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休闲研究网站

You Are Welcome to the Website of Chinese Leisure Studies

 

答《旅游学刊》记者三问

马惠娣
2006819日)

 

一、“休闲元年”???


  我注意到有人提出2006年是中国“休闲元年”,媒体也曾大势地宣传。
  什么是“元”?其中的意思是“初始”、“第一”。那么,“休闲元年”意味着2006年开始有“休闲”,而以往是没有的。
  当然,对某个个体来讲,2006年可以成为他自己的“休闲元年”,因为,也许对他(自己)来说,他在这一年刚刚知道有“休闲”一词或一事存在。
  我想,这是对“休闲元年”的一般性解释。
  事实上:
  休闲作为一种生命状态,从人类诞生以来就已存在;
  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在中国1995年实施每周5天工作制、1999年“三个长假”以来,休闲就成为民众生活方式的内容;
  作为一个概念,20世纪90年代初期,“休闲衣”、“休闲帽”、“休闲鞋”,近些年遍布城乡大街小巷的“休闲广场”、“休闲娱乐”、“休闲体育”等等更是无处不在,家喻户晓;
  作为一门学科,2000年“西方休闲研究译丛”5本书首次在中国出版;1995年于光远先生就休闲文化研究小组;1996年发表文章“论普遍有闲的社会”;
  作为一种产品,更是多得不得了,什么主题公园、娱乐园、休闲度假园(尽管大多是舶来品)20世纪80年代末就在中国应运而生;
  作为以休闲为主题在中国召开的各种会议、论坛(无论是国际会议,还是国内会议)从查到的资料看,2000年就有“休闲经济国际研讨会”在北京召开;
  作为学术研究机构,1995年北京成立了“六合休闲文化研究策划中心”(民营),作为国家科研机构2002年中国艺术研究院成立了休闲研究中心(事实上2000年中国文化所首先成立);
  作为立项课题,2000年国家软科学项目大概设立了第一个有关“休闲经济”的国家课题;
  与休闲范畴有关的内容还很多很多。
  2005年之后任何一种“休闲现象”,只是规模和数量的变化。
  如果是商人把2006年命名为“休闲元年”,也许仅仅是“商业噱头”?如果是官员,也许就是想捞点所谓的“政绩”?如果是学者,恐怕另有他图——显然不是孤陋寡闻,而是巧取豪夺。
  也难怪,如今世风日下,道德沦丧,什么歪门邪道、不择手段、弄虚作假、夸大其词、偷窃剽窃、移花接木等等在商界、教育界、学术界普遍存在,不一而足。实属见怪不怪。
  令人哀叹的是,某些媒体对“休闲元年”的追逐与炒做,仅仅用“无知”来评价,似乎没有触及事物的本质,这其中自有它深层的背景。
  而令人高兴的是,休闲研究领域整体上对所谓的“休闲元年”保持着清醒。

二、休闲时代???

  休闲时代,无疑是一种理想的社会。尽管发达的科技为休闲时代的到来提供了强大的支持条件,但仍不能一蹴而就。她是一个漫长而充满魅力的过程。
  马克思当年曾这样地描述未来的理想社会,人们有充分的自由时间,做他想做的事情,上午打鱼,下午进行艺术创作。今人把休闲喻为“以欣然之态,做心爱之事”。可见,休闲不仅仅是时尚,不仅仅是消费,不仅仅是商家赚钱的机会!
  休闲,是人“成为人”过程中的重要舞台,是人的本体论意义之所在,是一种生活实践和生命体验,是人类美丽的精神家园,是人生的一种智慧,是促进文明社会进步最有效的途径。(这样的论述笔者在1996年、1998年的两篇论文中“休闲:人类美丽的精神家园”和“文化精神之域的休闲理论初探”都出现过。)
  休闲时代,并不仅仅是闲暇时间多了,丰衣足食了,(需要说明的是,具有普遍意义的休闲社会当是在丰衣足食的基础上)而是人的一种精神态度和存在状态的变化。在这个时代,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变得融洽、和谐;人对物的攫取,变得理智、变得通达;人的社会责任感更加强烈;公共服务更人性化。(见《走向人文关怀的休闲经济》,中国经济出版社,2004年,第15页。)
毫无疑问,当人们由衷地身体力行这些理念时,休闲时代才可能来临。
  就连十分发达的西方国家也不敢称自己国家处于“休闲时代”,而只敢说,我们正走向“休闲时代”。再则说,休闲时代是否来临的判断,既有时间层面和物质层面的标准,也有精神和道德伦理方面的标准。以为闲暇时间多了就是休闲时代的来临,未免太幼稚了,太“大跃进”了。
  在2000年出版的“西方休闲研究译丛”的“编者的话”中,曾做了这样的叙述:“我们即将进入休闲在人们的生活和社会经济中越来越重要的时代。”(这个句子是龚育之同志斟酌后确定的,见2000年出版的“休闲研究译丛”中“编者的话”第1页。)早在1996年,于光远先生就撰文论“普遍有闲的社会”,这个论断是科学的,符合中国社会实际的。

三、旅游不属于休闲???

  我知道,一些搞旅游的人总不认同旅游是人的休闲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据说有多个原因,其中之一,似乎说休闲中含有旅游,便削弱了旅游在创造国民经济产值中的地位和作用,削弱了在政府部门中的职能与权限。如果这个原因真的存在,我们不这么说也罢!
  但是,作为一种学术讨论,我则坚持说,旅游的确是人的休闲生活和休闲行为的一个内容。一位旅游学专家曾与我争辩过这个问题,后来我问他一个问题,“说休闲是人的一种生命状态,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旅游是人的一种生命状态?”他说,当然不能这么说。最后他接受了我的论点。是嘛,任何讨论都要以理服人。
  休闲是人生的一种智慧,从古至今,由于人类珍爱休闲,才创造了无以数计的休闲品类,因而才有了这丰富多彩的世界,有了人们多种选择的对象,有了满足不同情趣的人所需要的条件。
  旅游当然是人的休闲智慧的产物之一,是现代社会生活方式之一,是一种文化精神生活。由于它的社会性、实践性和参与性等特点,可以培养人的生活态度、社会责任和丰富的感情世界,有利于智性、艺术、文学、科学等方面创造,因而成为人们休闲度假的方式之一。(见《走向人文关怀的休闲经济》第186页。)
  但是,过度的旅游开发,会对文化资源、自然资源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目前,许多生态环境和文化历史遗迹遭破坏,甚至是不可逆转的破坏现象已比比皆是。将旅游纳入休闲的范畴,可以调整我们的发展思路,让旅游走向“持续之旅”,而不是断送在几代人手中。
  为此,笔者在2002年撰文指出:“从事休闲旅游业的部门与从业人员亟待更新观念。旅游-旅游休闲-休闲旅游-休闲旅游,不单单是名词的任意组合,它表明了旅游业发展的客观规律。众所周知,发展旅游业一般情况下开发的对象是天然自然和人工自然以及人类的文化遗迹。但是以牺牲自然资源和对旅游资源的过度开发为代价,特别是开发商以经济价值为目的的无休止的行为以及人们仅仅为满足好奇心和追求感官刺激对自然的践踏而导致的生态环境的破坏,不得不改变人们对发展旅游业的思路。在西方国家,早在50年前,就迅速地通过发展休闲产业来缓解旅游业的压力,诸如,休闲俱乐部、体育俱乐部、文化馆、剧院、博物馆、艺术馆、体育馆、休闲度假村、主题公园、游乐园等等。事实上,同时在客观上也丰富了旅游的内涵,扩大了经营范围,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也满足了人的多方面消遣享乐的需要。当前,我国正面临一个发展旅游业的大好时机,而遵循什么样的客观规律,如何调整发展战略、业务方向、管理途径、运行机制等环节致关重要。”(见马惠娣文,“未来10年,中国休闲旅游业发展前景了望”,载《齐鲁学刊》2002年第3期)引用这段话的意思并不是想离题,而是说,现实情况下,应当尽快将旅游业纳入休闲的大视野。

  说明:有些人常常剽窃我的经典的思想观点,不仅据为己有,而且大有“首创”之势。所以我在某些段落的后面加上了最早出处的文献。

写作背景


马老师: 您好!
  学刊近期(2006年9\10\11期)正在开展“我们时代的休闲与旅游”笔谈讨论,7月底亦曾给您发过约稿函.知道您很忙,但我们的笔谈讨论还是非常期待能得到您的支持.旅游学界关于休闲是否包含旅游\休闲时代是否来临\将2006定义为中国的“休闲元年”依据何在等等问题都还存在不同看法,您对此是如何看待的?也许您可以通过学刊这个平台向更多旅游界人士阐述自己的观点。
  望百忙之中拨冗提笔,不吝赐稿。千字文即可,长一些也没关系。
  文章在9月10前邮件给我们即可。


旅游学刊编辑吴巧红

 


 
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 版权所有

电话(TEL):86-10-64813408  64813409  传真(FAX):86-10-64813408

地址:北京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中国文化研究所   邮编:100029