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答问《康德》

——与徐书记的对话录

马惠娣
2022
313

 

徐书记,您花两个月的时间偏安一隅静读《康德》,令人钦佩。现在还有几个人能潜心啃“硬骨头”。值得我学习。

很遗憾,我对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马克思主义的书读得很少,读了的部分也是通过别人的阅读作为桥梁,很多是在学习和阅读马克思主义人文思想和休闲哲学的著述中了解马克思人文思想来源和思想脉络,由此被带入到康德、黑格尔的某些片段思想中,并没有真正系统地阅读和完整的理解。

不过,我是把马克思恩格斯在对待人与人性方面的问题梳理出自己的逻辑线索。我个人认为,马克思,在早期受到了康德和黑格尔经典哲学的影响,事实上他也是由主观唯心主义,后转变为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更强调人的主体性,并由此确立了一个新的哲学思想,这主要体现在马克思主义人文思想方面,尤其面对当时资本主义的上升期,马克思恩格斯通过大量社会观察与调查,关注“现实的人”和“解放的人”、提出“生活是一切历史的第一个前提”论断、进行世界上首次“工人阶级生活状况调查”、预见“一切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是未来社会的最终目标。形成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实践性的特征。

这方面的理解,我是跟随于光远做休闲研究过程中学习和领教的,得益于他的教诲,也包括龚育之、孙小礼、朱厚泽等诸位师长。我尤其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中的实践哲学方向,所以,我的很多科研工作,跳脱出了“书斋”和单纯的文献阅读。

中国许多学者不认为马克思与康德有什么关系,但事实并非如此,马克思的实践哲学是充分吸收了康德思想中的“实践意义”,由此而发现人的理性自由、平等和正义。应当说马克思实践哲学受到了康德的影响。

中国学者研究康德的人不算很多,一般也是把马克思与康德联系起来。而专门系统研究康德的中国学者,公认的是武汉大学邓晓芒教授,他是国内第一个从德国原文翻译康德的人。但我没有读过他在这方面的文章。

网上有各类关于研究康德的文章大约有近600篇,在汗牛充栋的学界,这个数目很少。大概是因为读康德太花时间。

我个人的理解是,康德、黑格尔都对马克思产生影响,因为当时他们对文艺复兴后人的现状、上帝、感性、理性、唯心、唯物,甚至美学、道德问题等等都是独树一帜的见解和思想体系。所以,后人给予他们高度评价,认为是西方古典哲学的奠基人。马克思的伟大是他“不把自己的学问停留在大英博物馆”(马克思的语言),而是用实践哲学去“探察疑团”甚至解开疑团(马克思语言)。

任何伟大的理论都是时代的产物,离开了“那个特定背景”,将不得不面对各种质疑和挑战。在自然科学中,牛顿之伟大,在于他开辟了人类认识宇宙的新纪元。然而,不过二百多年后,便被爱因斯坦所超越。如今在量子力学时代,牛顿不过是“小儿科”(前几期的《三联生活周刊》专门做了一期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但是,牛顿依然伟大,没有“牛顿力学”这个地基,后面的物理学“大厦”也建立不起来。就如同我打的比方,站在88层高楼可以瞭望到整个大上海,是因为有下面87层的托举。我们不能因此而取笑下面层级的矮小。不过,如果你只站在下面,就无法观览到全貌。我想在知识系统是普遍现象。但是,在人文社会科学方面凡是被作为经典而流传的著述,都是在探索人性方面,有着不朽的思想,作为客观真理、普世价值而永存。

我的读书习惯是多读不同类型的书,古今中外,历史现在未来,这对我去理解新知识、新事物会有更开阔的视野,也避免固步自封、囿于一隅。

我的一生就做了一件事——喜欢读书、喜欢思考,也在诸位老师的影响下,有了自己的风格(不经过自己批判的观点不使用,不人云亦云,不仰人鼻息——于光远的教导)。但学历和学力都不够高。有幸在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工作了几十年,汲取了其中的自然观、科学观、认识论和逻辑思维。

谢谢徐书记委以信任,要我回答康德问题。一孔之见,供您一哂!

待您回来,我们再聚。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