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从青从争 诗词相伴

——读苏青诗文集《岁月如歌话人生》有感

马惠娣

 

苏青的诗文集《岁月如歌话人生》年初出版,有文、有诗、有词,知音、知意、知韵。“文如其人”也!书的副标题“诗词相伴,从青从争”,似更能体现我了解的苏青的人品、知品、德品。

多年前,我就看到过苏青写的诗,尤其是所填的词,很是喜欢。惊异于一个学习火工烟火技术专业的“理工男”能写出那么多令人赏心悦目的好诗、好词。

近些年常常在“微信朋友圈”看到苏青的诗文频频闪耀,既有对“大事件”的咏叹,也有对身旁“小事”细致入微的畅怀;既有对亲情、友情、爱情抒发的咏哦,也有对自然万象的热情赞颂。这些诗品常常小中见大、柔中欲刚、琢而成器、灵性飞扬,总能打动人的心弦。

先采撷其中几首,一同欣赏之:

苏青参加国庆七十周年晚会观礼,遂即填词《临江仙·亲历国庆联欢晚会》:“阅兵观礼心难静,华灯又漾激情。光流彩溢盛眼屏。焰花红劲舞,欢唱涌潮频。//七十载艰辛历尽,而今步履稳轻。好风凭借上瑶琼。新程从始越,华夏正复兴。”

考察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项目“中国高精度位置网及其在交通领域的重大应用”时,他即兴赋诗一首:“北斗织网罩天庭,目标锁定无遁形。车辆监管促业进,交通疏导畅路行。岛礁夺建卫疆域,海事搜救解危情。核心技术自研发,创新发展国安宁。

在单位吃自助餐,总能见到有人随意取食,饭后把许多剩余的食物毫无吝惜地浪费掉。有感于斯,苏青借题发挥,赋诗一首《北京伏天有感》:“酷暑已周旬,蒸笼罩燕京。空气热传导,华北火充盈。树密荫影烫,云浊烈日熏。蝉鸣心郁躁,风滞汗涌淋。静卧榻如炕,行走炉加薪。执笔湿纸透,谈话喘难平。农夫耕作苦,双抢谷如金。应知盘中餐,浪费如剔心。”

在异国他乡参加国际会议,正值中秋明月,不免思乡念故,他遂赋诗一首,以寄情怀:“冰轮皎洁耀寰球,异域游子悲中秋。冷蟾幽泻滋牵挂,温殷倾溢别离愁。食丰味疏思团饼,花繁香陌念忘忧。借得浮云伴月去,梦里婵娟同聚首。

属下赴河北省平山县北冶乡参加扶贫支教,他以藏头诗《张乐支教使命光荣》相送,为其壮行。“张郎受令奔平山,乐效先辈战太行。支农富民行路漫,教书垂范育人长。使者任重勇实践,命官位卑敢担当。光阴不负杵针志,荣耀但留北冶乡。”

2018年春节期间,作为中国科技馆党委书记,苏青为单位贺新春佳节团拜会撰联一副:“上联:科苑广种梧桐树看金鸡展翅追凤凰丁酉功德圆满呈祥瑞;下联:国馆勤开讲学堂祝黄犬放蹄效天马戊戌愿景美好启新程。横批:鸡犬相吻 喜庆迎春”

仅这几首诗词,就可见苏青才思敏捷、情意动人,可谓信手拈来、出口成诗、字句质朴,且风格浪漫,真是“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

《科普时报》原总编辑尹传红先生在《岁月如歌话人生》的“推荐书”中写道:“一个科学文化人洞察自然万象的多维思考。独具慧眼,抽丝剥茧,有声有色。一位求索问道者静观世间百态的生动写照。别出心裁,言情道意,有滋有味。”

“诗词相伴、从青从争”作为副标题,可谓意境深远、志趣超群。它是“岁月如歌话人生”的点睛之笔,是苏青对人生的概括,也是对未来的期许。

“从青从争”是苏青品质的写照。从字面解,“青”让人眼前顿现:绿竹茂盛,青青如兰,丹青神笔,青年俊才;“争”使人想到:争奇斗艳、争先恐后、百舸争流。“争”也通假“谏”与“诤”,表明正直与正义。但是,对于“从青从争”作如是解,大概并不是苏青的本意。“青”与“争”是“静”字的分解,实际的涵义乃“静”也。这是苏青性情中的妙知与心曲,读其书中《后记》,自得真解。

“静”在中国文化传统中,历来被人所赏识,也常常是成就大事和大师的重要品质。静中蕴含深刻的辩证法:静以修身、宁静致远、静极思动、静雨淡音、静能生慧。真乃是“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为此博观约取、厚积薄发。人们通常认为,诗人多有狂狷之质,这却与苏青不搭边。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苏青不仅敬业有加、善作内功,而且性情儒雅、为人内敛谦和。这是持“静”中的智慧与力量。

“诗词相伴”,既是苏青的学品与才气,也是苏青骨子里的文化传承与家传基因所使然。苏青的父母均是我国老一辈从事地质勘探的科技工作者。父亲不仅因专业精湛而获“省劳动模范”称号,而且也常叙诗情琢生活,为一对儿子取名“苏丹”、“苏青”,合意“丹青”:“竹帛所载,丹青所画”,“良史载功勋”。1978年和1979两年内,苏青兄妹三人都考上大学,成为当时当地的一大新闻。苏青与兄长、小妹从小就浸润的这样家庭教育与教养环境,为其心性、品性、雅性积淀了深厚的基础。他的大家庭每当聚会,家庭成员吟诗诵文是必须的仪式。“理工男”的苏青能诗文、观全集、体甚简、情婉约、成一格,也就自在情理之中了。

苏青本科与硕士均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火工烟火技术专业,后在西北工业大学机电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获博士学位。调至中国科协近20年,他曾担任多个部门的主要领导。我认识他时,正值他任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暨科学普及出版社社长、党委书记。200910月,我有国际休闲会议邀他出席,他忙中抽暇莅临会议。也是在那一年,我的课题“休闲与哲学、科学、艺术和创造的相互关系”结项,他与我共同组织并主持了这个会议。看得出来,他对休闲价值的理解超乎一般人,正是诗文的底蕴。

《岁月如歌话人生》中的87篇文章,均选自他在《科普时报》主持的“青诗白话”栏目中发表的文章。全书由四部分组成:“大风-乾坤”“宇宙-气象”“友情-年华”“岁月-清泉”,所有文章的题目可以构成一组有机的长诗。苏青的学力,以及他的文理兼通、百业求精,让他的诗品与诗性形成了特有的风格,如该书“序言”作者评价之:“科学文化相融合,诗词白话济苍生”。苏青在广泛的题材写作中,不矫饰、不做作、不虚伪、不空洞、不教条。

苏青不是一个职业诗人,整个职业生涯贯穿于编辑、教师、管理、科技、科普、党务工作,且多处担任要职。写诗作文对一般人而言几乎是一种奢求,然,他能“又得浮生半日闲”,用强大的内生力量去除“纷扰”,保持气定神闲,达到“以静致动”。当然,由此也看得出苏青才思敏捷,勤勉自律,惜时如金。

还希望与读者分享书中的最后一篇:“文章个性乃成功”,其中举两个“例子”:

“女儿小学三年级时,《语文》期末考试被扣了3分,丢分的是一道填空题:“秋天到了,叶子(   )了。女儿给括号里填的是:‘叶子(掉)了’。而所谓正确的答案却是‘叶子(黄)了’。我给孩子打了100分,鼓励她继续按自己的观察去写。本来嘛,秋天到了,叶子有的黄了,有的红了,有的紫了……接着就是干了、枯了、掉了……这些都是秋天不同阶段的自然现象,怎么只能有‘叶子黄了’这一标准而且还是唯一的答案呢?

“女儿小学六年级,寒假期间,学校留了大量作业,还要求写一篇有关假期的作文。女儿在作文中写道:‘假期,就是假的休息日期。整个寒假不停地做作业,基本上没有什么玩的时间,假期完全是骗人的,根本就没有休假。’女儿讲的是大实话,对‘假期’的诠释也非常有新意,我认为是一篇非常好的作文。但在老师看来,孩子的立意太低、太消极,不能给高分。”

对此,苏青写道:“现行的中小学语文教育存在很多弊端,作文教学的误导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它常常让孩子们为了追求内容的所谓‘高大上’而讲假话、胡编乱造,为了让作业符合规定好了的‘标准答案’而扼杀孩子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好的作品一定发自肺腑,充满真知灼见,从而感动人、滋润人,令人难以释手、铭刻在心。”为此,他赋诗一首:“写作根基在幼蒙,文章个性乃成功。博览群书行笔健,饱蘸真情感人深。莫为扣题胡编造,切忌拔高假大空。思考独立真知现,想象自由佳句涌。”

由此可见,苏青诗文中的诤言与谏言,及其独立精神,是他对“从青从争”信念的执著,是“诗词相伴”的独特魅力。对他而言,科技的使命是求真,科普的旨趣在潜化,管理的智慧为真情。而文以载道、知行合一,乃是苏青一以贯之的品格。诗文已照鉴!

作为一名休闲研究学者,我更觉得苏青是一个在平衡工作与休闲、精神与物质、效率与效能、素质与素养、科技与人文、学品与人品等方面做得很好的“范例”——其品正、其志坚、其性笃、其丰满、其趣多。这折射了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的双重力量,也提示我们,在人的成长中:能文能武、文理兼容、动静协作、才艺多方、阔达眼界、丰富心性、发展志趣、珍惜韶华……你的人生就会“岁月如歌”。

《岁月如歌话人生》这本书耐读,也值得一读。感谢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慧眼识珠,为读者奉献了一本有品质、有品味、有欣赏价值的好书。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