林维持了这一气候的运转。一旦循环被打破,将会灭绝的,真的只是雨林吗?

土地说:在克里斯托弗•诺兰导演的《星际穿越》中:地球黄沙遍野,小麦、玉米等基础农作物相继因枯萎病灭绝,人类每日在沙尘暴的肆虐下,倒数着所剩不多的光景……大自然是温和的,也是残忍的,但你却不能说它是邪恶的。或许你该疑惑的是,到底是什么让它变成了这样?

水说:每个人都知道,水是万物之源,我们生活的每一刻都离不开水。淡水能使人类的文明变得可能,也能让文明的延续变得不可能。它的存在,虽然看起来理所当然,却并非用之不竭。谁也不知道,未来的世界,水会不会成为我们挤破头争夺的资源。

红木说:紫檀之所以珍贵,就在于它的生长期极其缓慢,每100年才长粗3厘米,八九百年乃至上千年才能长成材。而且十檀九空,就算找到了可用的紫檀,也只有空洞和表皮之间的那点地方才可以使用......许多人都以家中拥有一套红木家具为豪,紫檀也是红木中的一种。人们以为自己消费的仅仅是红木,却不知实际破坏的...是生态系统。

花儿说:很多人都以为,花,只是可有可无的观赏品。事实上,花和空气、水、土壤一样,是维系我们生命的必需品。人类离不开花。它不仅为我们提供赏心悦目的风景,还为我们提供水果、制作美味面食的小麦,有时更能被用作药材中。但人们,总会忽略了它的存在……

人类啊,人类,你们是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最富有智慧的生物,你们依靠自己的智慧与劳动力创造了现在富足的生活。然而,面对大自然,你们人类依旧是脆弱的。从古到今,一次次爆发的大面积传染病给这个世界带来了灾难,生命的流逝、遍地的浮尸、空气中弥漫的难闻的气味,这些都给人类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这些灾难所付出的代价还不够高吗?怎能称全面胜利!

科学家刚刚通过新模型揭示多种病毒可以同时传播,其传播速度更快、传染能力更强,加剧了你们对我们认知的复杂性和艰巨性。而且,这不将是偶态,是常态。也许会接二连三。

一个“隔离时代”(the Quarantine Era)的时代即将来临——目前,中国有数以亿计的人正被自我隔离或被强制隔离。在发现有病毒感染者的“钻石游轮”上有数千人被困在自己的客舱内,还有人在拘留中心、空军基地和废弃的采矿营地接受隔离。在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导致空气质量严重恶化,人们不得不停止室外活动。没有了大自然的抚育与抚慰,你们开始变得焦躁、恐惧、孤独、躁狂。届时,生物性病毒和社会性病毒双双而至。

告诉你们,希冀灭绝我们,犹如你们的“黄粱梦”。是的,我们作为大自然的宿主比你们人类的生存史要长,并不因为我们渺小而失去我们在地球上的尊严与平等。17年前的SARS,你们早已忘光光。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们人类思想家说的真好:

古代圣人要求君王的社会治理与敬畏自然联系在一起。倡导保护山林川泽,认为“为人君而不能谨守其山林菹【jù】泽草莱,不可以立为天下王”。“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你们真是数典忘祖呀!

一百多年前的一位思想家同样说得好:

“我们在最先进的工业国家中已经降服了自然力,迫使它为人们服务:这样我们就无限地增加了生产,使得一个小孩在今天所生产的东西,比以前的一百个成年人所生产的还要多。而结果又怎样呢?日益增长的过度劳动,群众的日益贫困,每十年一次大危机……”

“当一个资本家为着直接的利润去进行生产和交换时,他首先只能注意到最近的、最直接的结果。个别的工厂主或商人在卖出他制造的商品或买进商品时,只要获得了普通的利润,他就满意了,不再去关心商品和买主以后怎么样,这些行为对自然方面的影响也同样如此。西班牙的种植场主在古巴烧掉山坡上的森林,发现木灰中有获得最高利润的咖啡树的足够用一个世纪的肥料,——以后热带的大雨会冲掉得不到任何保护的腐殖土,而只留下赤裸裸的岩石,那对他们来说又有什么相干呢?在今天的生产方式中,对自然界和社会,人们只注意到了最初最直接的结果,然而人们却感到惊讶:为达到上述结果而从事的行为的比较远的结果,却完全是另一回事,大多数情形甚至是完全相反的……

我再一次引用人类思想家说的话:

“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大自然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我们每走一步都要记住:我们统治自然界,决不像征服统治异族人那样,决不像站在自然界之外的人似的,相反地,我们连同我们的肉、血和头脑都是属于自然界和存在于自然界之中的……自身和自然界是一致的,而那种关于精神和物质、人和自然、灵魂和肉体间的对立的荒谬的、反自然的观点,也愈来愈成为不可能的东西了”。

五十年前,有人已经预料到人类黯淡的前景,通过数学模型计算出,地球的压力太大了,特别是人口增长、粮食生产、资源消耗、工业发展和环境污染等问题,警告人类“地球是一个有限的世界”,“无限的增长与有限的资源环境构成的矛盾,必然导致‘增长的极限’”。这,依然没有惊醒你们。你们越发地变本加厉。

大自然成为你们获得不尽资源的“水龙头”,和废弃物的“污水池”。政客们、金融资本家们、商业企业主们为了资本积累和扩大再生产,也为了“利益优先”、“幸福生活”把破坏大自然标榜为“合法性的理由”。当然,你们人类消费异化的行为也直接导致了生态危机,“物欲”与“物役”是你们现存的写照,既加重了生态之危机,也加重了你们精神家园之危机。处于“双重危机”的人类,你们将能走多远?

这些极富远见卓识的思想被你们利令智昏地抛弃——你们要的是急功近利、竭泽而渔。不过有时你们也佯做学习经典,不过是耍耍小聪明而已。

毋庸置疑,大自然是温和的,也是残忍的,但你却不能说它是邪恶的。我们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大自然中的一切存在物,地位平等而互尊、独立而自由、潇洒而浪漫、循规而守序、大公而无私、谦卑而慷慨、平凡而伟大。然而这些品质,不正是当下人类所稀缺的吗?

明白吗?

明白!

人啊人,你们与我们一样同是大自然的孩子,不要常摆傲视、凌驾、妄自尊大之状,更不要贪得无厌,得寸进尺。否则,将前功尽弃!记住: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将对你们进行强大的报复。明白吗?

明白!

大自然不需要人类,人类却离不开大自然!明白吗?

明白!

爱护大自然,爱护一切生物。能做到吗?

能!

2020226日完稿)

 

附录:发表于四年前的一篇文章

春天:大自然的孩子们

——我家的小院

马惠娣

2016330日修改稿)

 

我住的小区,院子不大,却疏密有致地与三十余种植物相伴。在我眼里,它们都是大自然的孩子,在阳光、雨露、熏风的爱抚下欢愉地成长。

大自然的生命节律精确得犹如时针,每当临近“春分”时节,花草树木便竞相吐蕊,让蛰伏了一个冬季的大地开始复苏。

看那小草执拗地伸展它的身体,为大地铺就一层绒嘟嘟的绿毯。稍晚时还结出鹅黄色的、淡紫色的小花,密匝匝、一簇簇。带出一串嬉笑声。

房前屋后,桃花艳、李花浓、杏花茂盛也是转瞬即来,一下子就把小院妆点得姹紫嫣红,人们竞相拿出相机拍照留影,不住地赞叹。它们不媚凡俗,幽香自怡地供人评说与欣赏。俨然的大家闺秀。

小径两旁的迎春花,体态秀丽,气质端庄,略带君子风度,“迎得春来非自足,百花千卉共芬芳。”而窗角下一片棠棣花,黄花绿枝,纤细妩媚,柔情万种。打开窗帘便是它们热情的招唤。几株丁香,相聚切切如私语。虽花朵纤小文弱,却是暗香阵阵,文静得犹如少女,驻足在它们的花枝旁,爱怜之情油然而生。

几棵石榴树,常常矜持,它那火红的花朵会姗姗来迟,却从春季持续到整个夏日,到了秋日它又奉献出满枝头的火红果实,供人品尝,尽献福瑞。

几株海棠,坐落于前、后院,它们树姿优雅,春花烂漫。虽是红花绿叶,却悦目动人。尤以花朵繁茂之时,可与朝日争辉。说道海棠,自然想起周恩来总理生前居所“西花厅”海棠树,彰其人格与美德。

玉兰树分布前后院共五株,其中两株生紫色花,“春分”未到,紫色玉兰花已经绽开,它性急地告诉人们,春天来了,莫负大好时光。三株白色花的玉兰树想必有点腼腆,总要落后一个时辰,开出白色花蕾,再渐渐绽放,再后满树芳翠。它们都有了些许年龄,花苞盛开时节,总是引出家家户户与它们流连。据说,此花承载着一个美丽的报恩故事。格外让人敬重。

居于庭院中央的老槐树,足有近百岁之龄,略显沧桑,却精神饱满、根深叶茂,令人望而生敬。盛开之际,枝叶覆盖的直径可达10余米,淡紫色的槐花密匝匝地占满枝头,未进院而香气扑鼻。人们喜欢坐在它的身旁,倾听它讲述它所经历的故事。

还值得一说的是矗立于小院门侧的一株蜡梅,它不显山不露水,含蓄而卓然于广众之间。隆冬未尽,它却在凋零的百花中绽蕾,迎风傲雪,蜡质样的小黄花却坚定而从容地释放出淡淡的香气。“哦,风啊,冬天如果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不禁想起雪莱的诗句。便是万般地向腊梅致意。

院内还有苹果树、梨树、枣树、柿子树等等。嗨,真是一言说不尽春日的繁花似锦。心里着实感念大自然。其实在我的心目中,大自然的孩子们个个独立而自由、潇洒而浪漫、循规而守序、大公而无私、谦卑而慷慨、平凡而伟大。它们是好孩子!这些品质,不正是当下人所缺的吗?

写作之余,叩师自然,常与它们会心而语。“水静犹明,而况精神!圣人之心静乎!天地之鉴也;万物之镜也。”人,亦是大自然的孩子。却常摆傲视、凌驾、妄自尊大之状。面对自然与万物,应羞愧难当!

 

1. 丹尼尔·笛福(1660~1731年),英国作家。英国启蒙时期现实主义丰富小说的奠基人,其代表作《鲁滨逊漂流记》和《大疫年纪事》(A Journal of the Plague Year)等。

2. 这五本是:《致命接触》戴维•卡门著(2012年);《向零迈进》西妮德•沃尔什、奥利弗•约翰逊著(2018年);《逼近的瘟疫》劳丽•加勒特著(1994年);《苍白骑士》劳拉•斯平尼著(2017年);《瘟疫求生指南》戴维•弗朗斯著(2016年)。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