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多建一座图书馆,就少有心灵镣铐

——写在第25个“世界读书日”来临之日

 

马惠娣

2020423日)

 

人类对读书拥有共同的心得——“一日不读书,尘生其中;两日不读书,言语乏味;三日不读书,面目可憎”。

人类在不同的社会背景下虽有不同的文化与价值观方面的差异,然而在建设图书馆这件事上,却是完全一致。人类第一个文化“轴心时代”,即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之间,大约距今三千年前,在四大文明发源地——美索不达米亚、中国、古埃及、古希腊同时出现了人类早起图书馆的雏形。

中国的商代,刻有文字的甲骨当是图书馆的萌芽。公元前3000年,巴比伦神庙中就收藏有刻在胶泥板上的各类记载。公元前500年,雅典和萨摩斯已有了服务少数识字公民的公共图书馆。

图书馆的兴衰与每个国家与民族的文明程度往往并驾齐驱。正由于这个道理,各民族与国家,对于兴建和发展图书馆放到了与经济发展同样重要的地位。

中国文化鼎盛时期,即唐宋两朝已有书院397所,当时临安府设有太学、宗学、武学“三学”学府;还有算学、书学、医学、画学等专门学校;“乡校、家塾、舍馆、书会,每里巷一二所,弦诵之声,往往相闻”(《唐会要》记载:人口数量在天宝年间达到8000万余人,900余万户)。朱熹在“观书有感”时慨叹:“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道尽了读书的真谛。

“无书作伴,生有何欢?”在这个理念下,近现代西方人对图书馆更是情有独钟。我在十多年前搜集到一组数据:

在英国,约有5000多家公共图书馆,还有8500多个仅向学生、研究人员和官员开放的资料档案馆。60%的居民经常去所在地区的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共有藏书1.28亿册,每年借出书籍约4.8亿册次。

在法国,共有市立图书馆2795家,藏书近9700万册,其中33%是儿童读物。市立图书馆注册读者为650万人,其中38%为低龄者。另外还有覆盖农村地区的90家省立图书馆。

在美国,有约9000个公共图书馆,仅在曼哈顿就有47家公共图书馆和100多家私立图书馆。美国只有约300年的历史,而大学、图书馆、博物馆、艺术馆、运动场数量之多、规模之大,乃世界之最。

在瑞典,有近1500家公共图书馆。在斯德哥尔摩、哥德堡和马尔默约有300家,还有1200家分馆和100部流动图书车,每周在预定的地点和时间向公众提供类似普通图书馆的服务。

在以色列,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有1000多所,其中学术和专门图书馆约有400所,平均4000人一个,不仅在城市,而且遍布城乡。

在德国,普通公共图书馆为11322家,科学图书馆为1268家。

在日本,有近一万八千个公民馆、两千多座公共图书馆。

欧洲的许多思想与科学巨匠都与图书馆有着密切的关系。莎士比亚说:“生活里没有书籍,就好像没有阳光;智慧里没有书籍,就好像鸟儿没有翅膀。”正因为如此,图书馆成为文明社会的标配;也是检验人的自由与全面发展的坐标。

如果说,人类需要足够多的粮食仓库,以确保人的生物生存;那么,有足够多的精神之源——图书馆,则是确保我们的心智、学智、理智得以健全成长的充分必要条件。食物一日不吃饿得慌;同理,书籍一日不读则浑浑噩噩。

我在2004年完成《走向人文关怀的休闲经济》一书时,收集到的中国图书馆的数据是大约3000所。2015年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全国有国家级图书馆1个,省级图书馆39个,市级图书馆365个,县级图书馆2734个。全国各级公共图书馆共计3139个。要知道哇,我国有14亿人口。也就是说,十多年的发展中,我们的图书馆发展得极其缓慢,与经济发展比较起来更是逊色。这让人有点焦虑。

古人的智慧远超今人,把家庭、学校、社会同样看作是一部大书。因此在家中注重家学、家教、且言传身教;在学校要师道尊严,“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怎一个“先生”了得;在社会学习中能体恤众生、担责尽义。不仅树立“工匠精神”,更要“铁肩担道义”,“存留士人风骨”。才能使社会充盈、人文泛彩,而不是充满金钱与欲望。

今人不如古人,因为,读书已染上了厚重的商业气息,充斥着实用主义与功利主义。读书变成“稻粱谋”,“精致利己主义”的踏脚石。

今人不如古人,还在于出书的庄严性遭到了亵渎,商业化吞噬了书的使命与担当。出书要花钱,花钱即能出书,虽然不是全部,但也俯拾皆是。古人出书,都是“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的作品,照亮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这些年“厚黑学”、“营商之道”、“健身法宝”、“关系学”等等类型的书籍大行其道。污浊了很多人的精神世界,误导了人对知识的追求,毒化了社会之风。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无纸化”阅读十分流行,人的阅读常常被撕裂成“碎片”,看似在阅读,却是浸泡在“明星八卦”、“心灵鸡汤”、“养生长寿”、“赚钱之道”之中。地铁、火车、飞机上大多数人手一机,眼睛贪婪在无聊中。

如今选书要有金睛火眼,一不留神就被书贩子坑了(包括电子阅读)。

如今读书要博览群书,多读经典。数理化要读,人文社会学也要读。养成读书的习惯很重要。中国现代教育家蔡元培总结读书心得:“宏、约、深、美”。 古人读书心得是“文以载道”、“知行合一”。

 “孰能浊以止?静之徐清”,读书是也!

“世界读书日”的全称是:“世界图书与版权日”(World Book and Copyright Day),于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423日为“世界读书日”。因为这个日子是塞万提斯和莎士比亚逝世的日子,以示后人对他们的敬意与缅怀。

设立“世界读书日”目的是希望世界各地的人,无论你是年老还是年轻,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裕,无论你是患病还是健康,都能享受阅读的乐趣,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文学、文化、科学、思想大师们,并都能保护他们的知识产权。让读书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见“百度百科”)

对一个国家和民族来讲,让社会充满读书氛围,让休闲生活吹拂读书之风,让公共服务更青睐图书馆建设,那么,一个处处洋溢着清芬正气、凛然浩气、蓬勃朝气的社会将不期而至。

北京大学钱理群教授说:“大学应该培养人文素养高的人,道德品质好的人。不然读了再多的书,走了再多的路,就像在电视上鼓吹的“大师”,极尽表演,但依旧还是文盲!”是呀,思想、身体与行为还被囿于“精神镣铐中”。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