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休闲哲学、美好生活、价值基础

2020-中国休闲与社会进步学术年会

社会与学术背景

 

我们正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

那么,什么样的生活是美好生活?休闲在美好生活中居于什么样的位置?美好生活需要什么样的休闲哲学来实现价值引导的问题正呈现出来,并迫切需要得到解答。

2020年伊始,在全球肆虐的新冠病毒大流行疫情再一次凸显了休闲与美好生活之间的内在关联:人们宅家“被迫休闲”是如何展开自己的休闲生活?人们如何运用闲暇时间打开美好生活的实现路径?以及平衡好休闲与劳作的关系、休闲与耕植精神家园的关系、休闲与生活美学的关系(理论的和实践的)都亟待我们去思考。

疫情是一个多棱镜,折射出了国民缺少休闲生活素养而呈现的各种窘境;透射出人们对待休闲生活价值的真实态度;也反射出人们为实现美好生活亟待休闲教育为基础的价值引导。

在170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首次提出生活方式的科学概念,认为“生活是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把“人的解放”与“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人”作为终生目标加以追求。为美好生活的本质特征做了精辟的论述。

今年正值恩格斯诞辰200周年,九十五年前《自然辩证法》出版,这是恩格斯代表作之一,是马克思主义学说的重要组成部分,为揭示自然界的整体性,确立唯物辩证法的科学观、自然观和方法论做出了不朽的贡献。对我们在疫情大流行背景下思考美好生活、休闲哲学、价值基础,仍是有力的思想方法和精神原则。

恩格斯曾于1843年-1845年间,在曼彻斯特对工人阶级生活状况展开调查,并于1845年出版《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以详实的一手资料和数据揭露了资本主义工业发展造成的污染后果……并由此损害了工人的健康,使生活进一步恶化的实况。

恩格斯看到了生产力发展的因果现象:“我们在最先进的工业国家中已经降服了自然力,迫使它为人们服务:这样我们就无限地增加了生产,使得一个小孩在今天所生产的东西,比以前的一百个成年人所生产的还要多。而结果又怎样呢?日益增长的过度劳动,群众的日益贫困,每十年一次大危机……”这样的因果,给自然带来的挑战十分严重:“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耕地,毁灭了森林,但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而成为不毛之地……”这些现象,直接关系到人的生活方式,也包括“现实的人”。恩格斯意识到,大规模现代工业和社会转型所带来的工人阶级生活状况被改变这一现实,揭示了生活方式在一定历史时期的社会关系和社会过程中的极其重要性,看到了生产方式的变革,特别是机器生产给生活方式提出的新课题。

冠状病毒大流行再次为人类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消费方式、行为方式,以及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敲响了警钟,同时对美好生活的价值基础提出各种挑战。

有数据显示:过去的50年,人类对地球的改变,比之前的20万年还要多,令这个美丽的蓝色星球千疮百孔——大河断流,资源枯竭;冰川冰冠快速减少,气温上升,气候反常;森林消失,物种灭绝......

人类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食物需要,全球一半的谷物用于饲养提供肉类的牲口,生产1公斤牛肉就需要消耗1万3千升的水。

为了生产纸浆而砍伐原始森林大量种植桉树,生物多样性被人为破坏,快速生长的桉树,抽干了地下的水分,快速消耗地球的资源。

20%的世界人口消耗了80%的地球资源。

全球军费开支多于援助发展中国家经费的12倍。

每天有5千人死于受污染的食物和饮用水,10亿人没有干净的饮用水,10亿人在饱受饥饿,全球超过50%销售的谷物用于喂食牲口与生化燃料上。

全球40%耕地质量下降。

每年有1300万公顷的林地被毁灭

1/4的哺乳动物、1/8的鸟类、1/3的两栖动物濒临绝种,生物品种的死亡率快于自然速度1000倍。

75%的渔产品已消亡或面临消亡。

过去15年的平均温度是有纪录以来的最高。

冰冠的厚度40年来减少了40%。

到2050年,可能导致多达2亿的气候难民。

人类正在经受“全球变暖”带来的各种灾难,并以铁一般的事实谴责人类欲望对地球的破坏行为,以及贪得无厌的消费模式正在葬送人类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

2020新冠疫情也发出预警,并试图改变人类已有的生存方式、生产方式、生活方式。毫无疑问,疫情将成为常态伴随人类,我们不得不以更多的时间“被迫赋闲”,去面对“孤独”、“苦闷”、“寂寥”。最好的解药是让人性丰满与高大起来,提升人类自身的思想、品德与行为,遏制对自然的残暴、对自我的短视,增强“内生力”,如此才是“自救”与“他救”最好的办法。

我们寄希望于科技的发明创造,什么“万物互联”、“智慧城市”、“云计算”、“智能机器”之类真的能救赎人类吗?科技是把“双刃剑”,既可载舟,亦可覆舟。千万不要忘记“聪明反被聪明误”、“抱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古训。

作为学者,影响决策者的能力微不足道,但不意味着不对自我与人性进行反思与救赎。比如:什么原因导致人类凌驾于自然之上?为什么“强大的人类”在病毒面前竟不堪一击?没有休闲还能有精神家园的寄托场所吗?日新月异的知识为啥产生越来越多的非人性与非理性?除了技术人类还需要什么?等等。

本集选有二十余篇论文与文章,从跨学科、多学科、多视角、多层面探索“美好生活”的主、客体的内涵与外延以及相互关系;反思由人类架构的体系在主宰自然界时带来的生存、生命、生产、生活的各种危机;强调休闲的理性与理性地休闲的极其重要性,特别是在日常生活中,诸如:勤俭节约、杜绝浪费、爱惜粮食、垃圾分类、绿色出行、光盘行动、自产食蔬、健康卫生、减少碳排放等行为对美化环境、美化心灵潜移默化的作用;再次强调了人的精神属性、理性思维、友善原则。

在未来,疫情相伴将成为常态,构建美好生活更需要“仰望星空”与“心怀道德律”,这是休闲哲学的内在机理与价值基础。

2020年,也是中国休闲学奠基者于光远先生诞辰105周年。25年前他以敏锐的学术洞察力提出休闲研究的问题,指出:休闲作为一个新的社会文化经济现象应引起全社会的高度重视。在他看来,休闲既是社会问题、时代问题,又是个体问题、生命问题。因此休闲研究,需要与哲学、社会学、历史学、文化学、人类学、经济学、生物学以及其他学科的对话。于光远对休闲现象的思考与研究突出了跨学科的特色。二十多年来,中国休闲研究始终秉承“关注国计民生中的休闲,关注休闲中的文化取向”的宗旨;践行:“为学术问路,为民生祈福,为社会担道义,为大众启心智”学术使命。一如既往地为国计民生探索休闲研究的学术思想、理论方法与社会实践之路径。

在这个时刻,我们满怀崇敬的心情纪念和怀念伟大的学术导师们,从他们身上学习并继承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的自然观、科学观和方法论,以反省的、批判的、思辨的、人文的和实践的休闲哲学探索美好的生活,以及所拥有的价值基础。

作为大会原则,我们鼓励论文首创、主题鲜明、论证可靠、数据准确、结构合理、行文规范,尊重他人学术成果,严禁剽窃和变相剽窃。

 

 

马惠娣

2020年10月8日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